雖然很紮心,但這確實是殘酷的現實。

國人缺乏讀書場地,已經挺長時間了。

葉謹言繼續說道,“我也冇那麼高尚,我也是個商人。情懷固然要有,但是當不了鈔票去花,我們做生意的人,當然要講究效益。”

聽到這裡,李浩宇才點點頭。

葉謹言終於不說那些虛頭巴腦的了,李浩宇相信這些話是葉謹言內心的真實想法。

因為這些話很有人情味。

不過葉謹言似乎禁不起誇一樣,冇多長時間他又舊態複燃了。

葉謹言點了一根菸說道,“社區一邊麵臨著大眾需求的不斷解構,一邊又亟需個人需求的重新定義。與我們見慣了的日益趨同的商業綜合體相比,承載著更多期待的社區空間纔是未來住宅的主流。”

李浩宇雖然不像葉謹言這樣執著於圖書館。

但他覺得商業圖書館確實並非死路一條,甚至發展前景也並不差。

後世位於城市核心商業區、產業園區的書店、圖書館忽然就火爆了起來,還成為吸引各路網紅前來打卡的拍照聖地。

很奇怪嗎?其實不然。

背後道理很簡單,不管經濟如何發展,人如何變化,有一個客觀規律擺在那裡。

我們缺什麼,什麼就珍貴,什麼就有市場。

什麼史上最孤獨圖書館,什麼最美鄉村圖書館,全國最大的藝術圖書館,這些網紅圖書館甚至成為了繼商場、鞋城、茶莊、墓園之外的第五大城市新5A景點,正在統治起短視頻的旅遊推薦榜單。

儘管遊客的數量可能比讀者還有多的多,可是他們不都是活下來了。

葉謹言點燃了一根菸,吐出一個菸圈說道,“但是現在我不想做圖書館了。”

這讓李浩宇一愣,轉變這麼快嗎

李浩宇剛想安慰一下葉謹言,說些追求理想的道路上,前行者總是孤獨的…………

幸虧李浩宇還冇說出口,不然他的臉往哪放。

李浩宇說道,“那老葉你的新理想是什麼,你該不是要建一個烏托邦吧。”

葉謹言笑了笑,“說是烏托邦還真冇什麼大問題,我想做一個線上的房產烏托邦。”

李浩宇忍不住被茶水嗆了一下,不用這麼給他麵子,他真的隻是隨便說說而已。

李浩宇問道,“怎麼建?”

葉謹言說道,“魯迅也說過在舊社會,學醫救不了人。我就算建成圖書館,也改不了什麼。”

“所以我要把房子從線下搬到線上,做一個不吃差價、建樓盤字典讓用戶一目瞭然、推真房源、做一個居住服務平台。”

李浩宇感覺這個話很熟,但是他一下子又想不起來在哪聽過。

李浩宇冇有想打……這個葉謹言心這麼野!

要知道房產行業魚龍混雜,冇有一家企業可以占據主導地位。

虛假房源更是行業頑疾了。

要知道房產數據采集和數據庫建立,難度可不是一般地大。

想要獲取用戶的房產數據,說一句難以上青天可一點也不誇張。

葉謹言想做的事情,簡直是一個不可能完成的任務。

李浩宇這次來找葉謹言,本來是看看能不能撿個漏。

以葉謹言的能力和手段如果能拉進好團,那麼不說後顧無憂至少李浩宇能輕鬆很多。

不過聊了一會,李浩宇就放棄之前的想法了。

葉謹言明顯是想再次創業的,李浩宇也是接著開玩笑借坡下驢了,斷絕了邀請葉謹言加入好團的想法了。

可是李浩宇冇有想到……葉謹言要做的房產交易平台!

竟然還是要整合所有的線上房源!

這是什麼行業?

剛剛起步,每個十億八億資金根本就玩不轉。

到了後期,燒錢的速度想想都讓人害怕。

這簡直是個無底洞,成功了當然一飛沖天,萬一要是衝動投資了……李浩宇都不敢往下想。

葉謹言這個瘋子,還真是敢想!

李浩宇忍不住潑冷水,問出了那個萬能的投資人問題。“那麼你如何保證你能活下去,你的企業贏利點又是什麼呢?”

葉謹言則是一臉淡定地說道,“隻要創造了價值,盈利是早晚的事兒”

“對商業來說,盈利根本不重要,你提供的價值是最重要的,價值是組織成長帶來的,要持續不斷地創造屬於你這個組織真正的價值,為消費者創造真正的價值,隻要你創造了價值,盈利不是早晚的事兒嗎”。

行啊,李浩宇忍不住要拍手了。

也就是葉謹言能理直氣壯的說出這種話了,要是一般的創業者說出這種話,早就被投資機構掃地出門了。

不過這時候,李浩宇想起來當初他創業的時候。

似乎,也曾經對投資人說過類似的話。

葉謹言接著說道,“走捷徑很容易,但它是錯的,一般情況下,對的事情都很難。有時候你搞不清楚什麼是難而正確的事,那就去選最難的一條路”。

聽到這裡,李浩宇不由沉默了。

李浩宇已經看出來了,葉謹言這次很認真。

因為他在說這番話的時候,眼裡有光的。

葉謹言發出了致命一問,“我知道這個事情很難,在現在的你看來我這決定可能是很不理智的。但是我相信時間會給出最好的證明,今天我想邀請你一起加入,打造一個全新的房產交易模式。”

“全新的模式?”

“冇錯,協同 傭金分配。”

葉謹言繼續說道,“我絕不是一時衝動決定的,這個新模式的優點就在於,如果平台可以打造成功,以前的競爭者變成了合作者。”

“還可以將購房、租房用戶、房產開發商、中介從業人員以及其他參與者都納入到這套係統裡麵,形成多方利益互綁。”

李浩宇點了點頭,這是典型的平台思維。

如果平台真的可以做成的話,未來的估值簡直不可限量。

但是其中的風險也相當地明顯。

李浩宇忍不住深深地吸了一口氣。

葉謹言還真是拋給他一個難題,他到底要不要投資呢“”

他突然有點懂了。

徐新和熊曉鴿麵對他要錢時候的感受了。

還真是讓人進退兩難,葉謹言也不再多說,等待著李浩宇的決定。

沉默許久,李浩宇還是開口。

這項目我投了!

23shu8*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