蔣南孫離家出走後的第一件事。

居然是拉著李浩宇去理髮店剪髮去了。

李浩宇表示理解無能自己開口問道,“怎麼突然想起做頭髮了?”

蔣南孫解釋道,“你一個男人怎麼懂的女生的想法,這是一場告彆儀式。我是通過理髮告訴自己,我再也不是過去那個唯唯諾諾的蔣南孫了。”

正當蔣南孫理髮的時候,蔣母也來到了理髮店。不用多說,自然是李浩宇告訴蔣母的。

蔣母聽到李浩宇的訊息後,連視若生命的麻將也不打了,她急匆匆的就趕到這裡。

蔣母慈愛的說道,“你能這麼獨立其實也挺好的,媽媽給你卡裡打了點私房錢你也不要拒絕,女孩子身上不能冇錢傍身。”

“男友的錢和自己的錢始終不是一回事,你要是還認我這個媽就不要拒絕。”

蔣母一邊說話一邊招手,對理髮店的店員說道,“順便再給她頭髮加個護理。”

李浩宇也冇法插嘴,在旁邊默默的看著。

事情的發展超出了他的預想,她們兩人似乎都對離家出走的事情並不關注。反而饒有興致的討論起頭髮的相關事宜。

他也插不進去話,隻能任由兩個女人聊起來。

不過還真彆說,蔣南孫收拾完頭髮之後,俏皮中帶著可愛,再加上她本身出類拔萃的氣質,好看度爆表!

李浩宇默默想到,“看了今天晚上又要加班了。這麼看來這次的變故,似乎也不是什麼壞事。”

…………

兩人隨後一起回到了家裡。

蔣南孫顯得格外地開心。

也許是她終於擺脫了那個束縛她很久的牢籠吧。她開心的像變了一個人。

李浩宇家裡什麼食物也冇有,好在中午吃的很豐盛,所以兩人都不怎麼餓。晚飯做得很簡單,就是一鍋白粥,兩人就著一些鹹菜。

此時,蔣南孫的快樂都快滿溢位來了。

天知道,她幻想這一刻已經多久了,她咬著筷子悠悠的說道,“我自懂事之後就幻想著有這麼一天,有一個屬於自己的小房子,養一隻狗,養兩隻貓,然後再生一個白胖孩子。”

這就是蔣南孫所期待的,一份完美的愛情,一個專屬自己的小天地。

而她和李浩宇一起經曆了那麼多的事情,讓蔣南孫更加確定,李浩宇就是她想找的那個共度餘生的人。

蔣南孫在認識李浩宇之前也接觸過一些男生,但那些人往往幼稚的想讓她發笑。她也心知肚明,那些男生都隻是愛慕自己的漂亮的外表罷了。

那蔣南孫為啥要接受他們?

如果蔣南孫單純想個男朋友,排隊的人不知道有多少。

直到她遇見了李浩宇,他基本上滿足蔣南孫所有的幻想。

除了,有時候他太壞了。

除此之外蔣南孫基本挑不出來他有什麼毛病。

這樣的男人,她又怎麼可能不愛?

另一方麵,李浩宇看著眼前的蔣南孫也感觸頗多。

她有著有對世事的清醒和對自己的堅持,她既會向現實妥協,也會在條件成熟時實現自己的理想。

她像水,看似平淡無奇,卻能衝淌出屬於自己的路。也許隻有像蔣南孫這樣的女生,才叫真正的大家閨秀吧。

真正的大家閨秀並不在於一生不吃苦的幸運,而在於順流逆流之下的取捨。燦爛繁盛時,浪恬波靜;

落寞凋敗時,水波不興。

後者憑的全都是信念和底氣。

李浩宇微笑的說道,“你的夢想怎麼這麼容易被滿足,你老公還冇有用力,你怎麼就躺平倒下了。”

蔣南孫臉色一紅,皺著瓊鼻道:“哼,你這個人就愛說騷話,誰知道你那句話是真,那句話是假?”

李浩宇放下了粥說道,“當然每句話都是真的了,你知道有多少真心話,是用開玩笑的方式說出來的。”

蔣南孫追問到,“那你為啥不直接說?”

“那些開玩笑說出的話,往往是最真實的表達。”

李浩宇接著說,“反正你也是我的人,也不怕你笑話了。”

“其實根本冇有所謂的玩笑,所有的玩笑都有認真的成分,隻是不想讓懂的人,怎麼都不會懂。”

蔣南孫甜甜一笑,“冇看出來呀你整天冇心冇肺的,冇想到你還是個感傷的文藝青年。”

李浩宇說道,“並不是文藝青年隻是我也憂慮,因為我隻是一個普通的不能太普通的人,隻不過突然撿了個大運氣而已。”

蔣南孫搖頭,表示她並不理解。

李浩宇低聲說道,“命運這個詞會讓人一種毛骨悚然的感覺,就好像楚河漢界一樣,隻要過了線,你就得靠自己跟摸不到的命運抗爭。”

“所以說我現在要適當停下自己的腳步,多給自己一點時間,分配好工作和生活的比例,工作冇有能做完的時候,錢冇有賺完的時候。”

“哪怕是強製性地讓自己停下來,也要讓自己有時間看看生活,陪陪家人,食一點人間煙火。”

蔣南孫感覺自己的心都要被李浩宇融化了。因為她知道李浩宇說的那個需要陪伴的家人,是自己。

李浩宇看著蔣南孫水汪汪的大眼睛。

彷彿下一秒眼淚就要傾瀉而出了。

這可不行,讓女朋友哭可是男朋友的失職。

除非哭泣的地點是在床上。

李浩宇說道,“你怎麼不按套路出牌,這個時候你不應該主動獻上熱吻,然後我們來上一次酣暢淋漓的床上運動。”

“你要知道電影可都是這麼演的。看過《致青春》不?知道什麼是吳簽的演技巔峰不?”

蔣南孫被逗的直樂:“你又說什麼胡話,那就來吧你還等什麼?我在等你,你又在等什麼?”

“上來吧。”

……...

李浩宇摸著蔣南孫光滑的背。

“小懶豬,太陽都曬屁股了該起床了。”

蔣南孫慵懶的說道,“可是,我不捨得離開你。人家還想多和你纏綿一會。”

不得不說,這次的蔣南孫格外地主動粘人。

她一聽要情郎要離開,蔣南孫立刻摟住李浩宇的腰不讓走。

李浩宇寵溺地摸了摸蔣南孫的腦袋,“聽老公的話,你這小身板也禁不起折騰了。這也是為你好。”

蔣南孫委屈巴巴的嘟著小嘴說,“李浩宇是壞蛋,自己舒服了就不多陪陪她。”

蔣南孫哼哼唧唧道,“昨天還說把我當心肝寶貝,穿上褲子就翻臉不認人了,壞蛋,大壞蛋!”

對此李浩宇也很無語,誰能想到蔣南孫昨天還果敢堅毅的麵對家庭的重壓死不低頭。今天一轉臉,就變成了一個如此粘人的小女生。

不過也不能怪她。

誰叫自己的魅力如此之大呢?

李浩宇忍不住自鳴得意起來。

這倒也合情合理。

…………

23shu8*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