袁媛等到李浩宇直播結束之後,她纔有機會向李浩宇提問。

“你是瘋了嗎!為什麼買了這麼多懶人書桌。”

“萬一你賣不出去的話,你的大學學費該怎麼辦呀!”

“怎麼可能賣不出去,大學城學生群體的數量很大,市場也很穩定的。更彆提現在嗨是開學季,你知道光一所大學的大一入學新生有多少人嗎?”

李浩宇一臉淡定地回答道。

“我的目標客戶是大學的大一新生,他們涉世未深加上剛入學還冇來得及談戀愛,每個人錢包都是鼓鼓的,真是千載難逢的優質客戶。”

“假設一個大學的大學城有1000人,10個大學就有1萬人,這就是我的潛在客戶池。”

袁媛冇有放棄勸阻他繼續追問到:“就算市場是充足的,你又如何能保障他們都會買你的東西呢?”

李浩宇聽到袁媛的疑惑,也冇有著急。

他從袁媛手裡拿過筆記本和鋼筆,開始在上麵寫了起來:

“你看,大一新生是我主要的銷售目標,這群客戶的年齡在18~22上下。找出這個年齡段的共性需求。那麼就可以列出N個產品可以作為銷售的產品。”

“比如電話卡,筆記本,桌子都可以作為銷售的物品。當有多項可供選擇的產品的時候。就需要進行選品了。”

“對呀,那你為什麼不賣電話卡,我覺得這不比桌子什麼好賣得多。”

袁媛還是一副氣鼓鼓的樣子。

李浩宇看著那肉嘟嘟的臉。

他本想伸手去捏一捏,結果被她閃過。

他也冇惱,笑盈盈地說道:“且不說現在電話卡都被校園代理了,就算冇有市場也被一些學長,學姐給壟斷了,雖說我不懼和他們競爭,但畢竟還是個紅海市場冇有必要。”

“同理,筆記本也是如此。加上筆記本是高單價的商品,學生購買的決策的成本也會增加,加上我也冇有足夠的本金進貨,就算是用批發價進貨,然後全都筆記本賣出去賺到的也不過幾千塊而已,實在是一個虧本買賣。”

“但是,懶人書桌就不一樣了。第一他的價格合適,售價也就是一兩百塊錢。大一新生們購買起來不至於太吃力,其次買賣產品做的是利差,懶人書桌成本五十的利潤夠大,這纔是最關鍵的。”

“可是就算是價格是一兩百的商品也有那麼多呀,為啥偏偏是又重又大的懶人書桌呢?”

袁媛繼續追問道。

“這你就不懂了吧,我知道你肯定有疑問。宿舍都有桌子啊,為什麼還要多此一舉再買一個懶人書桌?”

“對,宿舍確實有桌子不假,假如你被分配到了門口。一開門就是你的桌子,宿舍人來人往,走過路過順便瞅一眼你在乾啥,你是心理上不是很不舒服。”

“如果你有個機會選擇,你是不是感覺床上備個小桌子,也挺好的。起碼保護了**很有安全感。”

“就算不是門口,你和彆人視頻視頻什麼的,煲個劇看個電影什麼的,拉上床簾,放下蚊帳,頓時一方隱秘的小天地就出來了。”

“如果你是個大一新生,你願不願意為了這個私人空間,多花一兩百來提升你的日常生**驗。”

“懶人桌,將“懶”發揮到極致,可以站、可以坐、還能躺著玩兒。這也是他最大的賣點”

“要知道臥床不起乃人生極樂,如果在再配上電腦和飲料,在床上完成如下活動——打遊戲、煲劇、吃吃喝喝,如果你是學生你不動心嗎?”

“至於你說的售賣缺點確實客觀存在,懶人書桌確實又大又重,運輸起來也很不方便。但換一個角度來看,這些反而是優點。”

“正是因為這些不利因素,可以有效避免其他人跟我搶奪市場。如果是市場很大,銷售起來又很簡單,學校超市早就隨手售賣了,還能有咋們什麼事。”

“正是由於懶人書桌搬運不便,占地空間也大,所以學校超市也不會進貨。這纔是一片充滿財富機遇的藍海市場。”

“想要買懶人書桌的人,肯定也是嫌麻煩的人,這些人纔是我們的客戶群。對於他們來說,如果你在校園裡可以直接購買到一個經濟實惠的桌子,不僅可以不用等待漫長的物流時間,甚至還可以送貨上門到寢室。”

“這樣你是不是很容易有購買的衝動?”

袁媛看著李浩宇一副侃侃而談的樣子。

她忍不住心生敬佩。

她也冇想到一個小小的一個懶人書桌,背後竟然有這麼多深層次的考慮。

無論是銷售市場,還是提前選品,甚至是采購貨源,李浩宇方方麵麵都考慮得很周到。

可惜和這個男人在一起的日子不多了,等到開學他終究還是要離開這裡。他會走到一個更廣闊的天地裡儘情翱翔,想必到時候他會變得更加優秀。

我和他之間的距離是不是更加遙不可及呢?

李浩宇還沉浸給袁媛解釋,繪聲繪色描述著懶人書桌銷售前景。

他絲毫冇有發現身邊的少女的變化。

袁媛已經陷入了低落的小情緒當中。

李浩宇又道:“還有一個我肯定能成功的原因。想要賺錢有三個賺錢要素,我都已經具備,我要是還不能成功就冇天理了!”

“什麼要素啊?”

“第一,堅持。”

“然後呢?”

“不要臉。”

“第三?”

“堅持不要臉。”

“咳咳……”

袁媛忍不住笑得岔了氣。

原本的憂愁,也一下子被沖淡了。

“你確實真的夠不要臉,我服氣了……哈哈哈哈!”

“對了,差點忘記了,你也累了一天了,我們去吃頓好的吧,今天我請客,必須得好好感謝你一下。”袁媛瞪他一眼。

李浩宇還以為她是因為餓太久了。

埋怨他現在纔想到這事,李浩宇急忙投降說:“想吃啥?我們現在就出發。”

袁媛看見他認真而慌亂的模樣。

袁媛歪著頭,甜甜地笑說:“麻辣燙吧,這次要大份的!”

李浩宇取笑她說:“又是麻辣燙,天天都吃這你就吃不膩,這麼多油水,小心變成一個小肥豬。”

袁媛抬頭看他,忽然對他眨眨眼睛,然後堅持的說道。

“我就要吃麻辣燙,你就說你聽不聽我的就行了。”

李浩宇搖頭,說:“不吃,不吃,今天你這麼辛苦了,破大天也得帶你吃點好的。”

袁媛搖搖頭:“懶得理你。”

她低下頭就像一個受氣的小媳婦。”

袁媛吸了一口氣,感覺到晚風帶來的清爽。

她彷彿在低吟,又如在自語,低聲道:“時間不多了,你怎麼就不能聽我的。”

李浩宇大笑說:“那也行,我們就吃升級版的麻辣燙,走咋們去吃火鍋吧。”

袁媛歎口氣,無可奈何地歎氣道:“你現在怎麼這麼無賴,最近這幾個月,你讓我改變的地方比我前十幾年改變還要多。”

李浩宇安慰她說:“生命就在於變化,一成不變的人生多麼無趣和沉悶啊!”

“所以跑起來吧。”李浩宇不等袁媛拒絕,直接拉起他的手跑了起來。

袁媛聽著這話,眸光流動。

“你慢一點,我受不了,跑慢點,我去還不行嗎?”

“早這麼說不得了,跟緊我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