水友宿舍老哥:“開艦長的就是弟子,不開艦長的就是水友,主播果然不玩虛的,隻玩真實關注主播了!”

水友愛喝奶茶的傑倫:“家中有含苞待放的豆蔻少女一位,開通提督即可上門娶親。”

李浩宇看著水友們,又開始在線玩梗.

他又巧妙的把話題引導回來,繼續一本正經地繼續解說起來如何塑造人設。

“現在繼續李老師講課,無論什麼事情,你準備得越多,成功的機會也就越大。冇有人能隨隨便便成功。當然前期的準備隻是一方麵,接下來我說的纔是關鍵。”

“第一:少說話。有的人走哪都帶著一張嘴,問這問那什麼屁事都想摻合一腳,這種人自然高冷不起來。”

“行動永遠是比語言更有力量的,一個嘴貧的人很難取信彆人,反倒是話不多的人,說的話反而更有分量。”

“第二:要隨機應變,平穩應對。實在是遇到不熟悉的,不知道如何應對發時候。學學流量女星,隻要會點頭、對視、微笑,就足以應對一切。”

“因為當你的人設豐滿之後,即使光是無意義地點頭,商家也會自行腦補的。”

另外商家和采購商的關係,也是一門學問,

采購商商就想占商家便宜,而商家也是這麼想的。

所以雙方的關係一直很微妙,他倆的關係就行男女之間搞對象一樣。

商家像男生,采購方像被追求的女生。一開始雙方都如膠似漆,彼此承諾著給對方一個美好的未來。”

後來男生(商家)占了女孩(采購商)的身子,真正確立了關係之後。

女孩(采購商)又慢慢發現這個男孩子(商家)有好多缺點。

真是讓人難以忍受!又想換一個更好的男生(新的商家)。

“好了,理論教學到此為止,接下來主播再來一場實戰教學。”

批發市場不管有什麼小道訊息根本藏不住。得益於李浩宇之前的精彩表演,很多商家都得知了有一個采購經理在挑選供應商。

李浩宇說完把直播手機遞給袁媛,然後快步朝新的一家店鋪走去。

這次袁媛並冇有躲躲藏藏的,直接按照李浩宇的指示拿著直播設備走進店裡。

果然這次兩人直播的行為,並冇有被商家拒絕。

這家店的女店主反而溫柔地說道:“你們這是弄樣品的嗎?需要我幫忙嗎?”

“老闆您放心,我隻是在旁邊記錄一下過程存檔。不會影響你們談事情的。”

袁媛經過了幾次實戰演練之後,她應付商家的話術也越發純熟了。

李浩宇不禁感慨漂亮的女人,果然天生就會騙人。

女店長聽後看了一眼鏡頭,還偷偷的整理了一下衣服,然後瞟了一眼前方的李浩宇。

而李浩宇始終置若罔聞,一副全神貫注挑選商品的樣子,彷彿根本冇聽見她們說些什麼,隻是自顧自地忙碌著。

“拍視頻?以前倒是有學生來店裡拍攝過什麼畢業作品,對店裡的擺設弄來弄去的,影響做生意不說,之後還不給我把東西放回原位,煩死人了!”

“就和電視上播比賽、播新聞一樣的嗎?

女店長一邊說著,一邊往鏡頭前湊去,似乎是想看看拍攝內容。

李浩宇見直播可能被髮現,他出聲救場道:“這幾款懶人書桌,多少件可以批發,最低批發價又是多少。”

他依舊維持著高冷人設,言簡意賅地問道。

“老闆如何稱呼?在哪高就呢?”

女店主似乎並不著急報價,還順手遞過一支華子,開始和李浩宇閒聊了起來。

李浩宇手一擺,示意自己不會抽菸,然後迴應到:“老闆不敢當,我姓李,也就是在外企混口飯吃。”

女店主見他雖然拒絕了華子,但態度似乎軟化了一點。

她繼續問道:“年少有為呀,不知道李經理是就職於哪裡呀?”

“早年在環球商貿實習,後來畢業就留在那裡工作。最近公司想要試水國內市場,為客戶提供一站式服務,所以我最近在出來做前期的市場調研。”

李浩宇很自然的說道。

“環球商貿,我聽說過這個網站,我們這裡就有幾個商家專供海外市場的,聽說利潤很高,冇幾年時間他們的車都換成寶馬了。我們這些老人怕是跟不上時代了,要被淘汰了!”女店主感歎地說道。

“外貿項目因為前期投入大,加上質量售後的要求也比較嚴格,雖然單個產品的利潤比較高,可是麵臨的問題也不少。

“說到底其本質也是電商,就算加上跨境噱頭,也不見得有多高大上。跨境電商有進口和出口兩種,做進口的不是主流,做出口的太多太多。”

“名頭雖然唬人,實際相當於在國外開一個店鋪,從中國發貨或者在國外租一個倉庫,提前把國內的貨運到倉庫,然後客戶下單後就可以從本地倉庫發貨。”

“所謂的一站式解決方案,其實也就是乾個高級客服的活!”

李浩宇雖然在一本正經地說著,但語氣語調卻充滿著不滿。讓人很容易就認為,他是被總部外派出來開荒牛。

“唉生意難做呀,什麼想要賺錢都不容易。不過有時候冇有個高大上的名頭真的不行,很多人就認牌子,認為品牌的都是好的,貴有貴的道理。”女店主深有同感地感歎道。

“言歸正傳吧,聊天歸聊天,但是該談的我也不能手軟。這次利潤肯定不會高,但你多少也能賺點。”

“我也不說虛的了,這一次是給總部采購買一下些樣品,數量也不會太大。你報個實價,也省得咱兩再掰扯了。”

“得了,明人不說暗話。你也是懂行的人,你也知道采購數量直接決定了價格的折扣,你看這樣行不行,我給你返點多一些,采購價格你也往上提一提,我一個婦道人家做生意也不容易……”

“不可能的,價格這方麵冇得商量。如果你想成交,你必須給我個采購價,返點這種事你也不用再說了,我這邊對總部也隻有建議權,冇有決定權我也幫不了你什麼。”

李浩宇臉色一正,義正詞嚴的拒絕道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