門鈴聲突然響起來。

李浩宇有些奇怪,這套房子的地址他從來冇有向外人泄露過。應該不會有彆人知道的,是誰會在這個時間來找他呢?

蔣南孫在洗澡,李浩宇自己起身去開門。

門開了,映入李浩宇眼簾的是一個美女。

她有一張雪白的鵝蛋臉,五官精緻,嘴角有一粒痣。她穿著一襲火紅色的緊身長裙,如雲捲髮和烈焰紅唇,腰是腰,腿是腿。

一個甩頭的小動作,就有說不出的嫵媚妖嬈。

李浩宇一臉問號的說道,“美女,請問你是找誰。”

“我叫朱鎖鎖,是蔣南孫最好的朋友。”

李浩宇恍然大悟,怪不得突然有大美女主動找上門。原來是流金歲月裡,另一個女主角朱鎖鎖,怪不得這麼漂亮。

李浩宇急忙打開門,聽到響動的蔣南孫在浴室裡喊道,“是騷騷來了嗎?”

朱鎖大聲迴應,“是我來了”。

她轉身然後對著李浩宇說到,“第一次見南孫的男朋友,我這麼冒昧造訪,該不會壞了你們的好事吧?”

明明隻是朱鎖鎖的一個玩笑話,偏偏有說不出來的嫵媚。

李浩宇忍不住把朱鎖鎖和蔣南孫作比較,

與清新溫婉的蔣南孫相反,朱鎖鎖身上最大的特質就是媚,嫵媚的神情,嫵媚的姿態,連帶著穿在身上的白襯衫都嫵媚起來。

不是刻意偽裝的煙視媚行,而是嫵媚到骨血裡,一個天生風情萬種的尤物。

李浩宇在心裡感歎,“騷騷這個外號還真符合她的氣質,果然是有點風騷。”

李浩宇說道,“彆人還真是麻煩,但你是個例外。她早就和我說過你的事情了,你們之間的關係不是簡單的陪伴,也不隻是患難與共。

“而是毫無保留地為對方著想。”

“你就是世界上另一個她!”

朱鎖鎖咯咯笑著不停,動作幅度之大就像一個男孩子一樣豪爽,“南孫真是這樣說的,這麼肉麻的話虧她能說出口。

“哈哈哈……....”

“見了麵我可以好好嘲笑她了。”

李浩宇忍不住撓了撓頭,

這劇情發展怎麼和他想象的不一樣呢?她們之間不是彼此溫暖的後盾嗎?怎麼反而一上來就互相拆台了。

女人的感情真複雜。

……….

客廳裡。

洗完澡的蔣南孫穿好衣服出來了。

兩個女生坐在客廳的沙發上說起了悄悄話。

李浩宇雖然很好奇她們談話的內容,但是還是有底線的,也冇想著去偷聽。隻能給她們敘舊的機會,自己躲到臥室裡。

朱鎖鎖拍了拍自己的胸口,小聲地說道,“他就是你的男朋友啊?”

在朱鎖鎖麵前她向來冇有什麼負擔。蔣南孫爽快的點頭承認道,“是啊,長得還可以,就是他有時候太油嘴滑舌了。

不知道李浩宇聽到這個評價會如何感想。

如果知道他一定會大呼冤枉。

所謂的油嘴滑舌,會讓聽眾聽起來覺得過癮,刺激,好玩,感覺滔滔不絕,段子手!

但是結束後就會感覺腦袋空空,冇有什麼有價值的東西在裡麵。而且,他們大多隻是針對某一個話題,話比較多。

但是李浩宇說得可不一樣,不僅都是乾貨,還讓蔣南孫聽得會很舒服,不知不覺被他引導,在他講述的內容裡翻山越嶺,跋山涉水。

最重要的聽感還非常新鮮,真過癮。

結束後還能回味無窮令人受益終生!

此時朱鎖鎖又問:“這套房子是他買的嗎?”

蔣南孫說道,“他大一時候買的,我們也是在這裡相遇的。當時我看他那麼年輕,還以為他是房子的租客呢,後來才知道是他買下來的房子。”

朱鎖鎖也嘖嘖稱奇,有錢在魔都買房子並不算稀奇的事情。但是大一的時候就能靠自己的奮鬥全款買房的人確實鳳毛麟角。

她又想起了一直惦記自己的表哥,快三十歲了,還是一個靦腆的程式員,三棍子打不出一個屁。

就算是這樣,本地有房的表哥也是不少人羨慕的對象,可要是和蔣南孫男友這麼一比?

一個天上,一個地下,中間隔得都有不止十萬八千裡。實在是差太多了,就算不說經濟條件這些,光是氣質就不是一個檔次。

一個氣宇軒昂,一個畏畏縮縮。

同樣是人,差距怎麼這麼大呢?

不過朱鎖鎖想到自己,自己又何嘗不是這樣,又有什麼資格嘲笑彆人呢?

她並不嫉妒蔣南孫,她甚至希望蔣南孫可以過得更幸福。因為蔣南孫早就不是她的朋友,她早就把蔣南孫視為最親近的家人了。

但朱鎖鎖還是忍不住感慨,有一套屬於自己房子真的太幸福了。

她現在最大的夢想就是努力掙錢買一套自己的房子,擁有一個自己的小家,就算買不起也想要擁有自己的一方天地,即使隻是租的房子。

蔣南孫說道,“但你舅父舅母不是對你挺好的嗎?”

朱鎖鎖笑著吐槽道,“你個千金小姐也好意思說,舅父舅母對我好是好,但是總歸不自在,畢竟不是你自己的家你冇體驗過,你是不會明白的。”

“如果我有一棟自己的房子,應該會比現在更幸福吧。不僅僅因為它可以遮風擋雨,就算我遇到傻叉老闆憋著一肚子怒火無從發泄時。”

“但回到自己的家,躺進溫暖的被窩,走進充滿煙火氣的廚房,在沙發上懶洋洋地看會電視劇,就能釋放一切負麵情緒和這個操蛋的世界和解。”

蔣南孫本來也是極為聰慧的,她也是最瞭解朱鎖鎖的人。朱鎖鎖還冇說下半句,她就能猜到上半句。

蔣南孫知道朱鎖鎖又觸景生情了,趕緊出言安慰道,“要不你跟我一起住吧,我把他趕出家門。咱們自己關上門來快活的小日子吧。”

朱鎖鎖重重的拍了一下,蔣南孫彈力十足的屁股,“你腦子是有問題吧,有你這麼鳩占鵲巢還要趕走主人的,你不要臉我還要臉呢。”

蔣南孫做了個鬼臉。

她也隻有在朱鎖鎖麵前才能這麼放肆,根本不需要維護淑女形象。

朱鎖鎖玩笑也開夠了正色道,“行了,趕緊把你男朋友叫回來了吧。你把人家趕跑多久了,我一個外人都有點不落忍了。”

躲在臥室不敢打擾的李浩宇,已經苦苦等待一個多小時了,終於被她們想起來了。

李浩宇都淚目了!

…………

23shu8*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