果然處於賢者模式的男人。

思考起問題的時候,頭腦反而是最清晰的。

李浩宇突然想做點不一樣的事情。因為他聽到了一個有意思的小道訊息,精言集團好像遇到了不小的財務危機。

這在房地產行業來說:

其實本身並不是一件多麼稀奇的事情。

因為房地產本質上是一個金融產品,是一個槓桿的遊戲,主要靠借錢實現小馬拉大車、空手套白狼。

開發商比的並不是賺錢,比的是誰格局“負債累累”。

地產商們往往有一千萬資金就敢建一億體量的樓盤,他們要是有一個億資金就敢弄十億體量的樓盤。

葉謹言的精言集團自然也不例外。

聽說葉謹言的小日子,似乎過的並不好。

他的圖書館項目似乎發展的並不順利,即便冇有朱鎖鎖,楊柯也依然帶著團隊跳槽了,前段時間甚至連置業顧問的獎金績效也發不出來了。

就連李浩宇這個地產行業外的人,也聽說了精言集團的財務危機。聽說葉謹言在積極對接國外的投資公司尋求新的投資。

為此戴茜千裡迢迢的回到了精言。

這讓李浩宇忍不住合理懷疑。

戴茜這個人是不是還喜歡著葉謹言,要不是她怎麼會千裡迢迢的從外國回來,就是為了幫葉謹言解決燃眉之急。

她回國的第一件事,就是幫葉謹言聯絡了新加坡創捷投資公司。

不過融資進展應該並不順利,不然資金短缺的訊息也不會傳到李浩宇這邊。但李浩宇不認為,葉謹言這個老狐狸會這麼輕易失敗。

現在的精言集團看起來危機四伏,可葉謹言卻還是不緊不慢的,楊柯離開公司尋求更好的發展也算是人之常情,冇有什麼好說的。

可是楊柯臨走之前,還把葉謹言的財務總監給挖走了,偏偏還是在創捷投資公司稽覈精言集團的投資調研的時候。

這可不是一件小事,隨便就能忍下來的事情。

再說以葉謹言多年的聲望和手段,就算不放話在地產界封殺楊柯,葉謹言想給一個新成立的地產公司填填堵,還是很容易做到的。

甚至不需要他親自動手,讓手下的人就能不動聲色的完成。但這個葉謹言老狐狸的不動如山,反而讓李浩宇覺得很遺憾。

葉謹言太會演了,他會不會是一直在謀劃一盤大棋?

要知道早年的葉謹言,就是一個理想主義者。

但是他卻並不迂腐,著急實現自己的理想。

他知道路要一步一步走,所以他收起了高傲,學會了低頭,甚至成為了一個他最討厭的商人,但做的非常成功。

葉謹言為此甚至放棄了誌同道合,甚至還有點小曖昧的戰友戴茜,他當時選擇了更加能賺錢的唐欣。

如果李浩宇不是有著種種優勢。

李浩宇捫心而論,他覺得自己很難比得上葉謹言。

然而就是這樣的一個人,怎麼會輕易被人打敗?

他現在到底是怎麼想的?

這個葉謹言到底在下默默下什麼棋?

這一切都讓李浩宇感到十分好奇。

不過即使葉謹言有什麼暗手,也很難威脅到李浩宇。畢竟即便計謀再巧妙,還是擋不住金錢的鐵錘。

李浩宇跟葉謹言麵對的董事會不同,也跟那些房地產開發商不同。

他有著無與倫比的流量和資金優勢,甚至還背靠著好團這個體量的巨頭互聯網公司,本身已經處於不敗之地了。

李浩宇就算和葉謹言和他的精言集團硬碰硬,也吃不了什麼大虧。

李浩宇分析完一通,這才放下心來。這樣也可以放心去和葉謹言過兩手了。

畢竟冇有對手的日子那得多無聊啊!

李浩宇主意已定,他就不再彷徨和猶豫了。

李浩宇看到了床邊的袁媛穿著性感的“戰衣”在睡覺,可是當時他正在想事情,冇有顧得上寵幸她。

現在可是冇啥事,又已經養精蓄銳一番了。

他終於可以再好好享受一番了。

李浩宇不斷騷擾著袁媛,終於把她從睡夢中弄醒了。袁媛卻趴在床上不肯起身,整個人呈現“人”字狀,併發出了抗議。

“我還冇睡醒呢,你要做就快點。”

李浩宇:“……”

他本來想著要不就這麼算了。

可是李浩宇又轉念一下。

反正這種情況反正也冇試過。

也許彆有一番滋味呢?

李浩宇憋著一口氣,“試試就試試誰怕誰,要是袁媛這樣能睡著,纔算她厲害!”

隨即,李浩宇一個轉身。

他開始匍匐前進……

……...

同一時間。

精言集團,辦公室裡。

範金剛在一旁認真工作著。

突然葉謹言一手拿著一瓶紅酒,另一隻手拿著一個水晶杯就自顧自地走出來了。

範金剛一臉驚訝的問道,“葉總,一會就要開董事會了,不能喝酒呀!”

葉謹言冇有理會範金剛的勸阻。

反而自己倒滿了一杯一飲而儘。

他反而淡定地說道,“公司有規定,上班時間不能喝酒,可是一會董事會上,我就要正式提出離職了。

“辭職報告我已經打好了,所以今天是個例外。”聽了這句話範金剛明顯遲疑了,他轉過頭死死盯住葉謹言。

範金剛冇有說話,但還是從喉嚨眼裡發出了一點疑問。

他顯然被這個訊息給震驚了!

於是範金剛拐彎抹角發表意見說:“我有句話不知當講不當講?”

葉謹言頭也不抬地說道。

“不當講,你就不要講了。”

範金剛趕緊說:“那我還是要講。”

範金剛實在忍不住了勸阻道葉謹言,“葉總為什麼啊,難道是因為楊柯那個白眼狼?”

“如果是那個混蛋玩意,根本冇有必要走這一步啊,不就是失敗了一個項目嗎?”

葉謹言嚴肅地說道,“你聽說過有人因為說話太多,而氣絕身亡的嗎?你還聽說過有人因為聽人說話太多,而生不如死嗎?”

“葉總我知道了,我不說了。”

範金剛跟隨葉謹言許多年了,

他也很瞭解葉謹言淡定脾氣秉性了。

隻要葉總決定的事情還親口說出,那就算有九匹馬都拉不回來。現在葉謹言明顯有點生氣了,範金剛更得小心翼翼的行事。

不然指不定哪一句就說錯了。

葉謹言又得大發雷霆。

葉謹言說道,“我走了,你要怎麼辦。”

範金剛說道,“這還用說,你去哪我去哪。”

葉謹言吐槽道,“你彆跟我玩這套感情的小把戲,擺出一副你離不開我的樣子。”

範金剛一臉認真的說道,“你弄弄清楚好嗎?不是我離不開你,我是怕你離不開我。”

葉謹言給範金剛前麵倒上了一杯酒。

“知道你平常不喝酒,不過今天你還是得陪我喝一杯。”

這次範金剛冇有多話。

他直接接過酒,一飲而儘。

………….

23shu8*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