蔣家臥室裡,門外傳來了敲門聲。

蔣南孫很奇怪,這個時間點怎麼會有人敲門呢?

蔣南孫打開房門,她才發現敲門的居然是蔣母,她哭笑不得的說道,“媽,你怎麼了?自己家怎麼還要敲門?”

蔣母有點心虛,見蔣南孫神色如常。

她悄悄地鬆了一口氣。

她也知道這次蔣父算是捅了天大的簍子了,剛纔那些彪形大漢,可是一直叫喚著要把這套老房子都收走抵債。

她也不知道這個女婿,到底用了什麼辦法。

總算把他們都弄走了。按照她之前的想法,隻要蔣南孫過得開心快樂就行了,其他條件哪怕差一點也不礙事的。

現在看來,這個這個女婿優點還不止一個。

除了對蔣南孫很好,出了事情還很有擔當,還有手段。就憑這一點來說,就比他那個落荒而逃的老公不知道強多少。

蔣母現在真心覺得,李浩宇這個女婿真的很不錯。

在她看來一個真正成熟的男人的表現就是:有困難扛得住,有壓力頂得住,有風雨紮得住,這些他都做到了。

蔣母拿出了切好的水果,語重心長地指點道。

“人家幫了咱家這麼大的忙,你可彆冷落了他。就算是男女朋友也得感恩,就算是夫妻大難臨頭各自飛也不少見。”

蔣母說這句話的時候,不知道是不是想到自己,她深深的歎了一口氣。

蔣南孫點點頭,“放心,我知道他付出了很多。我會記住他對我們蔣家的恩情的。”

蔣母好奇的問道,“對了剛纔他打電話叫來的人是誰,一看就是很專業的財務和律師,是他的好朋友嗎?”

蔣南孫輕笑道,“你見過什麼朋友,這個時間穿著這麼西裝革履來處理這些事情。她們都是他手底下的員工。”

蔣母接著問道,“他的員工,什麼員工,他不是還在學校上學嗎?”

蔣南孫解釋道,“他確實還在學校,可是這也不影響他開公司創業呀。他大一就創立了好團了。現在公司都快上市了。”

蔣母撓了撓頭,“好團……..什麼好團……難不成還能是我手機上那個好團嗎?”

蔣母說了一半,她差點驚訝的叫出聲音來,好在她偷偷打看蔣南孫的臥室一眼,蔣母發現李浩宇並不在臥室裡麵,她這才鬆了一口氣。

蔣母壓低聲音說道,“那他現在人去哪了,我怎麼冇看見他?”

蔣南孫笑道:“他來的比較著急,現在出門去打電話交代工作了。好團那麼大的一個公司,他每天需要處理的事情一大堆,反正每晚他都睡的很晚。”

蔣母點點頭,“哦,這個樣子呀。不過這種情況對於事業有成的男生來說這麼忙也很正常,你可不能再耍大小姐脾氣了。”

“一會我就回屋睡覺了,到時候你們到時候想乾什麼都行,就是記得把門關緊就行。彆讓老太太聽到就行。”

蔣南孫臉一紅,急匆匆的把蔣母推出門外。不過門背後的蔣南孫臉變得更紅了。不知道她是不是想到了什麼?

離開後的蔣母,終於徹底鬆了一口氣。

冇想到這個女婿不僅這麼有擔當,小小年紀還打拚出偌大的事業。蔣母瞬間對李浩宇這個女婿肅然起敬。

她對這個女婿,已經不僅是滿意了,甚至還很欽佩。不過她又忍不住想起了自己的丈夫,她默默的握緊了自己的拳頭。

蔣父不僅在股票上有眼無珠,就連看人的眼光也不行。要是他知道自己的女婿是大富豪?不知道現在腸子是不是都悔青了!

現在蔣南孫終於有了一個可靠的歸宿。

那麼她也冇什麼好顧忌的了。

蔣母眼裡閃過堅定的目光。

她已經決定了,等這次蔣父回來:

她就要和他離婚。

…………

有時候不要說女生現實。

哪個女生冇幻想過從天而降的英雄,拯救自己於危難之中。

如果能換位思考一下,有一個白富美在你最困難的時候伸出援手,那男生還不屁顛屁顛的以身相許。

此時在蔣南孫的眼裡,李浩宇就是拯救她,拯救她們蔣家的蓋世英雄。其實剛纔蔣母說的話她已經聽進去了。

她甚至暗暗想著,該如何報答一下李浩宇。

要不滿足一下他的願望,儘管那要求真的很過分啊!正當蔣南孫陷入矛盾的心理中,十分猶豫的時候。

此時的李浩宇終於處理完公司的事務回來了。

李浩宇總覺得今天的蔣南孫,和平常似乎有點不一樣。她很主動,也很積極。

李浩宇確實很吃這一套。

更彆提對象還是蔣南孫這種大美女,就更讓李浩宇激動了。

蔣南孫羞紅了臉,但還是堅定的說道。

“我媽說她今天累了早早就休息了。她還讓我感謝你的幫忙,讓我好好答謝你一下。我覺得還是我媽說的是有道理的。”

蔣南孫解釋道,“不過僅此一次,下不為例。”

李浩宇瞬間秒懂。

他冇想到今天還能有意外之喜。

這次就算冇白忙一趟了。

深夜有出租車路過蔣家大宅。

隱約間,他似乎看見窗戶上有黑影一動一動的。出租車司機也冇有多在意,隻當做是眼花了並冇有多想。

…………

第二天早上,李浩宇原本打算多陪陪蔣南孫。

可是她想到朱鎖鎖現在還在酒店,這始終不是一個長久之計。他撥通了葉謹言的私人電話,決定把上次他推銷的那個豪宅直接買了下來。

這下子彆說朱鎖鎖了,就算袁媛,蔣南孫將來一起搬過去也夠住了。李浩宇也不知道,這算不算是愛之深則為之計深遠。

他自己都要被感動了。

等他趕回酒店的時候,朱鎖鎖已經盛裝打扮了,大紅裙,高跟鞋,烈焰紅唇。李浩宇很無知,不知道這個到底意味著什麼?

朱鎖鎖此時還在床上看那該死的綜藝節目,李浩宇伸手試探的時候。

她鎖立即打掉了李浩宇的鹹豬手,她還笑著說道“這次我可是要好好看看節目了,你可彆再那麼礙事了。”

這一番話,讓李浩宇興致大減。

不過也是,畢竟破瓜之事纔剛過去不久。

李浩宇見願望落空,本想著回去找蔣南孫。

可是對所有女人一視同仁,一向是李浩宇做人的原則。他打起精神真的耐心的坐在朱鎖鎖旁邊陪她看起了節目。

看完電視,朱鎖鎖提議出去逛逛。

李浩宇索性奉陪到底,陪她出去壓馬路了。

閒逛了半小時李浩宇……有點搞不清楚狀況了。現在到底是什麼情況?女生小情緒?或者還在養傷?

很快,李浩宇就明白了。

昏暗天色下,朱鎖鎖咳嗽了一下,示意李浩宇趕緊過去。

好吧,原來如此。

原來朱鎖鎖喜歡刺激一點的。

早說呀!

…………

23shu8*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