白天,陽光燦爛。

蔣南孫在廚房忙碌著。

蔣母就那麼麵無表情地看著蔣南孫,看見蔣南孫很熟練地就剔除了蝦線。還順手做好了一道涼菜。

蔣南孫就在廚房,一直埋頭苦乾著。蔣母不會做飯,因此幫不上蔣南孫什麼忙,隻能在一旁呆呆的看著。

蔣南孫把菜都做好了,走到蔣母麵前說道,“一會他就過來了,這次我就不能送你出去了路上你注意安全。”

蔣母看著眼前的蔣南孫很是驚訝問道,“難道你不生他的氣嗎?還專門給他做飯吃。”

蔣南孫搖搖頭,說:“不就是給愛人做個飯,這有什麼大不了的。其實我還是有點生氣,但這並不影響我給他做點飯菜。”

蔣母聽完沉默瞭然後緩緩點頭,過了一會她又開口問道:

“這次你真的想好了?這種事情如果要忍的話,一忍就是一輩子了不會再有後悔的機會。”

蔣南孫默默地點了點頭,“嗯,既然決定了,那我就不會後悔的。”

蔣母冇有繼續多說什麼。

她隻是默默的歎了一口氣。

蔣南孫看了一眼手錶,距離約定的時間還有一段距離,“不要太著急,還要一會他纔會回來,你可以再多歇息一會,也再陪我聊一會天吧。”

蔣母笑了笑說道,“好呀,你這個傻丫頭。”

蔣母低著頭,轉身要坐到沙發上。

但當她的視線不經意掃過蔣南孫的臉,卻不由呆住了。在蔣南孫的臉上,她居然看到了一抹幸福的微笑。

蔣南孫臉色如常,神色平靜。

蔣南孫似乎也感受到了蔣母的目光,扭過頭對視。

蔣母不由有些疑惑,十分不解的看向她。

蔣南孫有些疑惑地說道,“怎麼了,媽媽我臉上有什麼東西嗎?”

蔣母按下疑惑,點了點頭,“先坐下再說吧。”

兩人回到客廳的沙發上,蔣母看著自己的女兒,“你已經知道了他和朱鎖鎖和另一個女孩的關係。

“你怎麼還接受了,你和媽媽實話實話你是不是有什麼彆的想法。”

蔣南孫沉吟片刻,才緩緩點頭說,“你想到哪裡去了,鎖鎖也是你從小看著長大的,你還不知道她是什麼樣的人嗎?我又怎麼捨得難為她呢?”

蔣母沉默了一會又說道,“那另一個女生是什麼情況。”

蔣南孫接著說道,“另一個是他高中時期青梅竹馬的女朋友,硬掰扯起來我和他好的時間還畢竟晚。所以就不用計較那麼多了,反正隻要我倆來下就好了。

蔣母聞言苦笑,忍不住吐槽道,“你好真是個傻丫頭!”

蔣南孫緩緩說道,“撕破臉又能怎麼樣呢,我會因此變得更開心嗎?我身邊的人會因此變得更好嗎?”

“都不會,那我為啥不選擇一個對大家都好的方桉來解決這一切呢?”

蔣母聞言愕然。

在她眼裡蔣南孫一直是嫉惡如仇的性格,眼睛裡也容不得一個沙子。

不知道什麼時候她變成這個樣子,果然還是因為家庭帶給她的影響吧。

蔣南孫似乎猜到了蔣母在想什麼,她緩緩說道,“媽媽我不怨你,還有父親雖然你們現在已經離婚了,其實我現在也能理解他了。”

“從小你們就給了最好的教育和物質生活,為了培養我還請了名師來指導我學習小提琴。我知道這樣的生活是很多人夢寐以求的。”

“我在你們的安排下就這樣按部就班地長大了,有些時候我雖然不開心,但我心裡還是很感激的。”

“直到有一天,我發現父親為我安排飯局相親。我纔開始真正牴觸這些行為。

“後來知道他這樣悉心培養我,是為了讓我嫁入豪門,從而成為家裡的經濟後盾。我纔開始反抗和叛逆………….”

蔣母聽到蔣南孫的話,再次愕然。

她從來不知道蔣南孫心裡憋著這麼多的事情。

她一直蔣南孫過得其實很開心。

蔣南孫說著說著神情越發沮喪起來,她的眼睛也泛紅起來,似乎下一秒機會哭出來。

但是她的眼裡突然有了光彩,蔣南孫繼續澹澹地說道,“知道到我遇見了他。是他讓我從大家閨秀變成了一個發脾氣的小女生。

“我終於可以表達自己情緒,也不需要時刻維持著完美女生的形象,最後我發現自己也已經離不開他了。”

“再說了,如果不是他我們蔣家可能真的家破人亡了。那時候我真的期待一個從天而降的英雄來拯救我,那個時候我真的不知道該如何是好了。uu看書”

蔣南孫頓了頓,然後說道,“那時候,我才發現我的驕傲其實不值一提。和他在一起我才發現,其實戀愛不是一種“拯救”,而是一種考驗。”

“兩個人在一起,有可能都變得更好,也有可能兩人相互拉扯著變得更糟。”

她說:“之所以所有的問題都能迎刃而解,並不是我蔣南孫有多優秀,而是我蔣南孫是他的女朋友罷了!”

蔣母張了張嘴,最終還是什麼話也冇說出去。

對於一個像蔣南孫那麼驕傲的女生,蔣母不敢想象她能說出這麼一番話到底經曆了什麼樣的心路曆程。

其實驕傲的女孩背後往往,隱藏著內心深處的惶恐與自卑。

更何況蔣南孫還經曆了這麼多事情。

在她麵對钜額債務不得不找男友來解決的時候,蔣南孫就知道了她其實一直依靠著李浩宇。

等到之後順利考入魔都大學,在學校裡順風順水似乎冇有什麼事情,能困擾到她的時候……要說她不知道這背後的原因,那也太低估她的智商。

她有時候……隻是不想說破罷了。

麵對蔣母,蔣南孫似乎想把憋在心裡的話統統說出來。

她已經憋的太久太久了。

蔣南孫直接說道,“說到底我們蔣家還是躺在他身上吸血,以此維繫著往日優越的生活。這樣的我又憑什麼質問他呢?

“我又比朱鎖鎖和袁媛強在哪裡呢?我又憑什麼質問他呢?就憑我是她的女朋友嗎?”

蔣南孫反問道,“難道我說得不對嗎?”

蔣母無語,隻能低下了頭。

……...

23shu8*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