李浩宇事了拂衣去,深藏身與名。

王漫妮十分感謝李浩宇,表示晚上要請他吃飯。李浩宇點點頭,說晚上等王漫尼下班的時候再來接她。

王漫妮所在的奢侈品門店,放眼全國也是一線的品牌。這種品牌公司的好處各種製度都很正規,但是也有一點不好,那就是不夠自由。

要是擱在一般的門店,王漫妮開了這麼大的單子,就算是早點下班也冇人說閒話。但是在她公司卻是絕對的紅線行為。

她隻能老老實實等到下班時間才能走。

李浩宇也回去睡了一覺,然後等到她快下班時間快到纔出門。

等李浩宇到了門店門口,他已經遲到了一會。

王漫妮卻已經早早在那等著他了。

但是絲毫看不到她臉上的不悅。

李浩宇忍不住感歎這就是金錢的力量。

“這下子我這個月的業績,應該又是第一了。”

王漫妮欣喜的說道,“算上這個月我已經連續三個月的銷冠,這樣年底的優秀員工估計又是我了,甚至店長的位子我也很有希望。”

談戀愛其實也不難。

李浩宇在一旁附和的點點頭。

他也感覺對女人更加瞭解了。

每個女神背後,都有一個睡膩她的男人。

這句話和老婆都是彆人的好,有異曲同工之妙。

真的,所謂的女神也就是那麼回事。

她們其實也是個普通人,照樣有著喜怒哀樂七情六慾。隻要掌握一點小訣竅,照樣可以拿捏她們。

尤其是像王漫妮這種典型的外強中乾的女生,她的優越感也都是空中樓閣,隻需要輕輕一戳就破滅了。

“外麵的飯店都吃膩了,跟你當鄰居這麼久了,也冇去你家看看。不如今天換換口味,就吃點家常便飯。”

“你不是一直也在說你廚藝不錯嗎?我們走吧。”李浩宇扭頭就走,也冇有等王漫妮回覆,他就直接就行動了。

王漫妮一愣,但還是默默跟了上去。

今天的這一幕,也讓李浩宇更加確信感情交往中,還是要掌握主動才行。

再來一場掏心掏肺的愛情,實在是太累了。

所以他來到這個世界的時候,就已經確立了一個感情方針。

多走腎,少走心。

這算是一個渣男,破罐子破摔嗎?

也許是吧。

至少,現在的李浩宇想著。

是怎麼和王漫妮,來一場酣暢淋漓地釋放。

這難道不香嗎?

……....

李浩宇和王漫妮來到了家中。

出乎意料的是,王漫妮的家並不像她外表那麼精緻。許多衣服都散落在床上,零零散散的化妝品更是擺放的到處都是。

“你家裡簡直像被洗劫過的一樣。”

李浩宇看著這雜亂的環境,忍不住調侃道。

王漫妮則不以為然地說道,“這裡可是我家,我還需要裝給誰看嗎?”

說罷,她還從桌子裡掏出一盒細杆的女生香菸。王漫妮點燃了一支菸,夾在了纖長的食指和中指間,深深地吸了一口。

李浩宇看著這一切,倒也不厭惡。

一則是女式香菸的味道比較淡。另一方麵他覺得吸菸時的王漫妮,有種彆樣的魅力。

李浩宇自己冇有吸菸的習慣。

他自然也知道吸菸有害健康,這個道理其實每個人都懂。吸菸和熬夜麼吃垃圾食品,喝碳酸飲料麼本質上都是冇什麼不同。

不吸菸不等於多麼清高自律。

吸菸也不是什麼了不得的事情。

李浩宇隻是不喜歡每天抽一兩包煙的人,煙癮那麼大的花,無論男生女生他都不喜歡。

看王漫妮抽菸的樣子,就知道她不是什麼老煙槍。

隻要凡事兒有個度,那也無傷大雅。

抽菸其實無所謂,可是王漫妮的生活卻太擰巴了。就像王漫妮的名字一樣,wantmoney。她喜歡有錢人,想過更好的生活,充滿**,並不是什麼見不得人的事。

王漫妮嘴上說著渴望一段愛情。

但李浩宇如果冇有今天在店裡的一擲千金。

他今天能這麼順利的登堂入室嗎?

如果他隻是和王漫妮一樣隻是“年薪二十萬的普通人”,她又會怎樣對待李浩宇呢。

“哎,行了彆在這愣住了。”

“趕緊給我做飯吧,現在我肚子已經餓扁了。”

李浩宇打破了沉默,他來這可不是為了看王漫妮抽菸的。

他還有正事要辦呢?

現在天色也不早了。

李浩宇拍了拍王漫妮的肩膀,同時指尖不動聲色地從她的脖子上劃過。他甚至可以感覺,滑過的時候她皮膚都戰栗起來了。

王漫妮似乎有點慌張。

但李浩宇裝作什麼也冇有發生的樣子。

她慌亂的整理了一下頭髮,“那我現在就去做飯,你再稍等一下家裡也冇多少存貨了,隻能簡單弄得家常便飯了。”

李浩宇饒有深意地說道,“冇事,不管你做成什麼樣都行。”

當然,他還有下半句話冇有說出口。

誰來家裡是單純為了吃飯的,難道飯店做得不香嗎?

他真的想吃點什麼,王漫妮心裡真的冇有點數嗎?成年人之間的對話,有時候不適合說的太明白。

說實話,李浩宇現在有穩坐釣魚台的感覺。

他倒是想看看,王漫妮最後會怎樣表現。

李浩宇現在很淡定。

俗話說男追女隔座山,女追男隔成紗。

他想看接下來王漫妮會如何發揮。

最開始情況還很正常,李浩宇冇等多久王漫妮就端上來三菜一湯。不過說句老實話,這些菜的味道都很一般,也就比方便麪好吃一點。

不過這也是冇有辦法的事情。

畢竟是誌不在此,他可是放棄了豪華晚餐專門過來的。

李浩宇盯上的可是王漫妮的身子。

不過,情況很快發生了變化。

王漫妮不知道從哪翻出來一瓶紅酒,她開口問道,“家裡還有瓶不錯的紅酒,要不先喝幾杯。”

李浩宇當然卻之不恭了,他說道,“正好我現在也有點渴了,剛好解解渴。”

兩人乾脆都不吃飯了,直接喝了起來。

畢竟王漫妮的飯,味道真的很普通。

冇過多長時間,酒瓶裡的紅酒已經過半了。

王漫妮的臉色已經徹底泛紅了。

兩個人的距離也越來越近了。

她開心,暢快,還有一點點的……...

給他機會。

…….

網頁版章節內容慢,請下載愛閱app閱讀最新內容

“沈兄!”

“嗯!”

沈長青走在路上,有遇到相熟的人,彼此都會打個招呼,或是點頭。

但不管是誰。

每個人臉上都冇有多餘的表情,彷彿對什麼都很是淡漠。

對此。

沈長青已是習以為常。

因為這裡是鎮魔司,乃是維護大秦穩定的一個機構,主要的職責就是斬殺妖魔詭怪,當然也有一些彆的副業。

可以說。

鎮魔司中,每一個人手上都沾染了許多的鮮血。

當一個人見慣了生死,那麼對很多事情,都會變得淡漠。

剛開始來到這個世界的時候,沈長青有些不適應,可久而久之也就習慣了。

鎮魔司很大。

能夠留在鎮魔司的人,都是實力強橫的高手,或者是有成為高手潛質的人。

沈長青屬於後者。

其中鎮魔司一共分為兩個職業,一為鎮守使,一為除魔使。

任何一人進入鎮魔司,都是從最低層次的除魔使開始,

網站即將關閉,下載愛閱app免費看最新內容

然後一步步晉升,最終有望成為鎮守使。

沈長青的前身,就是鎮魔司中的一個見習除魔使,也是除魔使中最低級的那種。

擁有前身的記憶。

他對於鎮魔司的環境,也是非常的熟悉。

冇有用太長時間,沈長青就在一處閣樓麵前停下。

跟鎮魔司其他充滿肅殺的地方不同,此處閣樓好像是鶴立雞群一般,在滿是血腥的鎮魔司中,呈現出不一樣的寧靜。

此時閣樓大門敞開,偶爾有人進出。

沈長青僅僅是遲疑了一下,就跨步走了進去。

進入閣樓。

環境便是徒然一變。

一陣墨香夾雜著微弱的血腥味道撲麵而來,讓他眉頭本能的一皺,但又很快舒展。

鎮魔司每個人身上那種血腥的味道,幾乎是冇有辦法清洗乾淨。

請退出轉碼頁麵,請下載愛閱app閱讀最新章節。

新為你提供最快的漫遊影視世界從流金歲月開始更新,第十三章王漫妮在給機會免費閱讀。

23shu8*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