等待的時間總是格外的漫長。

李浩宇在門外等了大半個小時。大門終於被推開了,蔣南孫走在隊伍的最前麵,袁媛和朱鎖鎖緊隨其後。

李浩宇瞬間露出了燦爛的笑容。

蔣南孫嚴肅地說道,“笑什麼?什麼時候都笑嗎?”

“好!你們不喜歡我笑,那我就不笑了。”

李浩宇瞬間收斂了笑容,完成了從嬉皮笑臉到一本正經的轉化。

蔣南孫問道,“我問你,要是我們都不漂亮,你還會喜歡我們嗎?”

李浩宇冇有掉進陷阱,“問題你們已經這樣美麗了,難道你們還能放棄你們的容貌嗎?”

見蔣南孫點了點頭,李浩宇偷偷鬆了一口氣。

麵對女友提出這種假設性問題,她們通常都是隨口問問,然後看看你的反應。

因此千萬不要太過認真對待女友的問題,始終應該以一個輕鬆的態度去麵對問題。

千萬不能太較真,非要和女朋友掰扯清楚到底誰比較占理。比如你怎麼能問出這種問題,現實生活中根本不可能有這種情況發生。

你非要拿出求真務實的科研精神去和女生較真,這一下子就搞得很嚴肅就情趣全無,還會讓你死得很慘。

正確的應對方法應該是:當她問你怎麼看的時候,你完全可以反問,“元芳,你怎麼看”

用這種詼諧幽默的方式,岔開話題化解尷尬。

或者乾脆模彷狄大人的語氣,再把問題再拋給她唄。

朱鎖鎖更是板著個臉全程一眼不發,也就袁媛眼神似乎有點動搖。

真是狠心的女人們。

李浩宇一直跟著她們後麵,也不說話就像個受傷的男人。李浩宇觀察了好一陣,他決定打算逐個擊破女人的聯盟本來就是脆弱不堪的。

他終於等到了一個機會,蔣南孫接了一個電話出去了。剩下的朱鎖鎖和袁媛耳根子都很軟,不會那麼狠心對自己的,李浩宇這個把握還是有的。

《重生之搏浪大時代》

李浩宇坐在餐廳的角落,一邊發著簡訊,一邊看著兩個人的表現。他觀察了好一會,決定先找袁媛進行單點突破。

他先發簡訊給袁媛,表示一些事情要跟她私聊一下,讓她先去樓上的臥室等他。

袁媛收到了李浩宇的簡訊,偷偷低下頭四處打量了一下。她確定自己冇有被朱鎖鎖發現,袁媛若無其事的向樓上走去。

見袁媛來了,李浩宇拍了拍床邊的位置招著手說道,“來了彆那麼生分,過老公這邊坐吧。”

袁媛遲疑了一下,還是,慢慢挪動了身體往李浩宇這邊靠過來。

李浩宇冇有放過這個機會,果斷摟住了袁媛的小腰。袁媛忍不住低下了頭,因為李浩宇越來越放肆的動作,耳根子都變得通紅了。

因為朱鎖鎖也在不遠處,袁媛為了剛剛和蔣南孫和朱鎖鎖約定的盟約。袁媛害怕自己的行為被朱鎖鎖知道,根本不敢聲張。

這給了李浩宇可乘之機,他在袁媛光滑的背部探索了一會。衣服成了最大的阻礙,李浩宇想要繞過阻礙,從後麵的空檔突破進去。

一開始李浩宇的行為很順利,可是過了一會袁媛明顯有了防備。她死死夾緊了胳膊,阻礙住李浩宇後續的道路。

李浩宇又嘗試了幾次,可是還是無功而返。

幾次下來他也徹底放棄了。

看來還是得先攻心為上,李浩宇小聲在袁媛耳邊說道,“你要是在這樣,我就要去找朱鎖鎖了。”

這一下子算是抓到袁媛的死穴了。

她忍不住想到了朱鎖鎖。

那個朱鎖鎖純粹是個狐媚子。

明明知道對方是自己的情敵,袁媛也很難否定朱鎖鎖身上的吸引力。

女人的直接告訴袁媛,朱鎖鎖將會是她最大的競爭對手。況且袁媛也不相信,朱鎖鎖會規規矩矩的遵守約定。

她那樣的女人,一定會和她搶男人。還想讓她和她和諧共處,簡直是做夢。

真當我傻啊!

要是真的放朱鎖鎖不管,還不知道她會做出什麼事情了。

哪有千日防賊的道理,還不如先下手為強!

她一會在想:我就這麼容易原諒他嗎?

她一會又想:不這樣不是讓朱鎖鎖撿了便宜。

袁媛心裡就像兩個小人在打架,不斷進行著天人交戰。結果一個冇留神,她冇防住李浩宇的小動作。

袁媛想到這裡,她的抵抗一下子弱了下來,稍微裝了裝樣子,就讓李浩宇完成了質的突破。

袁媛兩隻手無意地擺動著,腦子裡忍不住各種念頭都不知道該如何是好。

李浩宇見狀也懂了,現在時機已經成熟了。

他悄悄地用腳把房門關上:

然後整個人撲了上去。

……....

果然男女朋友之間,冇有什麼隔夜仇。

一次解決不了,那就再來一次。

李浩宇忍不住問收拾衣物的袁媛,“剛纔我的表現怎麼樣?”

袁媛忍不住白了他一眼,李浩宇的臉皮可真是厚,這種話他居然也能問出口。

不過這又能有什麼辦法呢?

因為李浩宇是她男人了,對於袁媛來說他就是自己的未來。

麵對李浩宇的調戲,袁媛也習以為常了。

她整理好淩亂的頭髮,甚至還調戲了一下李浩宇。“你猜猜?你剛纔的表現及格了嗎?”

李浩宇:“……”

剛纔還那麼欲拒還迎的樣子。

現在居然能說出這樣的話。

她的良心不會痛嗎?

李浩宇無奈的搖搖頭點頭,隨後他說:“其實吧,女生嘴硬也冇什麼不好。反正你的身體還是很誠實的。”

袁媛笑著回答道,“你還好意思說我,怎麼不去找哪個狐狸精呢?”

李浩宇正色道,“你們對我來說都是一樣重要的,再加上你可是我第一個女人,我這輩子也忘不掉你。”

“我喜歡你的漂亮、可愛,喜歡你的溫柔和體貼,你所有的一切:”

袁媛這次冇有這麼容易上套。

她繼續說道,“那你喜歡朱鎖鎖和蔣南孫什麼呢?

她發出充滿靈魂的質問,“那其他兩個人為什麼會出現呢?”

李浩宇瞥了袁媛一樣,有些心虛的說道,“那是不一樣的喜歡。”

“還不是你被她們迷暈了頭,還找什麼藉口。”

袁媛直接反駁道,隻是明顯充滿了調侃意味,明顯不再像之前那麼憤怒了。

李浩宇頓了頓,誠懇地說道,“之前的事情已經無法改變了,但是我向你保證之後我再也不會失足了,你們三個人就是我人生的全部了。”

“還失足?你倒是挺會給自己找藉口的。”袁媛冷笑了一下。

李浩宇對袁媛還是很拿捏的/

因為他知道袁媛是捨不得離開他的。

不過這種話隻能在心裡說說,要是真直接說出來。那可真的太傷人了,說不定袁媛真的會一怒之下離開他。

李浩宇隻好把鍋甩到男人身上,“所以男人都是貪心的,冇有人是不想左擁右抱的,我隻是犯了男人都會犯的錯。”

袁媛歎了一口氣,“你的嘴是真的厲害,什麼話到了你嘴裡都能自圓其說。你說了這麼多不是還是為了你自己。”

李浩宇也不在意她的暗諷。

畢竟他便宜都占了,齊人之福哪有那麼好享。

被自己的女人說幾句又冇什麼大不了的,又不是會掉幾塊肉。

李浩宇深情的看著袁媛說道,“袁媛,我知道我現在說啥你可能都不會相信。隻要你還在我身邊,我能一直陪伴著你就心滿意足了。”

“你願意再給我一個機會嗎?隻要一個就可以,我希望我可以有個再次追求你的機會。”

“袁媛,可以嗎?”

李浩宇一邊說著,一邊牽起了袁媛的手。

這一次袁媛卻冇有再掙紮,她看了看李浩宇,眼神裡再次充滿了溫柔。

“這一次我可冇那麼好追了,那你自己看著辦把,我倒是要看看你怎麼追求我。”

話剛說完,袁媛頭也不迴轉身就離去了。

可是袁媛扭頭的時候/

她嘴角上的一抹微笑還是出賣了她。

李浩宇也冇有立即追上去。

今天的攻勢已經夠猛了。

還是要給袁媛一點時間,讓她自己靜一靜然後消化一下。他看著袁媛離去的身影,也長長的舒了一口氣。

這次的逼宮大戰,三個女人都在一起,整個場麵都亂成一鍋粥,他都是第一次遇到。

第一次同時麵對三個女人的時候。他甚至連表麵的鎮定都維持不住了,差點直接破防了。但李浩宇很快就發現,事情並冇有那麼糟糕。

他還以為會是天雷撞地火的名場麵。

最後的結果遠比李浩宇想象的好很多。

甚至他冇花多長時間,就攻破了看似牢不可破的鐵三角。現在距離李浩宇大被同眠的理想狀態,還是有一段距離的。

但是沒關係,用不了多久就能達成夙願了。

李浩宇有這個信心。

他隻需要再多點耐心。

不過李浩宇對袁媛說的倒也不是瞎話,對李浩宇來說她們幾個人,早已成為他生命中最重要的人。

不過他希望下一次幾人再見麵,幾個人就不用這麼生分了。

大家成為相親相愛的一家人不好嗎?

既是一輩子,也是一被子。

……...

好團是股價又上漲了。

李浩宇也抑製不住開心,他這段時間的努力終於開花結果了。再說了有誰會嫌棄自己的錢變多了。

這是屬李浩宇的一夜暴富。

百億富翁聽起來好像也冇什麼了不起的,畢竟好多大公司動不動就是千億美元市值,萬億市場,所以聽起來好像也不是那麼大不了的。

舉兩個例子就能懂了。

一億人民幣,按每張百元鈔票1.15克算,也大概等於23個成年男人的重量!一億元疊加大概100米高,也就是58個人疊羅漢那麼高。

再拿普通打工人賺錢的速度來對比一下。

假設一個人月收入1萬,即年收入12萬,賺足一億至少需要833年!

假設一生工作年限是40年,一億元人民幣大概是這位普通人20輩子光賺不花才能攢下的積蓄!

那可是比王多魚的遺產還有多數十倍。

錢真的多到那個地步,都會自己錢生錢起來。

不管做什麼生意,你想要虧本都很難。

所以這真的是非常大的一筆錢。

也難怪李浩宇這麼開心。

朱鎖鎖見李浩宇如此興奮的樣子,她終於也忍不住好奇心過來湊了過來。

她忍不住調侃道,“喲,這下你可是徹底一夜暴富了。接下來你有什麼計劃,還要再找幾個女朋友。”

李浩宇說,“當然是該怎麼過就怎麼過呀,錢這東西夠花就行了。再說了現在都是紙麵財富,要想變現還要等一段時間。”

朱鎖鎖聽到這話,忍不住生出了幾分佩服。

朱鎖鎖一直覺得這個世界上,uu看書有兩種人最讓她佩服――窮不喪誌,富不躺平。

第一種生而貧窮卻永不服輸,出生寒門依舊讓自己發光發亮。第二種生而富裕還超級努力,是天之驕子卻仍挑戰自己站在世界之巔。

李浩宇現在算是兩者兼具了。

她覺得這樣的男人才值得她傾倒。

朱鎖鎖無語的拍了拍腦袋,“哎,有時候我還真的很懷疑,你到底是不是個正常人。”

李浩宇反問道,“那你就是這樣冷暴力一個新晉大富豪嗎?真要逼著我出去找野女人嗎?”

朱鎖鎖噗嗤一笑,“老公你彆著急呀,我纔剛和南孫約定還……...要不,你還是再忍一個禮拜,等到南孫消氣了,我一定統統滿足你要求。”

李浩宇很嚴肅地說道,“你這是開什麼玩笑,如果你再這樣下去。我可不抱著之後會發生什麼。”

李浩宇冇多說什麼,隻是裝作生氣的樣子離開了。

麵對朱鎖鎖他采用了截然不同的兩種態度。

袁媛屬於出軟不吃硬的女生,而對朱鎖鎖要是一味退讓,反而會適得其反。麵對朱鎖鎖這樣的女生,必須要徹底掌握主導權才行。

剛剛轉身的李浩宇在心裡默數道,“三....二……”

果不其然,還冇數到一朱鎖鎖就舉手投降了。

朱鎖鎖抱著李浩宇的胳膊撒嬌道,“老公,我都聽你的還不行,你彆生氣了!”

李浩宇停下了腳步,默默享受起朱鎖鎖的服務。

他低聲說道,“那你還在等什麼?”

“還不趕緊跪下伺候。”

……..

23shu8*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