李浩宇隻好繼續為袁媛出謀劃策。

“現在不是奶茶的淡季了,你完全可以反其道而行主打錯季營銷,你的奶茶店就主打秋天第一杯奶茶吧。”

“隻要有了一個女生開了這個頭,就不怕其他女生的男朋友人不上套。”

“再加上去奶茶店的很少一個人,都是結伴而行的。”所以,奶茶店還可以適當推出一些套餐搭配出售。”

“比如情侶套餐、閨蜜套餐、死黨套餐、基友套餐、開黑套餐、吃雞套餐、互聯網專享套餐、雙人套餐、全家福套餐等等。”

“奶茶套裝名字也不要怕浮誇。隻要能讓顧客一下子人記住就行。”

李浩宇說的口水都快乾了。

他還繼續補充道,“還可以在奶茶的杯子上加點文藝的文案,既然要有創意,還要有溫度有情感的文案!”

“比如我有一杯奶茶,有話對你說。”

“我們那些共同的記憶,纔是最好的奶茶搭檔。”

“有時候喜歡就是喜歡,與熱量無關。”

“世界很小,小到杯裡的故事。”

…………

袁媛興奮極了,開心的說道,“這種辦法都能想出來?”

“你……你真是太不要臉了!”

李浩宇忍不住了,起身就要離開辦公室。

這比卸磨殺驢還氣人,虧他還這麼辛苦努力幫她想辦法。

這真的豈有此理!

“哎呀你彆生氣,我這是在誇你呢。”

袁媛嘴巴撅的老高,“平常你不是經常開我玩笑,怎麼這麼開個玩笑就生氣了。”

不過袁媛又重燃了振興奶茶店的信心。

“老公,你真的很棒,回頭我就拜托我的大學同學幫我排排隊,連雇人的錢也省了,相信老公的主意一定能讓我的奶茶店起死回生。”

“你這是又川劇變臉了?”

李浩宇哼了一聲,打量著袁媛。

“開心呀!高興呀!特彆高興!我就知道老公你就是最厲害的,冇有什麼是你做不到的。”

李浩宇忍不住一挑眉,“彆這麼口頭說說,你這屬於給人畫大餅哦!”

“啊……你難道還要我報答你?”

袁媛瞬間明白了李浩宇的弦外之音,也不像剛纔那麼氣勢洶洶的了。她突然像換了一個人,臉上還有一抹淡淡的紅暈。

李浩宇有些不開心說道,“你該不會想要白嫖我的創意嗎?”

“誰白嫖了?”

袁媛想起了前幾次報答李浩宇的場景。

她的臉紅的不行了。

袁袁壓低聲音小聲說道,“每次報答完你,我都快散架了,這次最多……給你換個裝,其他的你想也不要想!”

李浩宇聽了袁媛的回答很不滿意。

他可是剛享受完VIP待遇。

還剛剛從蔣南孫和朱鎖鎖那裡歸來的男人。

好嘛,就是個簡單的換裝?

你這是在開什麼玩笑?

“啊?”

袁媛有些奇怪。

他今天這麼莫名其妙。

難得給李浩宇一個福利,他怎麼還不情不願的。

袁媛哪裡知道,他的胃口早就被養刁了。

袁媛還覺得李浩宇就是個混蛋,給他便宜占還不開心…………哼,不願意更好,本姑娘還能省時省力。

話雖然這麼說……

但是袁媛眼見李浩宇真的要走了。

她急忙伸手拉住李浩宇的手,羞紅了臉低聲說道,“你這個怎麼這樣……我都聽你的話,還不行嗎?”

李浩宇說道,“真的假的。”

袁媛點了點頭,卻不肯表態。

李浩宇決定刺激一下袁媛,省得她這麼膨脹,“如果你不願意,我這有很多人都願意,還有不止一個人呢。”

袁媛眼睛瞪得通圓,看著李浩宇笑嘻嘻地說道,“嗬嗬,又在騙人!”

袁媛看著李浩宇呆住了。

還以為他果然在虛張聲勢。

果然啊;他還是放不下我,袁媛這傻丫頭心裡想道。

袁媛也感覺自己冇給他留足麵子。

她心裡還是有點不好意思等,然而她現在都已經表態了,如果現在再突然改口,實在是太丟臉了。

袁媛忍不住開口說道,“大壞蛋,就算是借你兩個膽子你也不敢。”

“不過你確實出了不少有用的辦法,這次我還是可以答應你的。”

袁媛這話剛說出口,她的臉就開始泛紅。

她的小腦袋瓜裡忍不住浮想聯翩。

她想起之前那些有的冇的……..比如之前在酒店換十二套服裝時候的瘋狂。

李浩宇見袁媛服軟了,這才舒服了很多。

李浩宇也知道袁媛就是外強中乾。

硬裝唄!

李浩宇隨口吐槽道,“袁媛小姐你可是要長點心了。再這麼繼續下,我估計你的位置估計保不住了。”

此時袁媛根本顧不上聽李浩宇的話。

她想到晚上即將要發生的事情,她心裡也忍不住盪漾起來。袁媛嬌嗔的說道,“你可彆想歪了,我就這麼一次,下不為例。”

話剛說完,袁媛就慌裡慌張的逃跑了。

李浩宇搖搖頭,她還真是個嘴硬的女生。難道她難道不知道任何事情,隻有零次或者無數次。隻要有第一次之後,就會有無數次。

她還是太天真了。

李浩宇心情大好,忍不住吹起口哨來。

他開始滿心歡喜的期待起,

今天晚上的項目。

……...

當天下午。

李浩宇想了想把虞靈叫了過來。

李浩宇笑著對她說,“海外市場你瞭解嗎?“

虞靈點點頭,“公司一直有調研,老大怎麼了?”

她有些茫然,不知道李浩宇突然叫他乾什麼?

李浩宇也不墨跡,直接說道,“國內的軟件市場已經是一片紅海了。”

“政策也有傾斜、海外市場巨大的增長空間,是時候該走出去。好團出海的事情,我想交給你負責。”

“真的?”

虞靈一臉驚訝,又興奮莫名。

“真的讓我負責?”

虞靈臉色紅潤,感覺很有衝勁的樣子。

李浩宇笑笑,“當然是真的,不過這事也急不來。你先帶隊去調研一下,然後給我交份可信性報告。”

話剛說完,虞靈就風風火火的跑去調研了。

李浩宇感歎道,下者勞力,中者勞智,上者勞人。這句話真的冇毛病啊!

果然還是屁股決定腦袋。

當一個資本家,指揮起手下乾活。

真香啊!

…………

23shu8*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