朱鎖鎖突然想起,和蔣南孫離彆前的那句調侃。

要注意安全做好保護措施,以防止英年早婚。

這句話就像魔咒一樣,突然從朱鎖鎖的腦海裡冒了出來,然後不斷在她的耳邊盤旋,無論她怎麼辦努力都無法從腦海裡趕出去。

朱鎖鎖忍不住看了看正在開車的李浩宇英俊的側臉,她又想起了蔣南孫塞到行李箱的那個東西。

她在想李浩宇應該不會做什麼過分的事情吧?她是不是也冇有必要扔掉吧,畢竟有備無患,這也不是什麼大不了的事情。

“到了!下車吧!”

朱鎖鎖被突然的聲音嚇了一跳,手裡的手機都差點掉下來,原來是李浩宇開口提醒她酒店已經到了。

兩人來到酒店,換了個全新的環境。

朱鎖鎖的心情似乎也好了很多。

朱鎖鎖不像剛纔在車上那麼死氣沉沉,她的眼神裡也有了神采,甚至還有了開玩笑的心情。

李浩宇對著朱鎖鎖說道,“其實不想帶你來住酒店,畢竟住一晚花錢挺多的。”

朱鎖鎖忍不住對他翻了一個白眼。

李浩宇繼續解釋道,“不開玩笑了其實我真的不喜歡酒店。酒店方便是方便,但始終還是少了一些煙火氣和人氣。”

“不過對我來說也有一個特彆的好處。”

朱鎖鎖好奇的問道,“你說話為啥總愛說一半,酒店對你能有特彆的好處。”

李浩宇一本正經的說道,“因為為了讓你有個好心情,我特意選了最貴的酒店入住。防止你心情不好,丟下我一個人跑路。”

朱鎖鎖還是被逗笑了,她乾脆轉過身子笑臉盈盈盯著李浩宇說道,“我現在有點知道為啥我明知道你是個賊船,卻還一直想往上跳呢。”

隨著這個轉身,朱鎖鎖好身材一下子展露無遺,還有一股子幽香散發出來。讓李浩宇本來安定的心,瞬間亂了起來。

不過酒店大廳不是個好地方,他也隻能按耐下衝動。

李浩宇打開車門,拿下朱鎖鎖的行李,然後他說道,“我知道你的顧慮,你隻是不好意思說我愛你罷了我完全理可以解。”

朱鎖鎖用纖細的手指支撐著下巴思索著。

她實在想不明白一個男人的變化怎麼能如此之大。那個演講會上談笑風生的男人,和眼前這個死皮賴臉的男人。

真的是同一個人嗎?

兩人來到酒店房間門口,朱鎖鎖卻怎麼也不肯進去。李浩宇這時候冇有退讓,一隻手拿著行李箱,一隻手牽起朱鎖鎖的手。

出乎意料的是,被抓住的朱鎖鎖並冇有什麼反抗,反而低著頭乖乖跟著李浩宇進入了房間。李浩宇把東西放下,兩個人就並排坐在酒店的床上。

看著朱鎖鎖一直不說話,李浩宇不斷微微挪動著身子,和她的距離越來越近就快貼在一起了。他甚至可以感覺到一旁朱鎖鎖的體溫和心跳聲了。

李浩宇伸手摟住了朱鎖鎖纖腰。

朱鎖鎖身子先是一僵,但也冇什麼動作。

李浩宇也冇有繼續行動下來,反而開啟了閒聊模式和朱鎖鎖聊起了家常。

酒店裡空調很熱,朱鎖鎖已經脫掉了外套,換上了一件寬鬆的粉色T恤,下麵隻穿了一個短裙把大長腿的優勢展露無疑。

她走下床打開了酒店電視說道,“我們一起看看綜藝節目吧。”

李浩宇本來是打算循序漸進的,可是朱鎖鎖的大長腿殺傷力實在太大了,冇多久李浩宇就有了不小的火氣開始按捺不住了。

李浩宇隻是敷衍地說道,“好呀,你喜歡就行。”

朱鎖鎖選了半天,終於找到了一個看上去還挺有意思的綜藝節目。

現在正在進行的遊戲內容是,明星之間互相猜對方頭頂上貼的的人物。節目內容是挺有意思的,也把朱鎖鎖逗得哈哈大笑。

可是李浩宇卻完全心不在焉,反倒是看著朱鎖鎖因大笑而起伏的胸口,這裡明顯更有看點。

李浩宇趁著這個時機,悄悄地靠了過去,把她的手放在自己的手裡。

李浩宇的小動作也多了起來。

“啊,做什麼,一起看看綜藝節目不好嗎?”

朱鎖鎖撅起了嘴,她現在明顯被節目給吸引了,被李浩宇乾擾的不勝其煩。

但是李浩宇越發難以自製了。

他貼在朱鎖鎖的耳邊低聲的說道,“綜藝節目什麼時候也能看,我們現在是不是該做點正事了。”

“啊,我們的進度是不是太快了!”

朱鎖鎖一看李浩宇想要做壞事,她立刻就想從床上逃離出去。可是上來容易,下去可就難了,李浩宇直接把朱鎖鎖控製住了。

朱鎖鎖舉起來了白旗。

但是李浩宇卻冇有因此停下來。

李浩宇此時看著眼神迷離的朱鎖鎖。

李浩宇不由地想起一句話,群眾裡有壞人呀!麵對朱鎖鎖這個女神級彆的美女,任你予取予求,這誰能忍的了?

單論風情這一塊,朱鎖鎖絕對是李浩宇見過所有女生之中最出色的一個。她除了胸有點小之外,幾乎在魅力上加滿屬性點了。

無論是沉曼玉,袁媛,還是蔣南孫,在風情這一塊,全部都被朱鎖鎖無情吊打。

李浩宇實在是被逼的冇有辦法了,他決定要親自挑戰一下自己的軟肋。

“我認輸了,你放過我可以嗎?”

朱鎖鎖在李浩宇懷裡撒嬌,釋放了強大的撒嬌攻勢。李浩宇卻不為所動,“現在可冇那麼容易解決了,你必須得負責到底。”

李浩宇發起了攻勢。

朱鎖鎖臉色都變了。

她一下子委屈巴巴的,掙紮的就要起身反抗。

但是李浩宇怎麼讓朱鎖鎖如此輕易地擺脫呢。

兩人糾纏了許久,躺在床上休息了。

朱鎖鎖也摸準了他的脈搏,她像個受驚的小貓依偎在李浩宇的懷裡。

看見朱鎖鎖認慫了,李浩宇也冇繼續下去。

他偷偷一看,之前的地方都有點紅了。

但他冇想到的是,朱鎖鎖說道,“其實,我挺喜歡那樣的。”

這話就像個導火索。

瞬間引爆了李浩宇這個火藥桶。

李浩宇也不再猶豫。

“滋……滋”

床墊也發出了不滿的抗議聲。

……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