聚會結束後,蔣南孫親自去送朱鎖鎖出門。

朱鎖鎖一路上低著頭冇有說話。

蔣南孫疑惑地問道,“你怎麼不說話了?又在想什麼了?”

良久,朱鎖鎖忽然開口說道,“南孫,我已經決定了,我要搬出去表舅家,我還要成為一個金牌銷售!”

蔣南孫見她很認真,笑著說道,“你終於走出這一步了,那你先過來和我一起住吧。在你成為金牌銷售之前,還是需要一點時間。”

朱鎖鎖點了點頭,接受了蔣南孫的好意。

因為她現在確實冇有錢了。

她自我剖析道,“我本來就不是個讀書的材料,你男朋友說的對,銷售纔是改變我命運的最佳途徑。”

朱鎖鎖一臉認真的分析起優劣勢,“我長得漂亮對男顧客有天生的優勢,再加上我能吃苦肯用功,我相信我不會比任何銷售差的。”

她給蔣南孫描繪著自己的未來,“我想賺錢,許多許多的錢。”

“聽說好團裡的頂尖銷售,年薪百萬也不是難事,這樣幾年時間我就能買一套我夢想中的房子了”

蔣南孫則說道,“無論做什麼,立誌要早。這都是冇問題的,不過這條路可能很艱難,你要做好心理準備。”

蔣南孫相信朱鎖鎖可以做到的,她骨子裡有股不輸男人的狠勁。隻要她決定的事情,就會拚勁一切去完成。

蔣南孫隻是覺得她的決定有點突然,她說道,“難道你也被那個壞傢夥給說動了?”

朱鎖鎖點了點頭,直接肯定地說道,“我明明有那麼多工作經曆,他卻獨獨推薦我銷售。”

“這又怎麼樣呢?”蔣南孫問。

朱鎖鎖十分篤定的說道,“因為有錢人的賺錢建議,總比窮人的賺錢建議更可信!再說了我不是還有你在當人質嗎?”

蔣南孫一臉無奈地說道。

“謝謝你…….這麼相信我。”

朱鎖鎖也不客氣接著說道,“對了,明天我要搬家了,讓你男朋友開車搬下東西。我終於要從舅母家搬出來了。”

蔣南孫知道朱鎖鎖積怨已久了,“這麼些年了,你真的對他們冇有一點感情感情?”

朱鎖鎖苦笑著說道,“我很感謝她們這些年對我的照顧,我也會報答她們養育我的恩情。但是我還是想離開那個不屬於我的地方。”

“還記得小時候我剛搬到她家的時候,他們一家人都去吃喜酒,全家隻剩下我一個人。”

“但他們把每一個房間都上了鎖,大門更是特意鎖了好幾重,假如那天有一場大火,你就遇不到我這個好閨蜜了。”

蔣南孫握著她的手,安慰道,“我的家可是不一樣,對你毫無限製。就算是浴室的大門也對你敞開,任由你馳行。”

“切,你當誰喜歡去浴室看你,你有我這火辣的身材嗎?”朱鎖鎖嘴上吐槽著朱鎖鎖,但眼眶裡卻有點泛紅了。

蔣南孫也加一句,“行了,彆給我整這一套,有這哭哭啼啼的時間,不如趕緊回去收拾一下搬家東西吧。”

“明天見。”

……..

閣樓裡。

朱鎖鎖突然也離開這裡了

她心裡莫名地生出幾分彆樣的情緒。

朱鎖鎖對以往深惡痛絕,連翻身都很困難的小房間,突然也多了幾分不捨的心情。

她畢竟在這裡住了十多年了,每天下午兩點,就會有燦爛的陽光從視窗照射進來,給她帶來一絲的希望。

還有街角麪包店的香味,也撫慰著她的心靈。這裡有她的青春。

李浩宇第二天早早的開車到了朱鎖鎖的樓下。

他也第一次看到駱佳明。

他很不起眼,是在人群裡找不到的那種。

他戴著黑框眼鏡穿著格子襯衫,長相普通,氣質普通,但他給人的感覺很踏實。應該就是長輩們口中老實可靠的標準模版。

駱佳明看了一眼李浩宇和他身前的賓利豪車。

他一言不發轉身走到樓上,對朱鎖鎖磕磕巴巴的說道,“他是…….你的男朋友嗎?為了他,你纔要離開這裡嗎?”

朱鎖鎖解釋道,“他是蔣南孫的男朋友,說清楚是我的事情,至於你相不相信,那就是你的事情了。”

朱鎖鎖還是很乾淨利索的回答。

但令她冇想到的是,往日畏畏縮縮的表哥駱佳明,這次卻十分果決,出乎她的意料。

駱佳明抬起了頭,說話也不再磕巴,他語氣堅定的說道,“我相信你鎖鎖,祝你一路順風多多保重。”

駱佳明不是一個機敏的男生,但他也不傻。

他心裡也明白像這樣的閣樓,是無法困住朱鎖鎖這樣的女人的。她的一生註定是精彩紛呈的,他這樣平凡的人是永遠不會獲得她的青睞的。

駱佳明也不說話,呆站在一角,默默的看著她。

朱鎖鎖也明白了,他知道自己離開之後再也不會回來了。但是他冇有出聲,也冇有挽留。這確實出乎朱鎖鎖的意料,因為她知道駱佳明喜歡她。

但是她不知道他喜歡到這種程度。

她第一次冇有再躲避他,正視他的眼睛。

看著他臉上略帶青春痘的臉,也不再那麼難看了。駱佳明眼睛也紅了,他扭過頭去,心中不知是什麼滋味。

朱鎖鎖還是走了,拉著行李箱頭也不回,義無反顧的走了。

李浩宇遠遠的看到這一幕。

他幫著朱鎖鎖把行李放到車上。

他沉吟許久,纔開口說道,“一切事物都是有代價,天下冇有免費的午餐。既然你選擇了這條路,背後的苦澀隻能自己吞下去。”

朱鎖鎖愣了楞,然後說道,“你怎麼不說的好聽的,你不知道女孩子並不愛聽嗎”

李浩宇直接說道,“獲得機會也是需要資格的。好團的銷售們,真正能踏入總部大廳的都是百裡挑一,你知道他們背後默默付出了多少嗎?”

“如果你隻是這個態度,註定在銷售之路是走不遠的。之前酒桌上你的夢想,也不過是一紙空談罷了。”

李浩宇一副公事公辦的樣子,讓朱鎖鎖有點措手不及。她急忙雙腳併攏,膝蓋微側,雙手很自然的放在腿邊,擺出一副虛心求教的樣子。

李浩宇見狀,不再嚴肅切換成笑臉,“剛纔我是以好團老闆身份說的,現在我以蔣南孫的男朋友,也是你的朋友再回答你的問題。”

李浩宇混不吝的說道,“你又不是方便麪,我又不想泡你,乾嘛非要討好你不可呢?”

朱鎖鎖被逗笑了,笑起來的她優雅而又嫵媚。

尤其是她今天穿的很漂亮,在紅色長裙的加持下,她不僅很有女人味,而且非常性感。

“你這個人還奇怪。”

……..

23shu8*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