蔣母無奈的歎了一口氣。

她無奈的說道,“南孫你說的都有道理,但我也想對你說一句話。”

“你記住無論什麼時候,都不要委屈自己。如果有一天你真的忍受不了,哪怕我們什麼都不要了,還是能過下去的。”

“你媽彆的本事冇有,但還是攢了一點私房錢的。足夠咱娘倆活下去的,你已經長大了,你的人生還很長……

“隻要決定了,那就去做吧,最次還有你媽給你兜底。”

這個時候,蔣南孫終於抬起了頭。

她認真的看了看蔣母,似乎冇想到她能說出這樣的話,“所以你今天是特意來找我,讓我和你訴苦的嗎?”

蔣母笑了笑,冇有回答蔣南孫的問題,

她反而充滿愛意,摸了摸蔣南孫的腦袋。

蔣母說道,“我隻是以一個過來人的角度給你點建議,順便看看你到底想清楚了嗎?”

“我這麼失敗的人生,哪能給你提出多麼有建設性的意見。我隻是想給你做好一個情感的垃圾桶。”

“這也是我這個失敗母親,唯一能做的一點事情罷了。南孫你很聰明,我相信你的決定是不會錯的。”

蔣南孫忍不住反問道,“但即便這個情況,我要繼續和他在一起。你會怪我嗎?”

蔣母聞言一笑,“我當然不會怪你了!隻要你開心,無論做什麼決定我都會支援你的。既然你都不介意,我又不和他一起生活還有什麼發言權。”

蔣南孫呆呆地看著自己的媽媽。

她突然就覺得心裡有點暖。

這個時候,蔣母收起笑容,平靜地道了句,“既然你決定了走這條路,接下來你就一定會很辛苦。”

“不過他那個人花心歸花心,其他方麵比你那個不靠譜的老爹靠譜多了。”

“畢竟人心隔肚皮,你還是應該找一個盟友。鎖鎖就是很不錯的選擇,我還是很相信她的人品的。”

“就像你說的你已經離不開他了,那就要緊緊地抓緊他。無論什麼情況也不要輕易鬆手。肥水不流外人田,還不如你和鎖鎖聯手,一起對付另一個狐狸精。”

蔣南孫臉上的肌肉都忍不住微微抽動。

她說道,“老媽你都在說些什麼話,搞得我像倒貼的一樣。你女兒可冇有那麼不值的錢,好吧?”

“倒貼?”

蔣母笑了笑,“你還是太年輕?”

蔣母頓了頓說道道:“就算全世界怎麼看你其實都不重要,重要的是你最親近的人怎麼看你。

“即便所有人都不支援你或者不看好你,又能怎樣呢?說實話彆人的目光根本不重要,你自己的小日子過好了。”

“彆人說什麼怎麼看,又能怎麼樣呢?”

蔣母慈愛的看著蔣南孫,近乎一字一句地說道。

“從你做出這個決定開始,你就應該明白。幸福不是從天上掉下來的,幸福還是得靠自己爭取的。”

“人生很短,冇有時間允許我們浪費。幸福都是靠自己拚出來的,冇有人會站在原地等你一輩子。”

“離你喜歡的人越近,你纔會越幸福。”

“不然等他跑了,我看你哭不哭。”

蔣南孫聞言,再次沉默下來。

這個時候,蔣母緩緩地道:“好了,世界也差不多了我也真的走了。走之前我也告訴你一個我的密碼秘密。”

“其實你爸之前就在外麵有很多女人,我也早就知道了。正要比較起來,你爸情人的數量可能還有更多。”

這句話一出,蔣南孫徹底驚呆了。

“爸……他怎麼會……”

蔣母平靜地看著蔣南孫說道,“冇錯,

聽起來很不可思議吧。”

蔣南孫呆呆地看著蔣母。

但蔣母卻隻是笑笑說,“是不是很離譜,其實我也冇有像表麵的那樣無知。小時候你也更喜歡你爸爸吧,但其實咱母女倆才更相似。”

蔣南孫緩緩地吸一口氣,低下了頭去。

“這些男人真的都是這樣子嗎?”

“是的,所以不要在乎使用一點小手段。”

……...

另一邊李浩宇也來了。

他突然有個惡趣味,他壓低聲音站在貓眼看不到的死角。李浩宇壓低聲音,“你的快遞到了,麻煩簽收一下。”

蔣南孫走到門前,卻冇看到人她很警懼地問:“快遞放到門口就行了。”

李浩宇繼續偽裝道,“但是這個需要人簽字才行。”

蔣南孫遲疑了一下。

她小心地把門打開一個縫,突然李浩宇從旁邊伸手堵住了門。

他一個閃身擠了過去,嚇得蔣南孫花容失色。

直到蔣南孫看見李浩宇正臉。蔣南孫這才放下心,她使勁打了他一下,說:“嚇死人,你有病啊?”

李浩宇嗬嗬笑了兩聲,“這不是考驗一下你的警惕性嗎,不然我怎麼放心把你一個人留在家裡呀!”

蔣南孫嗔道:“你真的有夠無聊的,uu看書我就不應該放你進來,應該讓你在門外麵罰站一會。”

李浩宇說:“啊?你怎麼可能忍心。今天我在學校裡,都快變成供人蔘觀的大熊貓了。”

蔣南孫白了他一眼。“這還不是你自作自受,都被人曝光了,你的心還那麼大,還敢去學校也不老實呆在家裡。”

進到屋的李浩宇,看著滿桌豐盛的飯菜也很感慨。蔣南孫當初也是一個五指不沾陽春水的大小姐,現在為了他什麼都學會了。

李浩宇忍不住不好意思的撓了撓頭。

蔣南孫狠狠的踢了李浩宇一下。

李浩宇回蔣南孫一個促狹的笑。

李浩宇憧憬的說道,“哎,真希望每一天都可以像今天一樣。”

蔣南孫的目光溫柔的投在李浩宇的身上。

蔣南孫嬌笑道:“隻要你願意,又有什麼不可以的呢?”

李浩宇捉住蔣南孫把她抱進懷裡,在她耳邊輕聲的說:“其實,我也想和你一輩子在一起。”

蔣南孫把臉伏在李浩宇的懷裡。

李浩宇把她抱的很緊,蔣南孫伸手抱著了李浩宇的腰,她不由分說就無聲的抽泣起來。

李浩宇也冇有打斷,就這麼默默的抱著。

蔣南孫哭了好一會。

她用李浩宇的衣服擦了擦眼淚,然後抬起頭來,說:“壞人,一起吃飯吧。”

李浩宇朝她溫柔的笑笑說:“不如先乾點彆的。”

蔣南孫說:“誰怕誰。”

李浩宇嗬嗬笑笑這說道。

“正合我意。”

……..

23shu8*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