吃完飯天色已經完全黑了。

李浩宇還是一個人孤零零地走了,看來三人行的目標還是很遙遠呀。他剛想洗漱睡覺的時候,卻突然聽到了門鈴聲突然響了起來。

李浩宇開門後發現居然是袁媛。

他好奇地說道,“怎麼突然想到來找我了?”

袁媛一本正經地說道,“吃完飯順便散散步……順路來看看你。”

李浩宇不解的說道,“那你怎麼不提前給我說你要來看我。”

袁媛說道,“這不是不讓你提前準備好,準備把你抓姦在床。”

李浩宇不屑地笑了笑,“那你得失望了,不過我們完全可以去床上來一段姦情,你覺得怎麼樣呢?”

袁媛拍掉了李浩宇的鹹豬,“你最近越來越不正經了,就不能和我走走心…….....”

李浩宇說道,“可是走心和走腎也不矛盾呀,難道我就不能雙線程並行嗎?”

李浩宇一邊動動腳,袁媛一邊推推搡搡。

兩個人就這麼嬉鬨了起來,然後跑出了屋子。

李浩宇提出建議,“那我們一起去散散步吧?”

“我纔不想呢。”

袁媛猶豫了一下,還是轉頭說道,“那就走一會,就一會哦!我不是為了你。”

李浩宇搖搖頭,這就是女人總是這麼口是心非。

兩人明明說好了隻是逛一會,可真的散起步來卻發現停不下來了。

其實男女一起散步是一個很私密的一件事。

如果一個男生經常約一個女生去散步,那多半是追求與示愛的信號;如果一個女生願意和男生去散步,那麼她多半喜歡他。

同樣一個男人,如果開始拒絕陪女人散步,那麼兩個人的戀情,也多半會亮起紅燈的警告。

天黑了,

燥熱的魔都也涼了下來。

在清朗的夜裡,月亮很亮很明白。

街上冇有人橙色的路燈光像抽菸時吞吐的煙氣一樣濃厚,隨風上升飄蕩。

偶爾身邊有吹來的涼風,真的很舒服。

李浩宇看著微風拂動袁媛髮梢,李浩宇的心也變得癢癢的。袁媛也不像高中那麼羞澀,大大方方牽著李浩宇的,兩人就好像一對校園情侶。

袁媛警惕地戒備著李浩宇,“周圍可都是人你可彆亂動,我可是盯著你呢。”不過她的語調卻越來越低,說到最後有的話已經聽不清了。

李浩宇笑起來,扭頭看著她。

“看什麼,彆想著我會網開一麵。”

立場漸漸不堅定的袁媛,開始惱羞成怒了。

李浩宇說道,“走了好久了,我們歇一會吧。”

袁媛點點頭,“確實有點累了,我們找個地方歇一歇吧。”

“對哦……畢竟你還有這麼重的負擔。”

“啊?”

袁媛想了一下,才懂了李浩宇說了什麼。

她氣鼓鼓地看著李浩宇,不過隨即啞然一笑,“雖然你很無賴,但好像還真是這麼回事。我走起路來確實很費勁……不過這不是便宜你了。”

袁媛嘴裡偷偷嘀咕了兩句。

“枉我還以為太陽打西邊出來了,你這麼正經的陪我散散步,還以為你真的是轉性了……”

李浩宇忍不住撓撓頭,他的形象怎麼崩壞得這麼徹底。用後世一句話說,袁媛被李浩宇弄得san值持續下降,快崩壞了。

李浩宇對袁媛是有歉意的。

他之前讓袁媛一個人在西山省獨自呆了一年,不管怎麼說他還是很對不起袁媛。那麼長的時間,袁媛都隻能苦等著情郎。

李浩宇牽著袁媛小問道,“我聽說林曼玉說你現在不想乾秘書了,突然想要轉崗了,這是為什麼呢?”

袁媛堅定的點點頭,“是啊,我總不能一直在你的繈褓裡不肯長大。”

李浩宇說道,“這樣不是挺好的嗎?我們還可以天天見麵。”

袁媛摸了摸李浩宇的臉,然後看著李浩宇無奈歎道:“老公……你太優秀了!”

袁媛的情緒一下子激動起來,“優秀一點也就算了,但你比彆人優秀太多了。我還從來冇有見過身邊有誰比你還厲害!”

李浩宇聽了很無奈。

這話他聽了都不知道該難過還是開心。

但他是反駁道,“我是賺了不少錢,可是在你麵前我始終是一樣的。再說了我也願意把這份成功和你一起分享啊!”

袁媛聽後也說不出來什麼,隻能發揮女生的特權不講道理。她隻是嘟囔道,“我就知道我就算說了,你也是不能理解的。”

此時,李浩宇反倒是真的有點懂了袁媛糾結的地方了。

袁媛覺得勢均力敵的,或者共同進步的愛情才能長久,李浩宇越優秀,她就會覺得冇有安全感:尤其李浩宇還這麼有錢。

李浩宇也認識到財富給他帶來的變化了。

比如他對朱鎖鎖的佔有慾,對王永正的小段。但更最重要的是他自己其實並不討厭這種變化,甚至還有點樂在其中。

他一直知道錢的力量,也知道他能帶來的巨大影響力。他成為真正的有錢人的時間也不長,但是他都不能不承認,錢真的可以改變很多事情……

但同時金錢也不是一直都那麼重要的。

在人生的不同階段,錢在李浩宇心目中的位置是不一樣的。至少對此時的李浩宇來說,比起錢他對袁媛更有興趣。

袁媛今天穿了粉色的襯衫,外加一白色闊腿褲,穿上就是顯瘦又顯高,還真的很有時尚的感覺。

李浩宇說,“今天你怎麼包裹的這麼嚴實,這不是白瞎了你的大長腿。”

袁媛聽李浩宇這樣說,無奈的苦笑了一下,“你還冇答應我呢。”

李浩宇說道,“轉崗的事情一會再說,先回答我的問題。”

袁媛說道,“那你先答應我不行嗎?求求你了還不行嗎?”

李浩宇淡淡地說道,“那事情又不著急,你讓我再想想再決定。”

袁媛嘟起了嘴,眼珠滴流亂轉,突然想到了什麼一樣,露出了狡猾的笑容。

她俯身貼在李浩宇的耳邊低聲說道,“如果你要是答應我,我就給你看你喜歡的哦。”

李浩宇不太相信,袁媛能玩出什麼花樣。

他纔會這麼簡單的相信呢。

袁媛見李浩宇冇有搭理自己,uu看書.uukanshu很是無奈隻能自己拿出殺鐧,“你仔細看看再說。”

李浩宇很是不解。

袁媛一臉嬌羞地彎下了腰,撩起了褲腿露出了小腿。

李浩宇很是無奈,這種小段瞧不起誰了,不過是小腿有什麼大不了的。

可是當袁媛撩的角度更大,李浩宇有些呆住了,竟然是肉色的嗎?果然男生永遠拒絕不了黑絲和肉絲。

李浩宇也不想忍了,反正他和袁媛已經是老夫老妻,直接下去撩了。

李浩宇的卻被袁媛打掉了。

她笑嗬嗬地看著李浩宇問道,“這下能答應我嗎?再告訴你一個秘密哦,我上麵也什麼都冇有穿哦?”

“便宜你了。”

…………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