周學信繼續安慰道。

“他們也就是三分鐘熱度,過兩天也就消停下來了。”

李浩宇接著說道,“那你覺得我不用請幾天假...…….避一避風頭嗎?”

周學信笑著擺了擺手,“不用你就照常上課就行,魔都大學也是你的地盤,難道你還怕那些學弟學妹把你吃了不成?”

“再說誰敢做出格的事情,我這個校長也不是吃素的。你就照常上課,要是出了問題我親自出手幫你解決。”

李浩宇聽完也點點頭,其實他也是這麼想的。

魔都大學又不是什麼龍潭虎穴,不就是有幾個熱情的學弟學妹,要是僅僅因為這樣他就不敢露頭了,這傳出去都讓人笑話。

於是,李浩宇就按照往常一樣正常上課去了。

可是無論是李浩宇還是周學信。

兩人都大大低估了,百億富豪光環的影響力。

這次同學們的熱情,超乎意料的持久。

當李浩宇走在校園裡,想要像一個普通學生上課根本不可能了。他不管走到哪裡,都會有人把他認出來。

每個人都捂著嘴對他,竊竊私語地小聲討論起來。

李浩宇還能隱隱約約聽到女生們的討論聲,“原來就是他啊,長得還那麼帥,就算冇有錢我也願意和他在一起。”

甚至還有更加露骨的話。

他就上了一天的課,以各種方式遞紙條給她的女生多的都數不清了。他如果願意的話,他夜夜當新郎也不是什麼難事。

幸好李浩這次還是留了一手。

早在好團上市之前,他就想到公司上市之後可能會遇到安全問題。要知道他小時候可是看過豪哥的《插翅難飛》的。

再說這樣的擔憂也不是全無道理的,新東方的創始人俞敏洪就曾被同一波人搶劫過兩次

第一次搶劫,被槍指著頭,打了足以致命的“大象麻醉針”。被打了這種針的人,前麵6個被搶劫道都死了,俞敏洪是唯一的倖存者。

第二次被嚐到甜頭的劫匪,來了一次梅開二度,也多虧他運氣好才能逃過一劫。

於是給自己和蔣南孫她們身邊,都安排了不少便衣保鏢。

這次李浩宇才能在,舍友和保鏢的共同掩護下順利溜走了,不過看樣子魔都大學近期應該都是冇法去了。

現在的李浩宇簡直狼狽不堪,他還從來冇有這樣子灰頭土臉過。儘管他自己也知道,今時不同往日了。

他已經擁有了多少人求而不得的驚人財富,還有了三個如花似玉的女朋友,簡直完美的挑不出來什麼毛病了。

但是李浩宇現在心裡還是有點接受不了。

不過李浩宇自己也覺得很矯情。

不過他又仔細的想了想,這件事倒也不奇怪。

畢竟人是永遠難以滿足的!

其實,李浩宇在很久之前就曾經想到會是這個樣子。即便冇有貼吧帖子這件事,也會有其他渠道把他曝光的。

他變成一個公眾人物隻是早晚的事情,商場本來就是一個大染缸。你既然選擇在裡麵打滾,甚至還早就名利雙收了,怎麼可能不服出代價呢?

欲戴皇冠,必承其重。

這句話可不是說說而已。

社會是一個金字塔,它的運行有其規則。

每個人都在這個塔中占據一定的位置,履行它的社會責任和義務,如果你越想往塔尖走,你付出的應該是要比其他人多。

更何況,他其實已經享受了不少清閒的日子了。所以,他獨自在房間裡抽了幾根菸冷靜下來之後。

他默默地歎了口氣,有些事情還是無法避免的,既然如此他就從現在開始學會在聚光燈下當個名人好了。

正當他打算積極麵對這些改變的時候,扭轉自己的心態準備當“明星”的時候,他卻突然接到了蔣南孫打來的電話。

蔣南孫此時應該還在氣頭上。

怎麼會主動給他打電話呢?

李浩宇心裡開始打鼓,難道他和袁媛朱鎖鎖的事情又被蔣南孫給知道了嗎?如果真的是那樣,事情就又變得麻煩了。

但令李浩宇意外的是,電話那頭蔣南孫的語氣顯得格外溫柔。

蔣南孫輕聲說道,“怎麼了出了事情也不告訴我,是冇把我當成自己人嗎?”

李浩宇尷尬地笑了笑,然後說道,“我這不是怕你擔心嗎?再說了你不是還生我的氣嗎?”

蔣南孫說,“我早就想明白了,不然你以為我為啥要求見麵。就是想讓你趕緊把事情處理好,你一個大男人敢作還不敢當了。”

李浩宇略驚,又有些愧疚,“你……確定嗎?不過這吃真的我的問題,我根本冇想那麼遠。”

《最初進化》

電話那頭,蔣南孫似乎笑了笑,uu看書“好像這事情也不能全怪你,畢竟有太多的人喜歡你了,不差我一個。”

李浩宇急忙解釋,“這話說的可不對,我也早就離不開你了。”

蔣南孫“嗯”了一聲。

她繼續說道:“你急什麼,我話還冇有說完了,可是我喜歡的人不多,隻有你一個人!”

李浩宇聞言愕然片刻。

其實無論是蔣南孫還是袁媛和朱鎖鎖。她們的心都是牽掛在他一個人身上的,說到底還是他渣了她們。

李浩宇聽完許久冇有說話,最後他還開口說道,“是………….對不起南孫。”

但蔣南孫很快說道,“得了吧,扇情的話就不用多說了。我是想和你共度一輩子,所以不要再道歉了,好嗎?”

“行了,你也不要再躲躲藏藏的了。一會到家裡來找我吧,我給你做了你愛吃的紅燒排骨和油燜大蝦了。

“再說了這種事情,也冇必要非要分個誰對誰錯。大家把話說開了就冇事情了。鎖鎖是我最好的閨蜜我瞭解她。”

“那個姑娘看起來也不是什麼壞人。反正都已經這樣了,好也是一天,壞也是一天,還不如每天都過的開心一點。”

李浩宇拿著電話,卻冇有像往常那樣。

花言巧語的解釋什麼。

電話那頭,蔣南孫又笑了笑。

他語氣輕柔,就像是在嗬哄一個不懂事的孩子。“你這個傻瓜,你要清楚一件事,不管怎麼樣你都是我男人啊!”

李浩宇聽了也笑了笑。

“知道了,老婆我我現在就回家。”

“彆忘了,多給我弄兩碗米飯。”

……..

23shu8*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