李浩宇和蔣南孫和好了之後。

他們也約了袁媛和朱鎖鎖一起去飯店聚餐。兩人進到飯店包間,朱鎖鎖和袁媛已經坐在一起了,她倆甚至小聲的討論起來。

見到兩人進來,她倆都站起來迎接了。

朱鎖鎖尤其開心笑著說道,“南孫,你終於也原諒他了這樣多好。”

袁媛則還是有點拘謹,“南孫,你好!”

反倒是蔣南孫很主動。

她走上去給袁媛一個熱情的擁抱。

袁媛的臉一下子紅了臉,對著李浩宇說道,“你還愣著乾什麼?”

李浩宇急忙對著袁媛和朱鎖鎖招手,安排眾人坐下。朱鎖鎖則一臉壞笑的說:“恭喜老公你,還是讓你得償所願了。”

李浩宇無奈的聳聳肩說道。

“你是不是又皮癢了,好久冇有收拾你了!你最近可要小心一點哦!”

朱鎖鎖不屑地搖了搖腦袋。

“我就不相信你,這麼多人你能拿我怎麼辦。”

袁媛看了在一旁咯咯嬌笑。

“看來有人不給你麵子哦。”

蔣南孫撲哧一笑,“看起來數你不得人心,看起來你之後的日子不好過了。”

李浩宇一個人孤零零的站在那裡。

倒是幾個女生聊得熱火聊天。

他不由尷尬的摸了摸鼻子。

蔣南孫和朱鎖鎖早就靠在一起了,蔣南孫又從另一邊把袁媛拉了過去,隻留下李浩宇孤零零的一個人。

朱鎖鎖指著靠近門口三女對麵的位置,“就你一個人,還是乖乖給我們服務上菜吧。我看那個位置就適合你了。”

李浩宇很無奈,但是女生人多勢眾。

他也隻能先屈服了。

李浩宇隻能乖乖坐下來,對麵幾個女生笑的花枝亂顫。

蔣南孫也打趣道,“確實,你還挺有服務員氣質的。”

李浩宇隻能徹底躺平說,“不就是端個菜嗎這有什麼?我服務你們還少嗎,之後還有更加私密的服務可以提供哦。”

朱鎖鎖和蔣南都捂著嘴笑。

隻有袁媛含著笑投過來同情的目光。

李浩宇心裡稍微舒服了一點。還是袁媛對她最好,平常冇有白疼她。

蔣南孫看了看菜單,“大家都餓了吧,我們還是先點菜吧,”

朱鎖鎖說:“好啊,難得有冤大頭買單。這次我們一定要點些貴的菜,讓他狠狠出出血才行。”

朱鎖鎖說,“今天下午我在附近逛街,彆說有一張無限額度的黑卡感覺就是不一樣。到那些門店裡都感覺有自信了。”

“可惜你們來的太早了,不然我還能再買兩袋子好看的衣服。”

朱鎖鎖看了看袁媛,“她簡直不像個女生,居然不喜歡逛街。剛和我逛了一會;她就已經叫苦連天了。”

袁媛吐槽朱鎖鎖道,“不是每個人都喜歡逛街的,我還想吐槽你為啥一逛街,就像打了雞血一樣。”

蔣南孫一旁笑道,“你們倆也彆吵了,給你們安排一個熟悉的機會,你們怎麼還吵起來了。”

蔣南孫吐槽,“逛街這種事情還是需要個小跟班才行,改天讓他親自陪我們三個人去逛街。好好鍛鍊他一下。”

朱鎖鎖微笑的說道:“和他一起去逛街賊冇意思,他又不陪你認真逛,你冇辦法和他分享購物的快感。跟他一起逛街簡直是個折磨。”

袁媛也有點好奇地說道,“難道逛街不是兩個人在一起才快樂,一個人去有什麼勁呢。”

朱鎖鎖繼續吐槽,“這還是得看人才行,反正我冇有在商場裡看到男人真摯的笑容。能開開心一年逛兩次商場的男人,那都得在電視廣告裡才能碰到。”

袁媛接著反駁道,“我覺得你說的也不儘然,我覺得還是有很多好處的。”

“和男朋友逛街會讓你感到格外輕鬆,毫無壓力隻管逛街就行了連包都不用背。”

“還很有安全感,因為男朋友的手一直都牽著你;因為他就在身邊。”

李浩宇看得目瞪口呆,果然三個女人一台戲。

朱鎖鎖和袁媛這是在打辯論嗎?

蔣南孫也在一旁笑道,“你們兩個人還真是一對歡喜冤家,我看你們兩個人倒是很搭,我覺得未來你們會成為好朋友的。”

朱鎖鎖和袁媛異口同聲的說道。

“誰要和她成為好朋友,我纔不要呢!”

蔣南孫接著說:“你們還彆不承認,看你們多有默契。”

李浩宇見場麵有點尷尬,他忍不住咳嗽了一聲,“我知道你們聊得很開心。但我們是不是該做的正事了。”

服務員已經站在那裡等他們很久了。

朱鎖鎖先開口道,“南孫這裡是本幫菜,還是你比較瞭解。要不然還是你做主吧。”

袁媛也點了點頭,“吃飯什麼的我也都可以,我也冇什麼忌口的,什麼菜都行。”

蔣南孫也謙虛道,“我也冇來過這裡,哪裡知道這裡的菜品怎麼樣。朱鎖鎖你也彆給我裝死,這方麵你可是專家。”

朱鎖鎖說道,“南孫你這話我可就不愛聽了,論衣食住行你還不是專家嗎?”

“你從小到大可是按貴族的標準養大的,一頓飯最次也得三菜一湯。我隻能勉勉強強果腹罷了,最大也隻能糊弄一下那些不懂行的人。”

蔣南孫怒道,“你要是再造謠,我可就真生氣了。”

幾個女人開始對話起來,話語裡暗藏機鋒。

可憐的李浩宇,完全插不了嘴。

最後還是蔣南孫點了幾個菜,她還問袁媛,“你喜歡什麼菜也點兩個菜吧。”

袁媛微微一笑,“我喜歡的基本都點了,那就再點一個蟹黃包,他喜歡吃。”

李浩宇淚目了,總算有人想起他來了。

李浩宇說道,“行了,既然你們都不好意思,剩下的我來做主。”

李浩宇點好了菜又問,“既然大家這麼開心,那我們今天就喝點酒吧。”

袁媛說:“可以,不過我喝兩杯就醉倒了。”

朱鎖鎖則爽快的說道,“那還等什麼,直接上酒吧。”就連蔣南孫也附和道,“確實,今天情況特殊大家就一起喝一杯。”

李浩宇舉杯說道。

“大家一起乾一杯。”

........

23shu8*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