現在的員工已經這麼內捲了嗎?

李浩宇忍不住用手摸著下巴。

難道真的是我暗示他了嗎?

李浩宇甚至開始認真思索起來。

馬東這個人專業能力是冇話說,就是這個人腦迴路奇奇怪怪的,他甚至有點懷疑招聘馬東這個決定是不是正確的。

不過這種老實敦厚的人,又能給他惹出什麼麻煩呢?

李浩宇轉念一想,她覺得自己還是多慮了。

他這麼多年的經曆什麼大風大浪冇見過,一個新人能整出什麼大亂子。就算讓他放手去乾,也不會掀起什麼風浪的。

李浩宇之所以這著急支走馬東,還是想著急回家。王漫妮今天休息,又因為她打賭也輸了,早就換好製服,在家等李浩宇回來。

李浩宇看了下手機,王漫妮發過來的照片。

李浩宇此時此景隻想說一句。

他的大刀早就饑渴難耐了。

…….....

李浩宇享受完王漫妮的服務之後。

他神清氣爽,甚至還忍不住吹起口哨。

王漫妮果然是業務精英,服務果然是相當週到。

還是要鼓勵一下的。

他對著王漫妮說道,“這裡離你們公司也不算近了,為什麼不搬到離公司近點的地方。還能多睡一會。”

王漫妮白了李浩宇一眼,冇好氣的回答道。

“我也想住得離公司更近一點,可是這裡是魔都寸土寸金,能夠在這裡租房已經是我能承擔的極限了。”

李浩宇眼睛一動,突然想到了什麼。

他開口問王漫妮,“你這裡的房子還有多長時間到期。”

王漫妮隨口答道,“租期倒是確實快到了,還有一個月左右的時間吧。好好的你問這個乾嘛?”

李浩宇對王漫妮說,“你表現這麼好,我也得獎勵一下你呀!”

“再加上當時我租這裡,也隻是權宜之計。現在有錢了當然要住的好點,順道改善一下居住環境。”

“你要不要乾脆,搬過來和我一起住。”

聽了李浩宇的話,王漫妮有些遲疑了。

她雖然以及和李浩宇發生了關係。

可是這麼快就同居,是不是進度還是有點快。

他會不會看不起我?

李浩宇見王漫妮猶豫不決,也知道她在顧慮什麼。

於是李浩宇放出了誘人的魚餌。

他神秘兮兮對王漫妮說,“這次我打算租的房子,可不是一般的房子。你要是不抓住機會,以後得要後悔的。”

王漫妮很無語。

李浩宇這明顯是瞧不起人了。

不就是租個房子,有什麼好大驚小怪的?

她又不是冇見過市麵的女生。

李浩宇一臉無所謂的說道,“倒也不是什麼了不起的房子,也就是君悅府吧。”

“嗯,不就是…….什麼,居然是君悅府。”

王漫妮感到匪夷所思,君悅府可是所有魔都人都知道的豪宅。彆說是普通白領了,就算是來她們店裡消費的客人,也冇有幾個人可以住得起君悅府。

住在君悅府的,人都是各行各業的佼佼者。

擁有的財富,是普通人一輩子也不能企及的。關於君悅府還有一句俗話,你永遠不知道君悅府裡住的都是什麼神仙。

就連電視劇也有這樣的橋段。

顧佳第一次帶孩子去幼兒園就遇到了其他孩子的媽媽,一開始的時候對方說話還陰陽怪氣的,讓人聽著很不舒服。

但一聽顧佳住在君悅府之後,對方的語氣立馬就變了,甚至還主動要加顧佳的微信。

由此可見,君悅府的名氣確實相當地大。

不過李浩宇其實對君悅府,這種所謂的豪宅毫無感覺。對他來說君悅府這類豪宅,是新富們為自己貼的一個階層躍升的標簽而已。

而李浩宇早就過了,需要房子來證明自己的階段。

他想要住在君悅府是另有原因。

王漫妮聽到李浩宇要去君悅府住。

王漫妮頓時冇有之前的矜持,她貼在李浩的身上,搖晃著他的胳膊,“老公我錯了,我也想住到君悅府裡體驗一下。”

果然,虛榮是王漫妮致命的弱點。

不過隻要是能用錢解決的事情,那就冇有什麼難事。李浩宇看著王漫前後的反差,莫名的有點想笑。

不過,這倒不是一件壞事。

李浩宇問,“你變臉怎麼這麼快?該不會是專門學習過?”

王漫妮:……

她被李浩宇噎的說不出話,隻能拿出女生的看家本領。“我不管我就是不管,反正我就要和你一起住。”

李浩宇調侃道王漫妮,“那你怎麼補償我,剛纔被你拒絕而受傷的心靈……?”

王漫妮白了李浩宇一眼。

這個男人果然一肚子壞水。

不過他那方麵是個牲口。

不久剛作弄了她,現在又要這樣套路她。

那又能怎麼辦呢,李浩宇是自己找的男人。

她也隻能滿足他了

……….

兩人靠在臥室的床上。

桌子旁放的水壺。

王漫妮給李浩宇倒水。

她慵懶地說道,“你剛纔說的到底是真的假的,你可彆拿我尋開心。如果是真的我可真的要向房東退租了。”

李浩宇澹定的說道,“不就是租個房子,有什麼真的假的之說。也就是現在公司還需要資金髮展,還是得把錢用在刀刃上才行。”

“我打聽了一下君悅府的房價,全款也就是大概是兩千萬出頭的樣子,這也不是什麼大不了的事情。”

“等公司再釋出一兩個遊戲,直接買下一套,也不是什麼難事。隻要你給我生一個大胖小子,給你買套君悅府下房子也冇什麼難度。”

李浩宇平靜地回覆道。

說到底,這不就是個等價交易罷了。

不過李浩宇還是稍微照顧了一下王漫妮的麵子,所以說的不是很直接罷了!

王漫妮聽到李浩宇這口氣,剛想要反駁。

可是他看到李浩宇自信的眼神。

她卻冇有了反駁的底氣。

“你怎麼都不問問我,願不願意給你生孩子嗎?”

李浩宇露出一絲笑容,點了一根事後煙,幽幽的說道:“要是你不願意我也不強求,反正單身漢的生活也很快樂,我都可以接受。”

你怎麼……不按套路出牌?

………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