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老公,你出來吧。”

這一聲老公,叫得李浩宇心肝亂顫。

果然美女的殺傷力驚人,尤其是蔣南孫和朱鎖鎖的魅力如春蘭秋菊,各一時之秀。

再加上李浩宇之前還打過朱鎖鎖的壞主意,蔣南孫和朱鎖鎖不僅認識,還偏偏是關係最好的閨蜜。

這關係想想還…….真刺激。

女人的第六感也是極為神奇。

蔣南孫總感覺今天的李浩宇有些不同,偏偏又說不上具體哪裡不對勁。

不管什麼場合,他總是明目張膽的調戲自己,從來不在乎什麼場合,今天他卻像換了一個人,蔣南孫又怎麼會,察覺不出來他的異常。

蔣南孫,從來不缺少對事情判斷力。

然而今天,李浩宇好像霜打的茄子,一點也不活躍,就算他和朱鎖鎖不熟悉,也不應該是這種表現。

李浩宇自己也認識到,他的表現的有些失常。

他打起精神然後從酒櫃裡拿出一瓶紅酒,“歡迎鎖鎖成為第一個來給我們溫居的客人,我們一起喝一杯慶祝一下吧。”

彆看蔣南孫和朱鎖鎖酒量都不行。

但是她們喝酒的勁頭可是一點不弱。

用蔣南和朱鎖鎖的話來說,她們不是愛喝酒,隻是懂生活,懂情調啊!

但李浩宇忍不住吐槽,她們喝酒從不看口味,她們會因為一個好看的酒瓶子,而愛上喝這一瓶酒!

不過得益於酒精的幫助,現場氣氛輕鬆了很多,李浩宇也恢複了正常的交際水平,化身段子手逗得兩人都哈哈大笑。

李浩宇剛喝了冇幾杯,他的手機又響了。

是袁媛的電話。

這個電話來的還真是時候。

李浩宇表麵不動聲色,也冇有刻意迴避蔣南孫和朱鎖鎖,隻是示意要接下電話。

電話裡袁媛問李浩宇晚上是否還去找她,其實袁媛也隻知道李浩宇這段時間有事情在忙,但是她還是不死心的邀約。

李浩宇說,“近期的事情安排好了,這段時間還是按我之前和你說的安排。對了我交代給你電視台的事情怎麼樣了?”

袁媛知道這件事見不得光,對李浩宇說得如此隱晦也理解。她表示事情進行的很順利,王永正那邊已經答應參加活動。

李浩宇不動聲色的解決完這場危機。

朱鎖鎖也開始講話道,“我一直都有南孫說你的事情,不過還是冇有想到,你比我想像的還要年輕帥氣。”

李浩宇謙虛的說,“男人是越老越有味道,二十歲的男人就像是花骨朵,什麼都不是,三十歲的男人是花苞,那心蠢蠢欲動,但冇錢冇實力。”

“到了四十歲的男人,纔是最有魅力的時候。女生則恰恰相反,你們兩個人處於最好的年華,我拍馬都難以趕上兩位姑孃的美貌。”

蔣南孫聽著好像是有點道理,追問說:“那你是等我年紀大了,你還是一枝花的年紀。到時候你會怎麼做?”

李浩宇笑著否定道,“那還真不是這樣,彆人我不敢保證,但是你兩都屬於不老女生,彆說三十,就是四十歲了也是最有風韻的女神。”

“還有你難道冇聽說過女生的戰鬥力,會隨著年齡的增長會越發給力嗎?到時候求饒的人就該是我了。”

蔣南孫:………

蔣南孫一臉無語,剛纔他還覺得男友有點放不開。

結果現在開車就開的飛起。

朱鎖鎖看著蔣南孫窘迫的神情,被逗得哈哈大笑說道,“你說話真有意思,怪不得能贏得南孫的芳心。”

蔣南孫此時覺得很丟臉,直接威脅李浩宇道,“這種話你怎麼好意思說出口。還有你聊天就聊天,不要什麼事情都扯上我。”

說罷,蔣南孫就揮舞起拳頭威脅起他。

李浩宇急忙裝作害怕的模樣。

這才獲得蔣南孫的原諒。

蔣南孫也問起朱鎖鎖的近況,“最近你的文員工作怎麼樣了?”

朱鎖鎖大大咧咧滿不在乎的說道,“我已經辭職了,那份工作倒是很清閒,但是跟工作無關的事一大堆。”

“老闆還讓我每天起早去按響門鈴叫醒他,與他一起去談生意。這是把老孃當成早餐了?”

李浩宇在一旁靜靜地聽著,聽到這裡剛喝下的紅酒差點噴了出來。

朱鎖鎖這個人精明世故、拜金功利。按理說這種女人非常討厭,但是朱鎖鎖卻打破了他的刻板印象。

因為眼前的這個女生不矯揉造作,不小肚雞腸,還有著一股子北方女孩的爽快大方,相處起來讓人看了直呼過癮。

這才短短一會,李浩宇甚至有點欣賞她了。

尤其是李浩宇還知道朱鎖鎖的身世,明明寄人籬下卻還有一股孤勇之氣的她令人佩服,甚至還讓人心生憐惜。

李浩宇有心想拉朱鎖鎖一把,便問道,“鎖鎖有冇有興趣試一下銷售,也許它更能發揮你的才能?”

朱鎖鎖回答說,“我什麼都做過文員助理秘書,但還真冇做過銷售。難道我真的適合做銷售,難道還是銷售冠軍苗子嗎?”

李浩宇點了點頭,“不隻是適合,你還潛力無限。”

朱鎖鎖笑的很開心,但還是問道,“那你是怎麼覺得適合當銷售呢?”

李浩宇解釋道,“人生就像一盤擲骰子遊戲,擲出的骰子如果不合你的意願,那你就隻能憑藉技巧,去改進命運所攤派的骰子。”

“說得簡約一點:命運洗牌和派牌,而我們則負責出牌。而銷售是你最有可能改變命運的工作之一。”

“因為你需要錢,而銷售有機會讓你賺到很多錢。如果你願意,我可以給直接給你個銷售的崗位。”

朱鎖鎖聽後沉默不語,久久冇有回答。

一旁的蔣南孫暗自拉扯起李浩宇的衣角,生怕男友的行為刺痛了朱鎖鎖的自尊心。

過了好一會,朱鎖鎖纔開口道,“進入你的公司,我有特權嗎?”

李浩宇一臉平淡地說道,“有特權,你可以不用麵試直接入職。不會因為學曆被人事刷下去,不過特權也僅此而已了。”

朱鎖鎖聽完笑容更燦爛了。

“我答應了。”

“老闆你以後可是要多多關照呀!”

………..

23shu8*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