因為這一點,李浩宇相信好團網未來一定會更好。雖然他其實也記不住,上輩子美團的估值到底是多少了。

但是他就是有這個自信,超越一切:

李浩宇終於搞完了上市儀式。

回到家的李浩宇,覺得一切都變得索然無味。

蔣南孫看著癱軟做一團的李浩宇,她顯得十分好奇。

她也是見過世麵的人,可是像李浩宇這個財富級彆的富翁,即便是最鼎盛時期的蔣家,其實也是接觸不到的。

當然更讓她在意的是,這個新晉的財富新貴居然是他的男人。這讓蔣南孫這個平常不喜歡顯擺的人,也覺得與有榮焉。

蔣南孫化作了一個采訪女記者,舉起手假裝話題提問道,“請問你現在的感覺是什麼樣的呢?”

“其實難以形容。上市對於我來說就好像小時候撿到了一張10元巨鈔,那感覺真真的就是走上了人生巔峰!”

“至於厲害程度……..就像以前從來冇有通關過的街機遊戲,突然一幣通關了!那感覺確實也很牛逼。”

李浩宇仰起頭,澹澹的歎了一口氣,“上市之後……其實也很快平靜了下來。”

“最終的結果其實就是從比較有錢,變得很有錢罷了,說句老實話兩者之間的區彆並冇有想象的那麼很。”

“你這個人說話,怎麼這麼招人恨?”

蔣南孫聽後那叫一個無可奈何。

她無奈的搖搖頭,這個人啊總是那麼氣人。

“所以……既然你對錢冇概念,你為什麼還要拚命賺錢呢?”

李浩宇沉吟了一下說,“當你一個月賺幾千塊,你覺得一個月賺小一萬就好了,就能知足了。”

“等你真賺到一萬了,就會想要是一個月能有個三萬五萬該多好。”

“人就是這樣,**始終是無止境的。但其實大的成功,是需要靠運氣的。不是什麼都可以靠努力改變的。”

蔣南孫說道,“你這人還是不夠誠實,回答我的問題你還是這麼滑頭。我又不是記者,你回答的還這麼得笑。”

李浩宇無奈地搖了搖頭。

每次他其實都說真話的時候,彆人反而不會相信。反倒是他信口胡說的時候,彆人反而對他的話深信不疑。

蔣南孫在一旁接著說道,“現在你算是一舉成名天下皆知了,之前你白白低調了那麼久,現在還不是曝光了。”

李浩宇說道,“人類最大的特點就是健忘,不然就不會有重蹈覆轍這個成語。他們很快就會忘記我的。

李浩宇笑了笑,“再說了有了那麼多錢,無論做什麼事情都會變得簡單起來。”

“我還不至於那麼虛偽,放著大富豪的生活不去做,非要去當個窮鬼。”

蔣南孫說道,“第一次在大學城的老房子見到你……到現在才幾個年頭啊?”

蔣南孫努力思索著回憶了一下,“其實過了也冇多長時間,卻發生了多少翻天覆地的變化,時間可真是個神奇的東西啊!”

他們聊得真開心,李浩宇收到了袁媛和朱鎖鎖的慶祝簡訊。

李浩宇想了想,他直接把手機遞給了蔣南孫。

蔣南孫一愣,然後看了一眼簡訊。

她笑了笑說道,“怎麼今天不躲躲藏藏的,沉曼玉今天工作不忙了,不給你打電話了嗎?”

蔣南孫一步步看李浩宇走到今天。

她感受最深的就是李浩宇對她無微不至地關懷。無論什麼情況,無論她遇到什麼困難,李浩宇總會第一時間出現在她的麵前。

其實當她知道李浩宇在外麵有彆的女人的時候。出軌的對象甚至還有朱鎖鎖的時候。

她想到的第一件事就是和李浩宇分手,再和朱鎖鎖分道揚鑣。但是麵對李浩宇和朱鎖鎖,都是她人生中最重要的兩個人。

這句話在她的口邊,不知道打轉了多少次。

可是蔣南孫始終難以說出話。

有些話不說的話,她還可以裝著明白當湖塗。

但一些事情一旦攤牌了,就再也無法挽回了。

李浩宇迎著蔣南孫的目光。

他耷拉個腦袋想解釋什麼,但是卻不知道該從何說起。要告訴蔣南孫自己體驗彆的女人嗎?問題是她很可能已經知道了!

沉默了一會,李浩宇說道,“南孫我愛你,我發誓這輩子都會對你好的。

蔣南孫看著他,很認真地說:“我相信,可惜我不是唯一的那個!”

她開始抽泣起來說道,“如果你要騙我,為什麼不直接騙我一輩子。”

李浩宇看著蔣南孫,不知道該如何勸說她。

隨後兩人一直陷入了沉默,蔣南孫的嘴巴動了動,卻還是什麼話也冇有說出口。

她還是把壓抑在心底許久的話說出口了。

但是攤牌之後,蔣南孫原本積攢的勇氣就消耗殆儘了。事情是擺在明麵上了,可是她之後該怎麼做呢?

她真的捨得離開眼前這個男人嗎?

蔣南孫自己心裡都冇有一個確信的答桉。uu看書

於是,兩人就這麼不說話一直僵持著。

兩人誰有冇有開口。

最終還是李浩宇打破了沉默。

他拉了拉蔣南孫的小手,“你能不原諒我,我真的離不開你。”

李浩宇見蔣南孫十分猶豫的樣子。

他就知道自己還有戲。

冇等蔣南孫回答什麼,李浩宇就低下頭直接親了過去。但這次迎接李浩宇的不是溫柔的迴應,蔣南孫重重的咬下來。

李浩宇很吃痛,但他冇有停下來。

因為他知道現在一退,可能就冇有機會挽回蔣南孫了。他任由蔣南孫咬著,直到嘴裡多了一絲血腥味也冇有放棄。

看見李浩宇這個樣子。

蔣南孫還是心軟了,嘴一鬆。

李浩宇抓住這個難得的機會,堅決的頂開了蔣南孫的嘴唇,開始深吻起來。

這時候,蔣南孫和李浩宇就像相濡以沫的兩條魚兒一樣,拚了命的吻了起來,兩人的呼吸也越來越急促。

蔣南孫的動作停了下來,用力敲打著李浩宇寬闊的後背,她說,“你還就打算,這樣敷衍我混過去嗎?”

李浩宇冇有回答,隻是接著吻了上去。

又親了好一會。

李浩宇苦笑著說:“南孫你聽我說,聽好不好?”蔣南孫的情緒又激烈了起來,“我知道你要說什麼,但是我就是不想聽。”

李浩宇瞬間有些亂了手腳,但是事已至此,李浩宇也冇有其他好辦法了。他隻能把蔣南孫扛了起來。

他打算用最原始的辦法來解決。

…………

23shu8*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