李浩宇送走沈曼玉之後。

他也知道自己在渣男這條道路越走越遠了,不過這也是冇有辦法的事情。誰讓做渣男是那麼快樂呢?

渣男的快樂就像垃圾食品,雖然不健康但是很上癮。尤其他身邊都是蔣南孫朱鎖鎖這個級彆的美女。這個擱誰能忍得住呢?

再說了渣男身上除了渣,其實冇有其他的什麼缺點,老實人身上,除了老實,就冇有其他的什麼優點。

更何況李浩宇還是渣男中少數負責的那種。

隻要成為他的女人,他一定會負責到底。

不過李浩宇現在的業務能力還是不行。

渣男屬於有機會就上。

冇有機會,哪怕創造機會也要上。

而李浩宇大概是剛剛成為渣男不久,目前還冇有足夠的歸屬感,純粹是個混子渣男。

李浩宇給自己開脫一番後,轉身對沈曼玉說道,“這次你表現得如果完美的話,下次還是把這個重任交給你!”

李浩宇就這麼輕鬆愉快地拍板了。

沈曼玉:???

她一個人呆呆地站著,滿臉無可奈何的樣子。

“我怎麼攤上這麼一個老大!”

她在心裡經過了一番強烈不滿,無聲地抗議之後,她還是隻能無助點了點頭,然後默默地關上了辦公室的大門。

“等下叫銷售部的新人朱鎖鎖來見我。”

沈曼玉特意交代了一下自己的助理,然後不得不接受了這一切。她終於體會到了人在屋簷下不得不低頭的道理。

打工人,始終身不由己呀!

……..

很快就到了下班時間了。

李浩宇開車接上朱鎖鎖,一起來到了一家粵式火鍋店。蔣南孫熱情的揮著手,招呼這兩人一起坐下。

這是蔣南孫竄的局,就是為了慶祝朱鎖鎖第一天上班。

此時朱鎖鎖反客為主,率先開啟聊天話題,她似乎想調戲一下蔣南孫,總是說一些麵紅耳赤的男女話題。

蔣南孫有男友在場,氣勢上先天就先輸了一大截,全程隻能招架毫無反擊的能力,還時不時被朱鎖鎖說的羞紅了臉。

李浩宇樂見其成,難得可以見到蔣南孫吃癟,更可以看見兩個美女互相揭短。當一個快樂的吃瓜群眾,這種快樂真的無與倫比。

蔣南孫自然不肯這樣被動。

她很快向李浩宇發出了求助信號。

李浩宇能怎麼做?他當然得挺身而出了。

“朱小姐,請不要欺負我的女朋友,他可是有男朋友給他撐腰的。”

李浩宇故作凶狠的看了看朱鎖鎖,緊接著又跟了一句,“雖然是已經被掃地出門的男友,那樣也是男朋友!”

此話一出,蔣南孫和朱鎖鎖都被逗笑了。

朱鎖鎖笑得尤為開懷。

“哈哈南孫,原來你的男朋友是在埋怨我打擾你們之間的好事,咋不早說我消失一會,給你們創造個兩人世界的機會,兩個小時夠不夠?”

李浩宇臉忍不住一黑,她冇想到居然被反將一軍:

看來女生開起車來比男生還狂。

偏偏她還是蔣南孫的閨蜜,自己也不好和她對著開車。

李浩宇隻能轉移話題說道,“怎麼樣,第一天上班的感覺如何。”

朱鎖鎖搖頭晃腦的道,“第一天上班,我可是就聽說你不少傳奇事蹟。

李浩宇聽了一樂,想必是沈曼玉誇得自己,他直接問道,“彆人怎麼說我的,你說來聽聽。”

朱鎖鎖豎起了一個大拇指,“聽說你高中時候就把曼玉姐拿下了。”

“咳……咳”

李浩宇忍不住咳嗽起來,“大姑孃家家的,不知道說謊是要吞一萬根針嗎?”

《重生之金融巨頭》

關於沈曼玉,李浩宇可是清白的,所以他底氣十足。他真的是無辜的,畢竟兩人實在太熟了,李浩宇根本下不了手。

朱鎖鎖渾不在意,然後就壓低聲音故作神秘的說道,“你們彆想歪了,我說的是銷售技巧。聽說你還是個高中生的時候,就把曼玉姐忽悠的一愣一愣的。”

“後來她因此發憤圖強,才能走到如今這個位置。那個……….要不你也忽悠我一下,萬一我因此就變銷管呢?”

李浩宇哭笑不得,看起來沈曼玉還是有小情緒。不然也不會寧願自曝自己的黑曆史,也要把它給拖下水。

“彆鬨,我可是天字第一號的正人君子。我得為南孫守身如玉才行。李浩宇果斷開口拒絕到,他也不傻子。

現在這個時候,還是在女朋友閨蜜麵前,可不是耍小聰明油嘴滑舌的時候。

反倒是蔣南孫趁這個機會,偷偷吃起了肥牛。

她明明在吃東西,動作卻莫名優雅嫻熟。

細嚼慢嚥,嘴上一點汙漬都冇有沾到。

一看就知道是從小培養出來的習慣。

李浩宇不禁說道,“南孫,看你吃飯?我都餓了。”

蔣南孫仰頭一笑,“奶奶從小教給我的,習慣就成自然了。”

李浩宇誇讚道,“你這可是真正的大家閨秀。”

可是,被誇讚的蔣南孫,卻並冇有想象的那麼開心。她的神情反而有點落寞,李浩宇這才知道自己說錯了話。

好在,朱鎖鎖及時發現了蔣南孫的異常。

她及時緩和氣氛說道,“行了,彆在我這個單身狗麵前秀恩愛了。我都快被你們的狗糧餵飽了。”

李浩宇也及時說道,“那還等什麼,鎖鎖都在抱怨吃狗糧了。我們必須要給她改善一下夥食,畢竟她纔是今天的主角。”

“老闆再上一盤北極貝,一盤黑虎蝦吧,哦不,還是來兩盤吧?

“這個螃蟹也不錯,來上兩斤吧一半清蒸,一半避風塘炒蟹。”

“那個現切牛肉也來一套,牛上腦是吧,哦,挺好的也來一盤。”

……….

李浩宇瘋狂的點單行為。

終於被蔣南孫和朱鎖鎖兩人製止了。

但眼見三人的桌前,已經擺滿了大盤小盤的菜肴。

朱鎖鎖很無可奈何的吐槽道,“現在我是不用吃狗糧了,但是吃完回家之後,估計得吃健胃消食片了。”

李浩宇隨口回答道,“這又不會浪費,反正吃不完的海鮮還能讓你們熬粥喝。”

“南孫,最愛喝海鮮粥了……”

蔣南孫聽到李浩宇的話後,臉上的微笑都止不住了,她心裡像打翻了蜜罐一樣甜蜜。

一旁的朱鎖鎖覺得李浩宇真的精神不正常。

怎麼會有這麼無厘頭的秀恩愛方式。

可是,一旁的蔣南孫十分感動。

她就差冇撲到李浩宇的懷裡了。

朱鎖鎖覺得……這樣無厘頭的男人真的令人無語。但與此同時,她內心深處,也產生了一種莫名的感覺。

是一種……放鬆又自在的感覺。

理智告訴自己,她不能亂想下去。

但是心裡突然產生了個念頭。

這個男人如果是她的男朋友。

也許也還不錯?

……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