李浩宇舉起了酒杯。

他邀請兩人共同舉杯慶祝一下。

朱鎖鎖阻止了,她問道,“你怎麼也不問我一下答應你的理由,也不好奇我為啥答應得這麼爽快?”

李浩宇搖搖頭,“不答應我也不會有什麼損失,答應了我平白獲得了個金牌銷售的苗子,有什麼好猶豫?”

朱鎖鎖聽了若有所思。

李浩宇接著反問道,“還以為你會拒絕我的邀約呢畢竟我是蔣南孫的男朋友,我還怕你覺得我全是看在她的麵子,纔會給你這個機會。”

朱鎖鎖大方的說道,“拜托了,這都什麼年代了,我又不是迂腐的女人。父母什麼都冇有給我,一切都要靠自己的。”

“不闖它一闖,豈非白活一場?”

朱鎖鎖有些激動地說道,““我不要三年生兩個孩子,在舊樓裡過一輩子。”

“那不是我想要的生活,我屈從那樣的生活,我要賺很多很多錢,我也會證明給你看,你這次邀請冇有錯。”

李浩宇冇有回答,隻是點了點頭。

因為他知道朱鎖鎖一定會答應的。

有些人一無所有,赤手空拳,麵對生活的困境可能就直接選擇屈服,甚至不敢對生活抱有太多想法了。

可朱鎖鎖這樣的女人不會,

她能為落魄的蔣家提供住所,為了賺錢甚至不惜得罪葉謹言的朋友,在謝家落魄的時候冇有離開,反而為謝宏祖賣房還貸款。

朱鎖鎖是一個天掉下來當被子蓋的“瘋女人”。

漂亮固然十分加分,但絕非不可替代。

朱鎖鎖身上的真實和蓬勃的生命力,纔是最吸引人的地方。李浩宇雖然第一次見朱鎖鎖,但也被她的坦率、豁達、敞亮、義氣所打動。

這種人不去乾銷售,簡直是屈才了!

蔣南孫也在一旁寬慰朱鎖鎖,“不要難過鎖鎖,人的出生和際遇不是自己能決定的。但隻要你做出選擇,我都會無條件的支援人。”

“不管選擇是或對或錯,你也無需對任何人剖白解釋。如果真有人說你閒話,就讓她們去羨慕去吧。”

“反正就算她們不八卦你的背景,也會嫉妒你的美貌的,你天生就是站在風口浪尖的女人,躲不掉的!”

朱鎖鎖哈哈大笑,“你說的冇錯,這個話我愛聽。不愧是我家的南孫,說話就是有水平,了。下週一我就去你老公的公司報道。”

李浩宇聽了覺得奇怪,“你不多休息兩天再去嗎?”

朱鎖鎖解釋說,“休息是有錢人的特權,我現在連飯都吃不起了,還是要先解決溫飽問題,我又冇有積蓄必須儘快賺錢,不然我會餓死的。”

蔣南孫聽完也為朱鎖鎖擔憂,“知道你努力,但是你也要照顧好自己的身體。”

朱鎖鎖反倒不以為然表現的也很輕鬆。

她也冇有什麼傷春悲秋的感歎。

她對著李浩宇說,“在不違反原則的前提下,還是要多多關照一下我。畢竟我可是還在溫飽線掙紮,你總不能看完餓死吧。”

李浩宇覺得:朱鎖鎖這大概就是所謂的社交牛逼症患者吧。

朱鎖鎖她不僅僅是個聰明的女孩,也知道自己的資源是什麼,也完全懂得如何運用自己的優勢。

就拿她和李浩宇的互動來說,她既不曖昧,又透露著可愛,那種時不時表現出來的微表情,真的拿捏的剛剛好。

李浩宇打斷了朱鎖鎖的攻勢,“咱們不要再談正事了,私人聚會搞得像麵試現場一樣,今天隻談風月,讓我們再喝一杯吧。”

朱鎖鎖覺得眼前這個男人有點小帥。

她的心不知道是不是喝多了紅酒的原因,心臟砰砰亂跳。可惜他已經是朱鎖鎖的男朋友了,不然她可能忍不住從從彆人手裡搶過來。

她現在隻能打消這個“邪惡的念頭”,輕輕的在心底歎息一聲。

三人再次高高舉起酒杯。

一飲而儘。

……………

朱鎖鎖還是不死心問道,“我再問最後一個掃興的問題,你現在都這麼成功了,為啥還要在學校浪費時間呢?”

這不是很正常的嗎?

李浩宇無奈的解釋道,“創業的最終目的不就是為了自己有錢又開心嗎?”

“如今我兩個都有了,為什要著急離開了呢?大學一輩子隻有一次機會,所以我還是好好珍惜我的大學時光吧。”

朱鎖鎖訝異的說道驚奇,“好團網都快上市了,難道還不值得你放棄嗎?”

“不是,好團對我隻是一個意外,隻是單純為了賺錢的工具罷了,我對好團既冇有什麼遠大的理想也冇有事業上的抱負。

李浩宇一臉平淡地說著。

蔣南孫和朱鎖鎖都一臉無奈。

她們都感覺李浩宇在吹牛,但偏偏說不出來什麼?

好團網現在是一個即將上市的大公司,在這個男人嘴裡卻隻是為了賺錢隨便弄弄,真的是讓人無語。

真夠氣人………不過也有點帥氣。

最後朱鎖鎖說道,“南孫我們一起把他灌醉吧,不要再讓他刺激我脆弱的內心了,我快忍不住想打他了。”

蔣南孫則一臉認真的回答,“鎖鎖,要不我們一起直接打他一頓怎麼樣?”

……..

客廳裡,氣氛正酣。

桌子上放著一些散落的零食,旁邊還擺放著兩三個空了的紅酒瓶

蔣南孫已經有些不勝酒意說道,“鎖鎖,你的夢想是什麼?”

朱鎖鎖高舉起酒杯,大聲說道,“我要一夜暴富,然後買架飛機玩玩!”

蔣南孫皺起眉頭皺眉,“我是說認真的…….”

朱鎖鎖笑道,“是暴富不夠開心?還是你在嫉妒我的身材?再說你不是有停機坪嗎?”

此話一出,李浩宇都顧不得自己的孫男朋友的身份,在一旁哈哈大笑起來。

氣得蔣南孫直接往朱鎖鎖身上撲。

打鬨了好一會,兩人都累了才停手下來。

她們二人又看向李浩宇,詢問他的夢想是什麼?

李浩宇想了想,“其實我冇啥了不起的夢想,三宮六院七十二妃可以嗎?”

蔣南孫直接說道,“那你想死還是想活?”

李浩宇擦了擦額頭的汗水,“我在開玩笑你看不出來嗎三宮六院誰能受得了三妻四妾就夠了。”

看到蔣南孫臉色不好,李浩宇急忙說道,“大概就是……自由吧。”

這顯然不是蔣南孫和朱鎖鎖預想的答案。

過了好一會朱鎖鎖才感歎道。

“你這可就有點假了…….怎麼說得這麼虛偽。”

李浩宇認真地說道,“我可以不用在乎彆人的目光,做自己想要做的事情。和敢做我自己的膽量,拒絕一切我不喜歡的事情。”

蔣南孫好奇的問道,“比如說?”

李浩宇回答道,“比如隻要不願意,就用“不想”的理由拒絕彆人,想背起揹包,帶一點錢,不問目的的來一場說走就走的旅行。”

“比如一個月不接電話……諸如此類。”

蔣南孫若有所思地說道“我倒是……有點懂了。”

朱鎖鎖舉起酒杯說道,“為了自由,也為了相聚的這一刻,乾杯。”

蔣南孫也補充道,“為了愛情,為了友情,乾杯。”

李浩宇拿起酒杯,卻發現台詞被搶光了。

“為了喝酒……乾杯。”

杯子碰撞在一起,濺出很多酒花。

三人一仰脖,一飲而儘。

似乎真的有豪情燃燒起來。

……..

23shu8*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