十二套製服消耗的體力,可真不是開玩笑的。

製服數量剛剛過半,李浩宇就感覺到自己的身體已經被袁媛掏空了。袁媛不知道是因為亢奮還是感激,整個人活力滿滿,積極得嚇人。

甚至,她事後還有些意猶未儘。

此時,躺在床上的袁媛忍不住盯著情郎。

她覺得李浩宇這個人真的很奇怪,平常總是油嘴滑舌很狡猾的樣子,關鍵時刻卻很靠譜非常讓人很安心,他這個人真的很矛盾很複雜。

不過那又有什麼關係呢,無論他是什麼人。

她都已經離不開了。

………….

下午兩點,李浩宇回到好團,見到了還在辛苦工作的沉曼玉說道,“曼玉呀,我不是說了要保重身體呀?你怎麼老這麼拚命?”

沉曼玉忍不住翻了一個白眼,“老大,你這是醉翁之意不在酒吧,朱鎖鎖出去跑項目了,你今天估計見不著她了。”

“為啥要見她?”

李浩宇一本正經地說道,“我就是關心一下下屬,你又把我想到哪裡去了?”

沉曼玉麵無表情地說道,“是嗎,我還以為…你要問問我小女朋友的情況。”

李浩宇啞然,“朱鎖鎖可是我的朋友,再說她還是我女朋友最好的閨蜜,我和她的關係很純潔,你現在的偏見有點大哦!”

沉曼玉疑惑的說道,“哪個女朋友的閨蜜……好吧,老大我真的相信你。”

李浩宇看了一眼冇有對象的沉曼玉,澹澹地說道:“不過未來的事情,可就不好說了。”

沉曼玉:“?”

知道朱鎖鎖不在公司,李浩宇也冇有閒情和沉曼玉繼續閒聊下去了。

他今天的行程可是排的滿滿噹噹的。

今天下午她需要參加一個本市的企業家峰會。

最有意思的是下午的會議,居然還有葉謹言參加。

他這次終於有會親眼看看,葉謹言到底是什麼樣的人。他可是流金歲月中最大的boss,也是很有人格魅力的一個人。

葉謹言是一個為了利益可以不擇段的人,用楊柯的話來說就是“不是一般的心狠辣”。

令人無語的另一麵,他堪稱網絡裡戒指裡的傳功老爺爺……的命運。

蔣家負債,是他買了蔣家房子,讓蔣家緩過氣來。朱鎖鎖的分費是兩套房子,也是他買了下來。

謝氏企業瀕臨破產,還是他出找到資本收購,並親自帶謝宏祖三年,使企業起死回生,最後將還把企業還了回去。

葉謹言堪稱職業托底俠:他專門燃燒自己,照亮彆人,還毫不利己,專門利人。

這難道不是新世紀的活**?

所以,李浩宇一定要見見這個人。

企業家峰會上,李浩宇依舊穿了個簡單的白襯衫就坐到了座位上,巧合的是他旁邊的座位上居然真的是葉謹言名字。

冇過一會,葉謹言身穿黑色西服,戴了一個普通的黑框眼鏡如此而已,完全是平平無奇的老年人,完全不是李浩宇想象中霸氣側漏的樣子。

葉謹言的臉色很陰沉,看起來興致不高。

李浩宇主動出擊,“葉總好呀,我可是久聞大名了。”

一旁的葉謹言顯然愣了一下,他顯然冇想到好團網的老大如此年輕,還如此主動的給他打招呼,他有點受寵若驚的感覺。

葉謹言苦笑一聲,“哪裡的話我都腐朽不堪了,房地產行業也不行了,互聯網纔是**點的太陽,未來的天下還是屬於你們這些年輕人的。

“行業規模築頂,利潤持續下行,估計明年就要負增長了,地產圈的日子是越來越難過。”

李浩宇想了想,他不太確定精言集團現在是哪個階段了,難道楊柯已經跳槽出去,開始和他的老東家打擂台了。

李浩宇遲疑了一下,還是婉轉的說道,“看來最近的競爭壓力是不小嗎?”

葉謹言驚訝的看了一下李浩宇,他顯然冇想到好團的老大居然這麼自來熟。

李浩宇還對房地產事業這麼感興趣的樣子。

葉謹言忍不住出言試探地問道,“難道好團有意進軍房地產行業嗎,這可是一個大新聞。”

李浩宇搖搖頭,互聯網行業賺錢這麼快,他何必去房地產這個泥潭裡打滾……就算賺到了錢,也難免惹得一身騷!

李浩宇說道,“投資冇有意向,但是早就聽說葉總的彆墅在行業內是最頂級的,我倒是有興趣買上兩套改善一下居住環境。”

“目前最頂級的海濱彆墅是5320萬,有意向考慮不。”葉謹言還真不客氣,上來就給李浩宇推薦頂級的彆墅。

不愧是從底層一路摸爬滾打起來的,下是真的黑。

李浩宇思考了片刻,問道:“葉總,能給我把零頭,現在錢不太富裕。”

葉謹言笑了笑,這個年輕人還真的挺有意思的。

他立即說道,“我們最頂級彆墅向來是不打折的,不過既然你開口了,我們今天也這麼有緣分,幾百萬的零頭就免了吧,五千萬整怎麼樣?。”

“為什麼不能把開頭的5抹掉?”李浩宇說道。

葉謹言輕笑道,“我就算原因抹掉,就怕你也不好收下來。好團上市在即,搞不好就涉及內幕交易了。”

葉謹言不小氣,李浩宇也不能丟了麵子。

李浩宇直接開口說道,“那我下次就去看看盤,合適的話就這麼定了。”

李浩宇冇想到,這個葉謹言還真的有點東西。

不愧是活到最後,也冇被乾掉的**oss。

兩人正聊得開心,會議也要開始了。

李浩宇隻能打消和葉謹言聊天的念頭,他靜靜地聽著會議。

講道理,這些企業家會議真的有夠無聊的。

無非就是各個企業家,上去吹噓一下自己的企業多麼有前景。

其實說這些也冇問題,但好多人直接拿著稿件上台唸了,毫無激情可言讓人聽到昏昏欲睡,堪比催眠曲了。

他們就不能學學雷總,來段aryouok活躍一下現場氛圍嗎?再不濟來個對賭撕逼,uu看書.uukanshu小小賭上十幾個小目標也行呀!

李浩宇聽的直皺眉,有這時間不用去找袁媛,把剩下的六套製服試完多好。

會議從兩點鐘開始,每個人講二十分鐘,幾個企業家講了一個多小時了。四點鐘,就連葉謹言也上台講了半個小時。

不過葉謹言的演講一樣乏善可陳,白白浪費了李浩宇的期待。

等葉謹言回到座位,李浩宇壓低聲音說道,“本來以為葉總是在謙虛,看來是真的有點老了,看來這次我要給你們上一課了。”

“老葉,等我演講完我請你吃飯哦。”

葉謹言看著李浩宇的背影,摸了摸鬍鬚喃喃自語道。

“難道我真的老了嗎?”

…….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