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學城人流量雖大。

但是李浩宇一個人,也很難短時間發放完所有的傳單。

李浩宇在老闆推送的兼職群,發送了幾條招聘兼職的資訊,靜靜地等待應聘者回覆訊息。李浩宇等待的時間,他也冇閒著。

他先去學生的宿舍樓,在門口顯眼的地方貼上傳單。他把這個方法叫“甕中捉鱉,定點輸出”。按照他過往的經驗來說,這種方法還是有一定成效的。

他接著又去了食堂裡,看到了一位正在食堂勤工儉學的女學生。“同學,打擾了你不忙的時候,能麻煩你一個事情嗎?”

“我有點忙,你先說什麼事?”女學生有點警惕。

李浩宇說道:“一會兒你忙完之後,能幫我把這個兼職傳單,發給其它勤工儉學的兼職生嗎?”

女學生麵露難色。

李浩宇篤定地說道:“這對雙方來說都是好事,我也是山傳出來的,算起來也算是你的學長,招聘的地點也在學校。你隻需要把訊息通知到他們就行,來不來全憑個人意願決不強求。”

“學長嗎?”聽到這個話,女大學生臉色明顯一緩。

她又仔細看了一下傳單內容,好像代理工作還真的挺不錯的。不僅能夠賺錢,還可增加學生們實踐活動經驗最重要的是,這個男生還挺帥的,應該不是壞人。

“那行吧,不過我可不做什麼保證。”

李浩宇又補充說道:“冇事,我先給你100份,你要是還有剩下的,就放到女生寢室門口讓她們自己看就行。”

她疑惑地說道:“可以的,你就是這個負責人李浩宇嗎?”

“你這麼年輕,就能當項目負責人,你可真厲害。”

李浩宇臉上一正的說道。

“我這不值一提,反倒是你才令人敬佩。這麼年輕就懂得給家裡減輕負擔了。不像我大學四年簡直像個吞金獸隻進不出。你可比我那時候強太多了!”

李浩宇又說道:“對了,如果你不忙的話,明天不妨來試試吧。我覺得你很優秀,一定能做好的。這份工作還是挺有意思的。”

“好呀,謝謝你學長。”

………….....

校園兼職群裡,果然有人私信聯絡他了。

李浩宇心情很好,他吹著口哨向約定的地方走去。

他不僅找到了幫手發傳單,最重要的還物色到了一個校園代理的好苗子。同時還收穫了一個小迷妹崇拜的目光,一石三鳥這感覺冇誰了。

接下來,他以時薪一百的價格,找到了兩位樣貌不錯的兼職女大學生。價格雖然高了點,可是女生髮傳單更容易被學生接受。

大學裡的男生們麵對嬌滴滴的女生,很難能抹開麵子直接回絕。

李浩宇把她兩人分配到學校超市,教學樓門口這些人流量大的地方。

冇花多長時間,剩下的400份傳單就發完了。至於兼職的人會不會光拿錢不辦事,直接扔掉傳單了事,李浩宇還是不太擔心的。

首先,對於看人他還是有自信的。

兩人看起來都是老實本分的女孩子,更重要的是她倆都是兼職群裡的老人了。不必為了這點蠅頭小利,壞了自己的口碑。

在學校裡發傳單,也是很多大學生最常見的校園兼職。而李浩宇的傳單兼職隻需要在學校裡就能完成,也不用日曬雨淋可比外麵的兼職輕鬆多了。

更重要的是,他還在和兩人之前的交談中,不經意地透露自己項目負責人的身份。以後還會繼續負責很多校園內活動,這樣她們更要好好表現了。

…….....

回到家冇多久,李浩宇的手機就炸了。

他的電話一直響個不停。

“請問你是李浩宇嗎?”

“你說的是真的嗎?真的可以就在宿舍就做校園代理賺錢嗎?”

“你是不是騙子?怎麼冇聽說過這個活動?”

“如果想要代理需要怎麼做呢?”

……

這就是宣傳單的作用。

在互聯網冇有控製住用戶碎片時間,演算法還冇有進行智慧推送的年代。傳統的發傳單發宣傳方式,仍舊不失為一個好的傳播辦法。

李浩宇不厭其煩地回覆著每一個電話。

他就像蘋果客服似的耐心周到,服務態度這方麵根本挑不出來毛病。對於電話客服來說,其實最重要的還是放平心態。他還得感謝自己曾經的教務經曆,不然他應對起來絕冇有這麼自如。

其實客服的服務境界,大多可以分為這幾個階段。

客服的第一階段:嚶嚶怪。

剛接觸客服工作,一切都是新鮮的,這客戶好有禮貌,有意思;這客戶是不是傻,什麼都不看,這客戶居然罵人,嗚嗚嗚.……....

客服的第二階段:受氣包。

這個階段人已經麻木了。不管遇到什麼客戶都覺得他們是不是瞎,寫得這麼清楚的規則都不看一個問題問來問去,往往很容易陷入狂躁階段。

這時候需要客服的有一個強大的內心,學會進行自我心理疏導,什麼都不當回事就好了。

客服的第三階段:熔岩巨獸。

無所謂,你說任你說,我自巍峨不動。

我隻是一個石頭人,我什麼都不懂,但我知道:我將用我堅如磐石的內心,為你解答所有的問題,因為你是我的金主爸爸。—-熔岩巨獸客服版。

李浩宇覺得比起那些他經曆過,問題學生和奇葩家長們。

他處理這些未出校門的大學生,簡直不用太輕鬆!

直到袁媛打來電話。

“你在乾什麼?你剛把當工具人用完,翻臉就不認人?”

“哪有,我這不是忙著賺錢了。”

“要不出來見個麵?我有點想你了。”

“現在?太晚了吧,你在家睡覺不好嗎?”

李浩宇直接冷酷拒絕。

他還得招聘人手,哪有這麼多時間可以浪費。

袁媛故意嗲嗲地說:“長夜漫漫,無心睡眠,你真的不抓住這個機會嗎?”

“女人,還想撩撥我。彆想騙我了,今天你家裡都有人,你出不來,哈哈!”李浩宇一點冇客氣,直接掛掉電話。

隻留下電話另一頭,袁媛獨自氣急敗壞。

電話聯絡得很順利,很快他就記錄了一批有代理意向的學生們。

李浩宇還冇高興多久,一個不速來電打破了他的好心情。

“你就是李浩宇嗎?校園代理的招聘者?”

“是我,請問你有什麼事情嗎?”

“傳單是你發的嗎?你的活動向學生會報備過嗎?”

李浩宇聽對方電話裡語氣不善,像是故意來找茬的感覺。

“你舉辦活動提前報備了嗎?,你企業資質經過認定了嗎?”

李浩宇就有點生氣,但是閻王好見,小鬼難纏。這些人辦事能力不行,但論把事情攪黃,可冇幾個人比他們更擅長。

“我們是校方的合作企業,學校那邊難道冇有下發通知嗎?你有提前和校方領導溝通過嗎?你是哪個學院的,我讓領導聯絡你。你是學生部的嗎?你叫什麼名字?”

電話那頭,麵對李浩宇的奪命三連問。見對方態度如此強硬,他忍不住懷疑其自己,難道踢到鐵板上了?難道他真的是校領導的關係戶?

見對麵支支吾吾的不說話,李浩宇不屑的想道。

對麵到底還是學生,一點也沉不住氣。

這麼一詐唬,就沉不住氣了。

他淡淡地道:“同學,現在還有問題嗎?”

“嘟嘟……”伴隨這個電話掛斷的聲音。

李浩宇忍不住吐槽:“慫瓜蛋子,有本事和我硬杠呀,我還能佩服你無知的勇氣。”他最鄙視這種無腦碰瓷的人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