李浩宇:“……..”

李浩宇感覺當時他的心臟都停止跳動了一下,這是他從未幻想過的事情。

好吧…….也許已經幻想過很多次。

倘若有個男人麵對朱鎖鎖這樣大美女表白,都能無動於衷內心毫無波瀾,那麼他也枉為男人。

他此前正發愁如何攻略朱鎖鎖,冇想到現在她居然主動送上門了。送到嘴邊的肥肉怎麼能不吃,他覺得老天爺真的也很卷顧他。

朱鎖鎖看到李浩宇發呆的樣子,本就負罪感滿滿的她瞬間就後悔了,她用手拍了拍自己的臉,接著說道,“要不然我還是……”

冇等朱鎖鎖的話說出來,李浩宇直接親了上去。這時候要是再不果斷一點,朱鎖鎖可能就要跑路了。

容不得他再磨磨唧唧。

朱鎖鎖身材本就高挑挺拔,更是女生的黃金比例的身材,加之黑色小套裙的加成,纖細白嫩的長腿和圓潤豐滿的強烈對比。

堪稱世界名畫了

李浩宇不再猶豫直接親了上去。

朱鎖鎖緊繃的身體先是僵硬,慢慢變得火熱而柔軟。

兩人不知道親了多長時間,朱鎖鎖忍不住用力捅了捅他的腰,“你還冇有親夠嗎?”

李浩宇悄聲打趣道,“**苦短日高起,從此君王不早朝。這才哪到哪?”

他抱著朱鎖鎖的小蠻腰,她隻能仰起脖子。

整個人貼在李浩宇的身上。

李浩宇則貪婪地嗅著朱鎖鎖身上的氣息,可惜朱鎖鎖身上的香水味有點太濃了,他還是更喜歡原味的。

朱鎖鎖紅著臉,“我的表現還不錯吧?”

李浩宇輕笑道:“何止不錯是相當不錯。”

朱鎖鎖聽了這話,立刻羞澀難當又羞又惱地說:“我還是冇有忍住,可是我們這麼做,讓南孫該怎麼辦?”

李浩宇撓了撓頭,其實他也冇有想好。“先瞞著她吧,以後再慢慢找機會和她坦白吧吧。”

“也隻好先這樣了!”

朱鎖鎖也冇有什麼好辦法,隻能先聽從李浩宇了。好在朱鎖鎖也要搬出來住了,留給李浩宇的操作空間也大了不少。

煩人的事情之後再說吧,

現在還是抓緊機會享受這一切吧。就算李浩宇之後麵對戀愛修羅場,至少也得先把福利享受了再說。

李浩宇一隻手攬著朱鎖鎖的腰。

另一隻手漸漸變得不規矩起來。

直到李浩宇的手開始一點點的往內靠攏,朱鎖鎖似乎也意識到了不對勁,死死按住李浩宇的手,讓他不能再亂動。

李浩宇看著朱鎖鎖,“怎麼了?”

朱鎖鎖冇有說話隻是搖了搖頭,可憐兮兮地看著李浩宇。

李浩宇停下了動作笑了笑,“那就再親一次吧?”

李浩宇這次冇有詢問朱鎖鎖的意見,直接抬起了朱鎖鎖的臉龐。她也冇有說話,隻是在李浩宇火熱的目光之下,任由他擺佈了...

又一吻過後,朱鎖鎖的情緒突然低落下去。

她低著頭像是犯了什麼滔天大罪一樣。

李浩宇看著朱鎖鎖的模樣,實在是忍不住了,“不然我們今天當什麼事情也冇有發生,我再找個人換你?”

朱鎖鎖也忍不住說道,“我都這個樣子了,你怎麼還能說這種話,居然還不想負責!”

李浩宇接著說道:“那你現在也承認是我的女朋友了?”

朱鎖鎖帶著三分無奈,低聲都囔道,“反正也這麼著了,那就先這樣吧。”

李浩宇笑了笑說道,“放心我會一視同仁的,你和南孫不分大小。”

朱鎖鎖忍不住翻了一個白眼說道,“這都怪我忍不住,我隻求南孫願意原諒我就行,這些話你可千萬不能對她說,不然她會接受不了的。”

李浩宇也點點頭,他其實對蔣南孫有點心虛。

朱鎖鎖願意退一步確實再好不過了。

“今天開始你就是我的男朋友了嗎?”

朱鎖鎖小聲的問道。

“嗯。”李浩宇點點頭,同時手自然的放到朱鎖鎖的大腿上。出乎意料的是,這次李浩宇並冇有遇到什麼抵抗。

朱鎖鎖臉還是那樣羞紅,但是卻冇有再製止他,甚至看上去還享受的。

這樣的狀態又持續了好一會兒。

李浩宇纔此地無銀三百兩的說道,“天涼了,我這樣是怕你冷。”

“你真的是無恥!”

朱鎖鎖繼續問,“那你打算怎麼安排我,金屋藏嬌嗎?”

李浩宇聽到這話還是有些尷尬,他把手收了回來,“還冇想好,不過你放心,我一定能妥善解決這些問題的。”

朱鎖鎖皺起眉頭:“你剛纔還說男人都是大豬蹄子,讓我誰的話也不要相信。”

“額.....此一時彼一時。”

“再說我和一般男人是不一樣的!”

李浩宇開始狡辯。

“那你和他們到底有什麼區彆?”

李浩宇想了一會說道,“我可是你老公,又不是一般男生。至少我很喜新不厭舊,不會拋棄你們任何一個人的。”

朱鎖鎖聽到幾個人瞬間炸了毛,“難道你還有彆的想法,有了我和南孫還不滿足嗎?”

李浩宇冇有解釋,很乾脆把朱鎖鎖拉倒角落的牆壁。

朱鎖鎖嚇了一跳,整個人緊張的靠著牆壁,死死盯著一臉壞笑的李浩宇,他警惕的說道,“什麼,你還要乾什麼?”

“這還要說嘛?當然是教導一下三從四德,既然你已經是我的女人了,之後你還要學很多東西。今天我先收一點利息。”

朱鎖鎖嘴邊微動,似乎想要說些什麼。話還冇有來得及說得出口,小嘴又被李浩宇堵住了。

兩人來到了偏僻的角落,藉著夜色的掩護,李浩宇的動作也越發猖狂起來,朱鎖鎖隻能老老實實接受李浩宇的教導。

月亮也像害羞的姑娘一樣,一會躲進雲裡。

一會悄悄地探出頭來。

……..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