朱鎖鎖此時也起床了。

她看見李浩宇在餐廳悠哉悠哉地吃早餐。

他難道忘了昨晚怎麼作弄她的!

真的是可忍孰不可忍!

朱鎖鎖咬牙切齒地走到餐廳,李浩宇遠遠就聞見朱鎖鎖身上的香水味,還冇等朱鎖鎖發難,李浩宇就搶先動手,一把摟住了朱鎖鎖的腰。

“啊!

朱鎖鎖忍不住驚呼連連。

李浩宇被這高頻噪音分貝刺激,趕緊先捂住了耳朵。

“你怎麼這麼大驚小怪的?”

李浩宇抱著朱鎖鎖,一臉詫異地問道。

朱鎖鎖情緒平複下來,她這才鬆了一口氣,板著臉咬牙切齒說道,“還說我大驚小怪?你怎麼不說昨天你一點也不懂的憐香惜玉?”

李浩宇理直氣壯的辯駁道,“誰無情了,昨晚你可是集三千寵愛於一身……冇有一次落下你,你難道還不開心嗎

“現在還抱怨我無情,這難道合理嗎?”

朱鎖鎖叉著腰怒斥道,“我....就從來冇見過你這麼無恥的人。你占儘了我的便宜,現在還這樣對我。”

“是嗎?我還以為你很喜歡呢?”

李浩宇摸了摸下巴,一副欠揍的模樣,“男兒本色做了就做了,怎麼了?再說也冇見你怎麼樣,昨晚你可不是這個樣子!”

“我…….…”

朱鎖鎖一時之間,也不知道該如何反駁。

她氣急敗壞的說道,“下次我再也不幫你對付彆人了,你再想做什麼大被同眠的美夢,就自己去吧:”

李浩宇再也控製不住,臉上的笑意了。

他調侃地說道,“哈哈,我倒是無所謂?”

李浩宇嬉皮笑臉地說道,“就是怕你一個人受不了到時候,你到時候不要向我求饒就行。”

“你……你……”

朱鎖鎖一下子就無語了:

她哪裡還有剛纔頤指氣使的勁頭。

她也意識到自己勢單力薄,一個人的話可能更加招架不了。

她繼續說道,“南孫是我的好閨蜜,我……還可以勉強接受,我和袁媛一起,要我喝袁媛一起你就彆做春秋大夢了。”

“到時候再說吧?”

“哼哼,反正你也冇有選擇權?”

“你……你什麼意思?”

李浩宇這時候語氣很強硬,“你們三個都是我的女人,這種事情容不得你做主。其實事情都可以隨你,但是你不可以隨便說袁媛。”

朱鎖鎖笑容一滯:

她臉色瞬間變得很難看。

這還是她第一次見李浩宇這麼生氣:

她一下子心虛起來了。

我表達得可能有一點問題,不過你要是想讓我屈服可冇那麼容易,之後走著瞧吧。”

“哦?是這樣嗎?”

李浩宇此時似笑非笑地看她。

“那就看看吧,到時候還不知你會怎麼樣呢?”

有些女生麵對男朋友的時候,既嘴硬又傲嬌。

還有一句話叫“刀子嘴,豆腐心”。

就是說的朱鎖鎖這種人。

這種人性格直爽,說話直透人心,好像不給人留麵子,顯得比較生硬;但內心其實非常善良,和她給人的感覺恰恰相反。

這種人往往比較犟,心裡都已經認輸了,都已經承認錯了:

但為了麵子,就是不肯認錯。

朱鎖鎖顯然就是這一種人。

她現在已經明顯露怯了,早就被李浩宇吃得死死了。

朱鎖鎖聽到李浩宇的回答,她瞬間漲紅了臉氣惱道:“你……那就走著瞧!我纔沒有那麼弱呢!”

李浩宇起身說道,“行了,你急什麼?你這麼大聲地嚷嚷小心一會把南孫也吵醒了。

要是她聽到你這麼說,指不定多傷心了。”

“你忘記你昨天在飯桌上,怎麼答應她的。要不我再把南孫叫過來,咱們再覆盤一下昨天說的?”

“啊?你彆吵醒她……她昨天那麼累……”

朱鎖鎖一下慌神了。

她壓低了聲音,還小心翼翼的關了門。

見樓上冇有動靜,這才鬆了一口氣。

她天不怕地不怕,就是在意蔣南孫的感受。

畢竟,這是她欠蔣南孫的。

要是真被南孫知道了這件事,她還真有點心虛。她前腳剛答應了蔣南孫,後腳就翻臉不認賬……這實在不太好。

歸根結底,她還是太介意蔣南孫的意見了。

這一下子;就讓李浩宇掌握了主動權。

朱鎖鎖的氣勢一下子弱了下來。

“行了我都聽你的,還不行嗎?不過這事也不是光我一個人願意就行。袁媛她也不會願意的,剩下的就看你自己的本事了。”

“哦?是嗎?”

“我覺得這很簡單呀,你看連天不怕地不怕的朱鎖鎖,現在不是也屈服了嗎?”

李浩宇還順手拍了朱鎖鎖後麵一下,uu看書感受著柔順的手感。

朱鎖鎖生氣地說道,“我還從未見過如此厚顏無恥之徒……”

“嗯?”

李浩宇一瞪眼,“你忘記剛纔答應我的嗎?”

這下子,朱鎖鎖徹底屈服了。

她抿緊嘴唇,無奈的點了點頭,“行,我知道了。”此時朱鎖鎖的俏臉上,竟然露出了幾分可憐兮兮的神色

實在太欺負人了!

占了便宜還不夠,還得寸進尺提出這麼過分的要求……實在太過分了!

但朱鎖鎖還是忍了下來,忍一時風平浪靜,反正她遲早會找到機會報複李浩宇的。

李浩宇此時馴服了朱鎖鎖。

他也就不再刺激她了。

他擺擺手說道,“我幫你做了早飯,過來一起吃早餐吧。”

“不餓!”

“還生氣?”

“我現在真的不餓。”

朱鎖鎖又是委屈,又是無奈的說道,“我現在看見牛奶就冇胃口,是什麼原因你難道不清楚嗎?”

李浩宇不信的說道,“你又不是第一次了?”

朱鎖鎖一臉無奈的道,“昨天你乾了什麼離譜的事情,你自己都忘了嗎?還好意思說我。”

李浩宇訕訕地摸了摸頭。

他想一想也是他接著說道,“那我一會給你下碗麪吃。”

朱鎖鎖連忙搖頭,直接扭頭逃跑。

看朱鎖鎖的樣子,李浩宇就知道她又想歪了。

天地良心啊!

他真的打算幫朱鎖鎖,下一份麪條當做她的早餐。難道它在朱鎖鎖的眼裡的印象。

現在變得那麼不堪嗎?

……………

點擊下載本站app,海量,免費暢讀!

23shu8*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