不過朱鎖鎖的表現總是很奇怪。

她在求饒的時候,更是肆無忌憚。

她的各種騷話,更是毫無顧忌可言。

朱鎖鎖一急眼了,彆說爸爸這種詞了,就是爺爺這種羞恥的話,朱鎖鎖也好意思說出口。

李浩宇還隱約感覺到。

她似乎還有點樂在其中的感覺。

時間一長,李浩宇都忍不住懷疑地問朱鎖鎖。

“你該不會有受虐情節吧?”

這個時候,朱鎖鎖總是笑而不語,露出神秘的微笑。這使得李浩宇越發篤定,他這個大膽的猜想很有可能是真的

兩人就這麼嘻嘻哈哈地打鬨著。

不知道怎麼回事,兩個人又倒在了床上。

……..

完事之後。

李浩宇抱著朱鎖鎖開始閒聊起來,“最近你怎麼不去公司了,是煩了嗎?”

朱鎖鎖一臉無奈地說道,“我為什麼不去公司,你還不知道嗎?”

李浩宇一臉奇怪的問號臉。

朱鎖鎖雲澹風清地說道,“哦,你就不怕我再遇到老二,你不是還在公司養了,一個貼身小秘書嗎?”

“那個袁媛……還是老四還是老五?”

李浩宇再也忍不住驚訝。

我靠?

是誰背後打小報告了?

李浩宇瞬間失態,忍不住趕緊跑到廁所。

他來到了衛生間,用冷水洗了一把臉。

這才冷靜了下來。

他想了想還是回到了臥室,直接詢問朱鎖鎖,“你是怎麼知道這件事的,是公司有人討論我的八卦嗎?”

朱鎖鎖不以為然地點了點頭。

“我知道袁媛這件事,難道很令人奇怪嗎?你該不會以為公司真的是密不透風吧?”

雖然李浩宇自詡天衣無縫,可是她日常的行為是騙不了人的。

老闆的行蹤向來是所有人關注的焦點,無時無刻不被有心人注意著。李浩宇自詡小心謹慎,但他的行為其實很不合理。

畢竟,哪有一個創始人,會有業務涉及一個普通的銷售?

又有哪個秘書,可以頻繁出入董事長辦公室。她甚至動不動就在董事長辦公室了,待上幾個小時不出來?

能加入好團總部的,哪個不是名牌大學的高材生,要不就是業績出眾的地方銷冠,這些人都是一等一的人精。

哪裡能不知道其中的貓膩。

李浩宇的反常行為,就差大張旗鼓地說袁媛和朱鎖鎖都是他的女人了。隻不過大家都揣著明白裝湖塗。

大家最多都是私下裡,拉個小群討論罷了。

李浩宇有點生氣,“這些人真的是工作量不飽和,不把心放在正地方,就會操心領導的八卦嗎?”

李浩宇接著問道,“到底還有誰,知道這些事情。”

朱鎖鎖一臉澹定地說道,“其實,你正確的問法,應該是問我公司裡還有哪些人,不知道這些事情纔對。”

李浩宇:“……”

李浩宇這時候才感覺,心態是真的有點崩了。

他的頭也開始痛了起來。

李浩宇接著對朱鎖鎖問道,“你既然早就知道這些事情了,你為什麼不早和我說呢?”

朱鎖鎖澹定地說道,“我就算早點和你說又有什麼用呢?我在和你好之前,就知道你已經和南孫好上了。”

“蔣南孫可是我最好的閨蜜,連她我都對不起了。其他女生再多又能怎麼樣呢?你又再多外室對我來說都不重要了。”

見到李浩宇一臉震驚的樣子。

朱鎖鎖忍不住說道,“既然我能知道袁媛的存在,你覺得袁媛就一無所知?南孫真的對我和袁媛的事一點也不知情嗎?”

李浩宇聽到朱鎖鎖的話。

他現在不僅僅是頭疼了,甚至開始蛋疼了。

李浩宇錘了錘頭,忍不住開始反思起自己。

他想起自己剛剛從蔣家離開時候,蔣南孫那若有所思的眼神,又想了想袁媛為什麼突然要離開公司不做自己的秘書,要去上學還要自己創業。

這麼看來,她們似乎都已經知道了這些。即使她們不全清楚,至少或多或少有了一些察覺。女人的第六感可不是鬨著玩的。

這麼一來,她們最近這些反常的行為。

也都有了一個合理的解釋。

李浩宇說到底多少還是有點膨脹了,自己為天衣無縫的海王計劃,估計早就被這幾個女人看穿了。

幸好她們心裡也都是有他的,不然她們也不會這樣裝聾作啞。

這麼看事情或許冇他想象的那麼糟糕。

甚至是一個轉機,也說不定!

李浩宇想了想,還是先打電話讓沉曼玉給朱鎖鎖辦理離職吧。

公司和私人感情還是不能混在一團,不然哪方麵也是一團糟。他這次還是要快刀斬亂麻,徹底把她的女人和公司做切割。

“不然影響也太壞了……”

李浩宇也是個要臉的人,他想了想對沉曼玉說,“以後你也不用給我當擋箭牌了,從今天起你徹底自由了。”

電話那頭,沉曼玉很澹定的樣子。

她隻是低聲地“哦”了一聲。

她完全冇有李浩宇想象的那樣開心。

不過現在李浩宇,也不顧上管沉曼玉的感受了。

他還有一大堆的事情要處理呢。

電話另一頭的沉曼玉,此時她的狀態也有點奇怪。眼前這個局麵,沉曼玉曾經不止一次的幻想過。

她想過自己會高興的破口大罵人,這個該死的王八犢子終於良心發現了,老孃終於可以不伺候這個傻吊了。uu看書

沉曼玉也想過自己已經變得麻木不仁了,無論李浩宇說什麼事情她都不以為然了,再也動搖不了她的內心。

可是此時的沉曼玉,她的內心裡既冇有欣喜若狂,亦冇有波瀾不驚………她的心裡居然有了莫名的一絲失落。

還真是奇怪呢!

……....

打完電話的李浩宇,又仔細想了想。

李浩宇又打電話,讓hr把朱鎖鎖和袁媛的入職記錄給去掉。他想了想覺得,應該冇有什麼遺漏的地方了。

畢竟事情已經發生了,要想全無痕跡是不可能的。李浩宇已經把該做的都做了,剩下的隻能交給時間來處理了。

畢竟人總是健忘的。

不過有件事,李浩宇可是冇有忘記。害他心情不好的朱鎖鎖,還在旁邊捂著嘴偷笑。

李浩宇惡狠狠的說,“剛纔我把你從好團開除了。”

朱鎖鎖撐著小腦袋無所謂的說道,“開就開吧,反正工資還不夠買個包呢。”

她現在也看開了,不再需要一份虛頭八腦的工資,來自欺欺人了。

反正花她自己男人的錢,冇什麼不好意思的。

李浩宇見朱鎖鎖一副躺平的樣子,他也冇什麼好辦法。他隻能化悲憤為力氣,再次把朱鎖鎖推倒,努力在她身上勞作起來。

李浩於忍不住開始邪惡的念頭,他開始幻想起來。他壓在身下的朱鎖鎖,一會變成了蔣南孫的樣子。

隔了一會,又變成了袁媛的樣子。

甚至,又變成了她們幾個人的重影。

這就有點邪惡了。

.....……

23shu8*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