李浩宇見朱鎖鎖表情很奇怪。

他隨即義正詞嚴解釋道,“真正愛一個人,纔會記住這些生活的小事情,你瞧見冇?”

“再說了,愛一個人不是縱容,如果說南孫她要是真犯了錯誤,我也會換上鐵麵無私好好教訓她一頓,這難道不是正確的處理方式?”

李浩宇一本正經的說道,“犯了錯就要受到懲罰,我通常也會讓她意識到自己的錯誤。至於懲罰嗎?我認為打屁股是很好的選擇。”

“這樣既能讓她感到羞恥,也不會打壞她,能讓她很好的記住這次教訓。要不然家長為什麼喜歡,通過打屁股這種方式教育小孩子。”

“至於姿勢和位置上的選擇,可以讓她趴在床上,也可以讓她趴到我腿上,看她自己的選擇就好。”

“這方麵,我一向是很民主的。”

朱鎖鎖的大眼睛忽閃忽閃的。

伴隨著李浩宇的炸彈宣言,顯然她的人生觀念受到了不小的衝擊。

李浩宇接著又補充道,“當然還有很多其他辦法,比如給她買冰淇淋,讓她在寒冷中反省自己的錯誤;給她買糖果,讓她在牙疼時刻悔不當初。”

“帶她去遊樂場,讓她在摩天輪的漫長旋轉中痛定思痛;給她買好多好多口紅,讓她選擇困難糾結不已。”

朱鎖鎖白眼一翻,差點被氣暈過去。

哪還有剛開始肆無忌憚的囂張?

她精神幾近崩潰。

李浩宇得意地看向蔣南孫,“你說我講的到底有冇有道理?”

蔣南孫羞紅了臉,看了李浩宇一眼低聲的說道。

“他說的其實也冇有什麼問題,女生犯錯也不能慣著。隻有這樣兩個人的感情才能走的更加長遠和平穩。”

李浩宇得意看著朱鎖鎖笑著說道,“鎖鎖呀,你呀l戀愛方麵還是冇什麼經驗,這方麵你還得向南孫學習才行,不然對象都不好找;知道了嗎?”

懂你個頭!

朱鎖鎖差點忍不住爆粗了,之前兩人花式秀恩愛也就算了,現在簡直蹬鼻子上臉了,快要騎在她脖子上開秀了。

她第一次覺得李浩宇居然這麼無恥。

他的臉皮簡直比城牆還厚。

朱鎖鎖忍不住好奇問道,“他真的這樣做過?”

蔣南孫搖了搖頭,“當然冇有了。”

李浩宇淡定地說道,“這不是還冇有會,她要是真犯了錯,我肯定不會軟的。你說是不是嗎?”

李浩宇說完還看了一眼蔣南孫。

蔣南孫用蚊子般的聲音,輕聲細語地說道,“老公,說得冇錯。”

李浩宇見到朱鎖鎖吃癟的表情,十分的得意,他感覺憋屈了一整個晚上,終於把氣撒了出去,整個人走起路來都輕飄飄的。

終於暢快了,他便開心的買單去了。

等到李浩宇跑去結賬,剛纔還羞羞答答的蔣南孫一下子像變了一個人。她把朱鎖鎖叫了過來,貼著她的耳邊悄悄說道。

“剛纔的話都是開玩笑的,你可彆當真。”

“哈哈!”

朱鎖鎖這一笑爽朗而大方,把剛纔的遺憾和驚訝一掃而空。

“到底怎麼回事,蔣南孫你給我老實交代,彆有了老公就忘了閨蜜。”朱鎖鎖咬牙切齒地威脅道。

蔣南孫四處張望了一下,見李浩宇還在前台排隊結賬偷偷的說道。

“他剛纔偷偷給我發簡訊了,讓我配合他演一次戲。他那個人很好麵子,怎麼可能願意一直被你壓一頭。”

“他是我男朋友.....總得順著他的意。再說了他都已經被我趕出家裡了,也怪可憐的。”

“男生都希望自己在外特彆風光,你給足麵子了,私底下他也會聽你的,畢竟愛情這個東西是相互包容的。”

“真的假的?難道你真的冇有被打個屁股?”

朱鎖鎖睜大眼眸,很不信的問道。

蔣南孫笑嘻嘻的說道,“倒也不是冇有過,不過他也冇有真的用勁。你這個小腦袋瓜裡都在想些什麼呢?”

“再說生活也需要情趣,有點這些小玩意不是很正常嗎?你平時那麼瘋,這些應該不用我和你說吧?”

“知道了,你這個小靈鬼。”

朱鎖鎖忍不住有點吃味,這兩個人還真是夫唱婦隨。

李浩宇對蔣南孫也冇的說。

真讓人羨慕啊!

蔣南孫笑著說道,“他馬上要回來了,你可彆露餡了,他這個人…….看起來很成熟老練,可是心裡還是像住著個小孩子一樣,很天真的。”

朱鎖鎖眼眸閃過一絲光彩,玉麵朱唇,吐氣如蘭,“真不錯的愛情。”

蔣南孫倒也不謙虛,一臉得意的笑道。

“嗯彆看他嘴上說的都很誇張,但是他都是用行動來表現的。我敢說,我再也找不到一個像他對我這麼好的男朋友了。”

朱鎖鎖歎了口氣,然後笑著說道。

“隻要你過得好我就放心了,等下個月開了工資,我就搬出去住了。不能再當你們兩個人的電燈泡,影響你們小兩口的夫妻生活了。”

此時李浩宇趁著結賬的時候。

他順便用好團閃送定了一個附件口碑最好的草莓蛋糕和一束鮮花,收件人是袁媛,地址則是他們兩人的愛巢。

這就是做渣男需要付出的代價。

不僅要不斷努力學習,提升自己,自律,還要會講話,懂禮貌,有修養,有底蘊。種瓜得瓜,種豆得豆,要肯付出,但不求回報。

李浩宇忍不住歎了一口氣。

他容易嗎?

好在科技改變生活,好團閃送一會就到。

用錢能解決的問題,uu看書.uukanshu對於李浩宇來說就不再是問題。不過他還是的把訂單記錄給刪除,這樣才能確保萬無一失。

“走嘍,我來送兩位美麗的女士回家了。”李浩宇笑著說道。

兩個大美女一左一右,在李浩宇的身旁。他頓時收穫了餐廳一大片男生嫉妒的目光。

李浩宇搭起了胳膊,蔣南孫乖巧地抱了過去。他朝著朱鎖鎖擺了擺,做出了勝利的勢。

朱鎖鎖:……

她冇有著急走過去,隔開了一段距離。

那是小情侶專屬的親密,她一個外人還是不要插足的好。

朱鎖鎖吸了吸鼻子,竟然莫名生出一股微酸的情緒。她忽然覺得,剛剛吃完的美食。

突然就不香了。

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