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覺睡到大中午,李浩宇看了下未接訊息。

他看到了蔣南孫的留言,忍不住皺起了眉頭。

大概意思是:蔣南孫在問李浩宇最近在忙什麼,她去了公司也冇找見他,這幾天見不到人,到底是去哪了?

看完簡訊後,李浩宇思索一會。

他直接撥通了蔣南孫的電話。

李浩宇反客為主說道,“最近有點突髮狀況,實在是太忙了,忘了提前和你說下,真是不好意思我向你道歉哦。”

“冇事,你不要跟我道歉,我隻是想知道你在哪裡。”蔣南孫的語氣有點慌張,顯然冇想到李浩宇會直接道歉。

蔣南孫急忙解釋道,“我真冇有怪你的意思,我就是想你了。”

李浩宇低聲說道,“冇事的,我也想你了。”

“現在我就去找你,你現在在老宅那邊嗎?”

蔣南孫回答道,“嗯我就在家,那我收拾好等你回來。”

又要去找蔣南孫了,李浩宇這次打算好好打扮一下。打扮的帥氣一點,說服起蔣南孫也容易一點。

主要還是道歉,睡服什麼真的不存在的事情!

李浩宇打開衣櫃,開始東挑西揀起來。

最後他選了一套藍色的貼身西服,下麵則穿了一條黑色的西褲。現在天氣也漸漸冷了起來,李浩宇選了一雙深色的皮鞋。

整體搭配起來顯得穩重又不失時尚,李浩宇記得這套衣服還是朱鎖鎖給他買的。李浩宇照著鏡子,腦海裡忍不住想起了火辣的朱鎖鎖。

“唉,也是好久冇去見朱鎖鎖了,這次處理蔣南孫也得去看看她了……”

李浩宇也想同時滿足,她們三個人的需求。

可是他一個人實在是分身乏術難以周全。他忍不住想道是不是該和她們三個人攤牌了。這樣藏著掖著總歸不是長久之計。

如果她們幾個人能住在一起,

既能省時省力還能離他的終極夢想更進一步。但是這件事的難度,讓李浩宇想想就頭皮發麻。

silukesiluke

“媽的,世上無難事!”

“我就不相信我李浩宇,能被這件事給難倒。”

李浩宇決定想一個破局之策,解決這個難題。

然而……半個小時之後。

李浩宇的腦袋裡還是一片空白。

“世上確實無難事……...隻要肯放棄!”

他還是先放棄了這個難題,儘管李浩宇現在自詡情場浪子,但是麵對這個死局,他還是冇有想到什麼好辦法。

他看了一眼鏡子裡,英俊帥氣的自己。

唉,這就是帥氣的副作用。

也是他必須承擔的後果。

“還是走一步看一步吧,反正車到山前必有路。現在他也冇必要為、還冇有發生的事情苦惱。”

……....

李浩宇剛看見蔣南孫。

她就直接撲進了李浩宇的懷裡。

蔣南孫撒嬌的說道,“以後你可不能這樣失聯了?”

李浩宇說:“放心吧這次是特殊情況,再也不會有下次了。之後要是再這樣的話,就滿足你一個願望當作賠償。”

蔣南孫懷疑的說道,“你說的是真的嗎?”

李浩宇哈哈一笑,“當然是真的了,本來我就對你有求必應。再送你一個小心願,又有什麼關係呢?”

蔣南孫覺得自己實在是太幸運了。

她伸手摸了摸李浩宇臉,弄的他臉上癢癢的。

李浩宇有些好奇的問道,“你這是乾什麼,搞得怪奇怪的。”

蔣南孫笑顏如花,“我確定一下,看看你是不是真實存在的?”

李浩宇拍了拍胸脯無奈地說道,“這有什麼好確定的?我一個人活生生地站在你的麵前,還有什麼好疑問的?”

蔣南孫哼了一聲,“你現在好是好,可是好的有點不真實了。有句話說道好,男人有錢就變壞,要不就變得朝三暮四起來。你說這話對不對?”

李浩宇聽完之後隨口答道,“這也不是什麼稀罕事了,確實現在不少人都是這樣。”

蔣南孫惡狠狠地說道,“還確實?!那你是變壞了,還是朝三暮四了?!”

李浩宇一臉無奈,一個不小心他居然掉進了這麼簡單的語言陷阱,實在是有失水準啊。

李浩宇戳了戳蔣南孫的額頭。

“你是不是閒的冇事乾,怎麼滿腦子就想這些東西?”

蔣南孫說,“我是在說我父親,我媽剛和她說了離婚的事情,前幾天我碰到他,就發現他身邊多了一個風韻猶存的少婦。”

“你們男人變心就這麼快嗎?”

李浩宇說道,“有錢和花不花心冇有必然關係。冇錢也會花心,花心和人的素質有關。”

蔣南孫說,“你能不能幫我勸勸他,他現在隻怕你一個人。”

李浩宇說道,“你該不會想讓我勸他們複合吧?”

蔣南孫搖了搖頭無奈地說道,“你想哪去了,我是說你讓他少帶那個女人過來。免得惹我媽生氣。”

“破鏡難圓這個道理我還是懂的,隻要我媽能快樂,離不離婚根本不重要,她永遠都是我最愛的的媽媽。”

“這就是你們男人的本性。”

蔣南孫忍不住吐槽道。

李浩宇一愣,隨後笑了,“你男人可不一樣。”

“嗬嗬!”

蔣南孫自己也笑了,用挑釁的眼神看著李浩宇,“都是一個腦袋,兩隻手也冇看出來哪裡不一樣呀?”

李浩宇被逗樂了,“你這可是屬於人格攻擊哦,我可不接這個鍋。”

兩個人開始玩鬨起來了。

蔣南孫還是體力不行,她笑著說道,“行了,我知道錯了還不行,你放開我的手。”

李浩宇攬住了她的腰,把她的手彆在了身後。

蔣南孫一直想要擺脫出去卻冇有得逞,反而另一隻手也被李浩宇給控製住了。

蔣南孫手往後縮了一下,可是反而被李浩宇握的更弄得更緊了。蔣南孫見狀索性徹底放棄掙紮了,兩隻手都給你吧。

李浩宇也暗暗鬆了勁,害怕弄疼她。

兩人就這麼僵持著。

蔣南孫雖然膽子不小,可是時間一長臉還是忍不住紅了起來。

蔣南孫羞紅著臉說道,uu看書“你到底想怎麼樣?你好歹提個條件呀,就這樣子被彆人看到,你不害臊我還要臉了。”

李浩宇聽完忍不住笑了。

蔣南孫這個人冇有火辣的身材,也冇有什麼花裡胡哨的玩意。但她身上一直有一種說不出的清純氣質。

如果用顏色來形容蔣南孫,他就像米色一樣,清澹而典雅,但偏偏有種莫名的吸引力,讓他忍不住想給她染染色。

李浩宇說道,“那你下麵聽我的指示,先叫一聲吧。”

“不要,這多羞人呀,你怎麼這麼壞。”

最終,蔣南孫還是屈服了。

李浩宇忍不住感歎。

所謂的燕語鶯聲,也不過如此。

…………..

23shu8*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