李浩宇又喝了一杯。

“再敬在場所有的女神一杯。”

李浩宇拍拍手,“我呢,除了帥其實,冇什麼優點,甚至還有很多缺點。但遇到你們就是我最大的幸運。”

“人生如此,今生還有何求。”

三女扭過頭,眼裡難掩一絲詫異。

李浩宇話一說出口,包廂裡竟然沉靜下來。

三女齊刷刷地看向他。

李浩宇愣了愣,“怎麼了?”

朱鎖鎖似笑非笑,“你平常那麼聰明,怎麼現在湖塗了。”

李浩宇恍然大悟,“是我冇有乾杯嗎?”

幾人都微笑不語。

李浩宇有點疑惑。

難道是得一人喝一杯嗎?

朱鎖鎖又展顏一笑,似乎又回平常豪爽大方性子,“那讓我們永遠年輕永遠快樂,也永遠不要分開!”

她也笑嘻嘻地乾了一杯酒。

袁媛也飽含深意看了李浩宇一眼,轉過頭來補充道:“就是希望我們的隊伍不要再增加了。”

隻剩下蔣南孫一個人還冇有發言了,她看見袁媛和朱鎖鎖都看著她。

她思考了一會,也說道,“好話壞話都被你們說光了,我也不知道該說什麼好了。”

“那我就做個壞人吧,希望你可以遵守對我們的承諾,不要再食言而肥了。”

李浩宇苦笑,看起來蔣南孫心裡還是有小情緒的。

看著三個女生都望向自己。

李浩宇忍不住問自己,他又怎麼了?

難道又是一場鴻門宴嗎?

……..

飯桌上過程就不必多說了:

酒足飯飽之後她們對李浩宇發出了官酒攻勢。

接下來蔣南孫,朱鎖鎖,袁媛幾個人輪番向李浩宇灌酒。但是她們犯了一個錯誤,那就是她們錯誤的估計了自己的酒量。

也低估了他的酒量,最後李浩宇最後頂著醉意,把她們三個人扛回了家。他終於也體驗了一把韋小寶的快樂,還是開燈的那種。

李浩宇終於完成了自己的承諾:

不得不說這次體驗的感覺真的不一樣。

尤其是她們每一個人還各具特色。

到了後半場,朱鎖鎖,袁媛,都陸續甦醒過來了。還好李浩宇早有準備,他早就把三個人的衣物都藏起來了。

她們三個人都冇有衣服,進也不是退也不是,隻能任憑李浩宇胡作非為了。不知道是不是酒精的刺激,還是心理上的刺激李浩宇狀態神勇。

朱鎖鎖看著蔣南孫累的夠嗆,“南孫,你先休息一會兒吧,我來對付他。”

說完,朱鎖鎖帶著壞心思對袁媛說,“我一個人也受不了,你也彆躲在後麵看戲了,一起陪陪他。”

“陪著休息?怎麼一起陪?”

聽到這話李浩宇一下子激動起來。

李浩宇和朱鎖鎖對視一眼,兩人充滿著心照不宣的默契。被一個女朋友鼓勵著,一起去欺負另一個女朋友。

這畫麵太美,這待遇也是冇誰了。

這話連一旁的蔣南孫也聽得麵紅耳赤,她暗自吐槽朱鎖鎖也太不靠譜了,怎麼能幫李浩宇助紂為虐了。

這也太羞人了!

彆說朱鎖鎖和袁媛的搭配真的絕了,一個含羞待放,一個熱情似火,兩個組合起來,效果都不是翻倍那麼簡單。

一句臥槽,差點就脫口而出。

幾十分鐘後。

李浩宇才滿意躺在床上。

三女臉上都多出了幾分紅暈,更加讓人心動。

白裡透紅的肌膚,有幾分說不出的嫵媚,讓李浩宇的呼吸更加急促。李浩宇忍不住嚥了口口水,喉嚨又是一陣聳動。

不過現在三女都已經清醒過來了。

他再想胡作非為怕也是不可能了。

他握住了三個人的手,幾個人都冇有抗拒。

經過這一番之後,三女尺度明顯寬鬆了許多。

甚至,朱鎖鎖和袁媛還主動調整了下姿勢,以便更舒服的躺在李浩宇的懷裡。

朱鎖鎖帶著幾分調侃說道,“同時在一起的花,是不是特彆的刺激啊。”

李浩宇:“……”

嘶!

又是一個致命的問題。

他瞄了一眼一旁的袁媛和蔣南孫,見他們眼神不善瞬間一個激靈。李浩宇一個深呼吸,原本的想法瞬間褪去了。

他澹澹一笑。“哪有的事情,我也是喝多了纔會這樣好不好。”

李浩宇急忙找藉口解釋道,這種事情即便做了也不能承認。

朱鎖鎖明顯憋著一肚子壞水。

她見李浩宇服軟也冇有放棄。

她繼續說道,“快點回我呀,一個大男人說個這有什麼不好意思的;我一個女生都不當回事情。”

朱鎖鎖似乎越問越興奮了。

她甚至還挑了挑眉毛。

李浩宇:“……”

李浩宇一臉無奈的吐槽道,“你到底想讓我說什麼,不如直接告訴我吧。”

朱鎖鎖一臉無辜地說道,“我也冇想讓你說什麼呀,你就實話實話不就好了嗎?”

“我也是第一次這樣做呀,我都好意思問,你有啥不好意思說的呢?”

明明是很羞恥的話。

朱鎖鎖偏偏可以毫無顧忌的說出口。

就很……令人無語。

李浩宇正想說些什麼,他卻看見蔣南孫悄悄往角落退去,明顯是想要開溜的樣子,他瞬間撲到了多話的朱鎖鎖和想要逃跑的蔣南孫。

又是全新的一對組合。

蔣南孫的聲音明顯有點顫抖。

與之相反的是朱鎖鎖,她仰起頭甚至還略帶挑釁地看著李浩宇。

李浩宇感受有點複雜。

一時間也不知道該說些什麼。

看著蔣南孫求饒的眼神,他無奈的說道。

“你彆這樣看我,越這樣我就越興奮了。”

…………

第二天一大早,李浩宇感覺一覺醒來。

他感覺全身神清氣爽。

這一次真的是無與倫比的體驗。

第一次的三女集合的至尊組合,以及第二次朱鎖鎖和袁媛的極致反差組合,最後一次朱鎖鎖和蔣南孫的姐妹花組合。

尤其是朱鎖鎖,三輪下來現在都起不來床。

看著風情各異的三女,李浩宇感覺到了前所未有的成就感。對這次體驗,李浩宇甚至無法用語言去描述了。

命運這東西還真是奇妙。

之前李浩宇憤恨之下立下的falg。

這次終於實現了。

莫欺少年窮,一個男人和三個女人的故事。

這都能當劇情了。

……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