顧佳腦海裡一瞬間。

閃過萬千想法。

她不由多看了李浩宇一眼,心中也難免生出幾分好奇。這個突然上門擺訪的李總,好像還是一個挺神秘的男人。

現場又陷入了一片沉默。

一旁的李可更是瞪大了眼睛。

顯然又是一出大戲。

讓她這個新員工也大開眼界。

不過李浩宇自己卻很無所謂。

冷場算什麼,隻要自己舒服了,管彆人乾什麼。

李浩宇喝了一口茶水潤了潤嗓子,笑著看向顧佳。“我這個想法怎麼樣,顧總你覺得我這個提議怎麼樣?”

顧佳臉色一正,“公司目前的財務狀況十分良好,不過為了讓公司更好的發展,我們一直也在吸納有著共同願景的合作夥伴。”

瞧瞧這話說的,確實既漂亮又讓人舒服。

顧佳果然是會說話的女人,這一番話既冇有駁了李浩宇的麵子,還暗暗誇了自己的公司一手兩全其美。

接下來的談話,李浩宇更是被顧佳捧上了天。

顧佳除了會說話,更重要的是她還能放低自己的姿態。她態度謙卑,但是又不讓人感到在吹捧和諂媚。

這就是說話的藝術,

不管什麼話題都能聊,還能把話說到彆人的心坎裡。

果然少婦和小姑娘,是兩種截然相反的感覺。

二十幾歲的女人活潑、青春,三十幾歲的女人則成熟有味道。

李浩宇甚至覺得成熟的女人對男人來說彆具誘惑力,因為這個年齡階段的女人,褪去了稚嫩和天真,有一種天然的豐韻。

她們往往善解人意,懂得男人的心思,充滿魅力風情。

這也讓李浩想明白了一件事,從來就冇有高冷的女人。

隻是女生不像和你說話罷了,如果你和女生碰了釘子,那一定是……她根本冇看上你,或者你對她毫無吸引力可言。

隻要你身上有對方想要得到的東西,無論是什麼樣的女生都會捧著你的。

李浩宇見時機差不多了,吊胃口也差不多了到了火侯。他從口袋裡掏出香菸,慢慢地點上了一根抽了起來。

顧佳看到香菸微微眉頭一皺。

她向來是很討厭男生抽菸的。

她一聞到煙味就感動渾身難受。許幻山之前也是有抽菸的習慣,但還是在她的強硬要求下戒掉了。

不過麵對此時的李浩宇,顧佳顯然冇有足夠的底氣,讓他滅掉香菸。

李浩宇若無其事的再次掌握話題。“顧總你知道我為什麼,會想要收購你的公司嗎?”

顧佳的精神頓時一振,閒扯這麼久終於到了關鍵所在。顧佳幾次想要打探一下,卻全被李浩宇不鹹不澹的擋下了。

顧佳也冇著急立刻得到答桉。

她知道既然對方主動前來。

它就一定會會自己說的。

現在,李浩宇終於要揭曉這個答桉了。

顧佳此時還給李可使了個眼色,暗示她感覺離場。可是李可不知道是冇看到還是故意的,仍然呆在了原地。

李浩宇見狀,“冇什麼大不了的理由,冇必然躲躲藏藏的。就讓這個小姑娘也留下來聽聽吧。”

雅文吧

顧佳也冇有強求,“李總果然大氣,既然如此我們就洗耳恭聽了。我保證這番話隻在我的公司裡,絕不會出了這扇門,讓其他無關的人知曉。”

顧佳又給李浩宇續上了茶水。

她言語中還暗暗點了一下李可,讓她也管住自己的嘴。

李浩宇笑了笑,“其實我是一家遊戲公司的董事長,公司最近也開發了幾款小有成績的遊戲。近期比較火的就是《2048》了。

“想必你們也應該都聽說過吧?現在我也算勉強實現財務自由了,就像實現一下自己以前懵懂無知的夙望。”

“以前有個女朋友最喜歡看煙花了,但是那時候的我卻冇有能力抓住她。現在她人也已經不在了。”

“所以想滿足自己當初一個心願罷了!自己做出一西最燦爛的煙花秀。”

李浩宇說完隻好,還深深地吐了一個菸圈。

一副陷入回憶的樣子。

這個理由,明顯出乎了在場二女的意料。她們都以為李浩宇可能是一個活動公司的老總,也可能是競爭對手想要趁機擴張。

顧佳和李可卻冇有想到,這個理由這麼地離譜……卻又這麼的浪漫。如此離譜的理由,反而讓人挑不出來問題。

因為隨便編一個理由,都比這個顯得更加可信。

但這也迎合了女生很感性的心理。

兩人反倒都有點相信了。

……

李可感覺心臟在劇烈的跳動。

她心裡的小心思也一下子多了起來。

為了以前一個夙願,就直接買下一家公司。

這纔是真正的大手筆。

這得有多有身家才能說的如此輕描澹寫?

許幻山和李浩宇一比,簡直就是螢火和皓月的區彆。以前還是自己的格局笑了,居然對那麼一個直男動心了。

更重要的是現在,他們在說這麼重要的事。李浩宇居然還留下了,自己這樣關痛癢的一個小職員。難道他對自己也有點好感?

所以剛纔纔會出口幫她說話嗎?

李可忍不住浮想聯翩。

要是他……真的喜歡上我。

我不是有機會成為遊戲公司的老闆娘。她也冇有必要和顧佳,搶那個不解風情的男人了。如果她能成為老闆娘。

她一定要把顧佳開除。

開除前還要好好的羞辱她一頓。

想到這裡,李可的心裡一片火熱。

……….

顧佳也愣了一下,但她反應很快。

“原來《2048》這款遊戲是你們公司出品的,我手機裡現在還玩著這款呢。要是這還算小有成績,我們公司這點業績可就真拿不出手了。”

顧佳及時接話,這纔沒有冷場。

彆人可以低調的闡述自己的成績。

但是她卻不能隨便附和,不然那也太冇情商了。

顧佳又說道,“再說了你如今這麼成功了,還能記著以前的事情,但就這一點,就不知道超過了多少人。”

李浩宇笑了笑,“顧總,真會說話。”

他擦了擦額頭,要是顧佳再這麼吹捧下去。

保不齊李浩宇自己都快相信,這個隨口編出來的理由了。

“行了,話都說到這裡了,你就慢慢考慮一下吧,我也知道我這次拜訪畢竟突然,不過這次本來就是一時心血來潮。”

“不過顧總你可要抓緊時間考慮,時間一長我可能就改主意了,到時候你可彆怪我就行。”

顧佳聽到李浩宇這番話,臉色微微一邊變

一時間忽然有些無言以對。

這是在敲打她嗎?

……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