李浩宇的空閒資金瞬間被清空了。

甚至還填不上,葉謹言那邊的資金窟窿。

他算是徹底被葉謹言一個人榨乾了…..出了精言集團大樓,習慣了大手大腳的李浩宇,已經感覺有點不對頭了。

他好像真的被葉謹言忽悠上頭了,他的投資教父計劃莫名其妙變成豪賭他能否創業成功了。

李浩宇也是被逼的冇有辦法了,隻能打電話讓沈曼玉向合作銀行聯絡了,看看能不能先貸上一筆款項。

他一次性要拿出上億的投資,這確實很嚇人,為了分擔投資壓力,李浩宇計劃多找幾家銀行看看能不能貸上幾筆款,好歹能緩解一部分資金壓力。

回到家的袁媛,看著李浩宇在辦公桌前愁眉苦臉的樣子,驚訝的說道,“你不是去看熱鬨去了嗎?怎麼現在還愁眉苦臉的”

李浩宇一臉無奈地說道,“所以說做人要低調,冇事不要出去看熱鬨,搞得我現在作繭自縛了。”

李浩宇拍了拍旁邊的椅子,讓袁媛坐過來,接著說道,“看來我之前還是太順利了,結果還是有點飄了。”

“房地產這麼燒錢的行業我都敢碰,不過好歹負責人還有那個老狐狸,多少還是有點成功的機會。”

“老狐狸是誰?該不會是哪個女生吧?”

袁媛一臉警惕的說道,莫名其妙的戒備了起來。

李浩宇聽到袁媛的話有點驚訝,笑著說道,“喲不錯哦,現在有了危機感了,還知道擔心一下了。”

他咬牙切齒的說道,“不過你放心,這次的投資對象是個半截入土的商場老油子。”

袁媛抱著李浩宇,“我這是不是關心你了,又向銀行貸款,又神神秘秘的我還以為你被哪個狐狸精迷上了。”

袁媛輕輕脫掉了高跟鞋,直接把大腿搭他的身上繼續問道,“你不是都已經財務自由了,為什麼還要投資彆人呢?”

“做好自己的事業不就夠了嗎?”

麵對送上門的福利,李浩宇當然不會客氣欣賞把玩的同時,他感慨著說道。

“投資彆人當然是截然不同的感覺了,以前都是拚了命地賺錢,可是很多錢都是給彆人賺了。多虧的慌!”

“但是投資彆人就不同了,除了給他們錢和資源,剩下都得他們自己操心。我就可以坐收漁翁之利。”

“等到他們上市成功的一天,幫我賺錢不說還得感謝我。”

李浩宇接著說道,“你知道嗎?有個研究報告說,人做不同的事情都會分泌多巴胺,多巴胺分泌的越多,獲得的快樂越多。”

“但是結果很意外,投資交易帶來的快樂居然比愛情還要高了一倍!

袁媛一臉懷疑的問道,“你是不是又在信口胡謅,哪裡有這麼離譜的研究。那些研究機構真的這麼無聊嗎”

袁媛覺得李浩宇基本冇什麼缺點,就是太愛騙人,還有一些喜好太奇怪了。

李浩宇摸了摸袁媛的俏鼻,“哈哈還真的學聰明瞭一點,投資是我信口胡說隨便加的。”

“不過這個研究確實是真的,不同事情帶來的多巴胺確實是不同的。就像你們女生吃甜點就會開心一樣。”

聞言。

袁媛瞬間聯想到了什麼。

她繼續問道,“那麼排第一件的事情……..該不會是那件事吧?”

李浩宇哈哈一笑。

“恭喜你,居然還學會搶答了。第一件事情就是男女之間的男歡女愛。”

李浩宇接著說道,“不過這次投資我確實冇有十足的把握,市場競爭激烈不說,房地產市場更是混亂不堪。就算失敗也不是什麼稀奇的事情。”

袁媛聽到這裡算是看明白了。

說到底還是他自己的野心太大了,永遠想得到更多,不然單靠好團,李浩宇後半生就已經冇什麼顧慮了。

袁媛淡然的說道,“其實我覺得你,冇有必要把自己搞得這麼累。”

“不過我也冇資格來說你,我連一個奶茶店都開不好。你就隨便去折騰吧,反正折騰累了我都在家裡等著你。”

李浩宇起身放鬆了一下,然後一把抱住袁媛感動地說道,“這小嘴甜得,弄得我都有點感動了,那你陪我去洗個澡一起放鬆一下吧。”

袁媛抱著李浩宇的腰。

袁媛對李浩宇說道,“你先讓我把作業弄完好不好?今天教授佈置了功課,明天下午上課就要收,等我弄完再好好陪你。”

李浩宇喊了她一聲,“不行,先聽我的。”

袁媛現在越來越有成熟的韻味了,現在二十出頭就像漸漸成熟的蜜桃了,她穿著白襯衣,黑裙子,前凸後翹誘惑十足,讓李浩宇都控製不住了。

李浩宇說道,“以後去學校不用穿的這麼正式,隨意一點就行了。”

“嗯。”

袁媛表麵順從地點點頭,心裡卻不以為然。

衣服嘛,總歸還是要穿的漂亮一點。

彆看李浩宇嘴上這麼說,但是他的眼神從來冇離開過,這就是最好的證明瞭。她是天真,可是她也不傻。

還是要保持對男友的吸引力才行。要讓男朋友覺得你更美,就要先拒絕他,然後再滿足他。這樣男友就會加倍快樂!他還覺得你比以前更加漂亮!

這是袁媛的小心思,也對李浩宇更是屢試不爽。

李浩宇的目光確實冇有離開袁媛的裙子,因為這個角度很巧妙,若隱若現地反而更讓李浩宇心癢難耐了……

就在李浩宇想再看一下,她一移動,李浩宇的視線一下子擋住了。

李浩宇忍不住一慌,還以為自己被髮現了。

但轉頭看袁媛神色如常,也就放心下來。

袁媛繼續說道,“我想現在倒是有點好奇了,那個葉謹言到底是什麼人,居然能從你手裡拿到這麼多錢,我一直以為隻要你忽悠彆人,冇想到這次你也會中招。”

李浩宇笑道:“常在河邊走哪有不濕鞋,再說了這就是投資行業呀。投資,可能是我這輩子最後一份職業。”

袁媛整理了一下被李浩宇弄亂的衣服,搖了搖頭說道。

“你這個人滿口胡言亂語,還真的挺適合投資行業的。我聽說投資行業裡冇有一句真話,是說謊者的天堂。”

“謊言?”

“聽說投行裡麵都是卷王、明爭暗鬥、007、權錢交易……總之不是人乾的行業。”

李浩宇很驚訝地說道,“你這都是從哪聽來的?”

袁媛冇有回答,起身就要離開。

說時遲,那時快。

李浩宇的眼神瞬間敏銳了起來,抓住了一閃而過的機會,完成了驚鴻一瞥。

嗯,居然是紅色的!

有點騷啊!

這還想逃之夭夭。

想的也太美了。

先把作業交了再說吧。

……..

23shu8*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