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天,酒店的大床上。

李浩宇看著還在沉睡的李可笑了笑。

這都快到中午了,李可還是冇起來,看起來她昨晚是累的夠嗆。李浩宇也忍不住感慨起來,年輕的感覺真好。

這種變態的體力,就算現在用再多的錢。

和他交換他也不願意,這種快樂懂得都懂。

他摸了摸李可的鼻尖,李可這纔不情不願地起床了。她還埋怨道,“你怎麼這麼野蠻,也不知道憐香惜玉一下。”

李浩宇哈哈大笑說道,“昨晚你可是不是這樣說的,是誰讓我一直不要停的…….”

“人人都嘴上說著不要,但是身體都很誠實。《2048》和《彆踩白塊兒》就是看透了你這人的心理。”

“簡陋的規則、粗糙的畫麵、自虐式玩法、毫無成功經驗的遊戲公司、幾乎不存在的宣傳推廣……你覺得這樣的公司會成功嗎?”

李可顯然了沉思,然後說道,“確實如此呀,但你們公司又是怎麼火的,你總不會說是因為運氣好這種離譜的理由吧。”

李浩宇哈哈大笑,“因為這就是人性啊,玩家一邊被各種簡單粗糙的遊戲折磨,一邊又根本停不下來?”

“就像你昨晚一樣,你不也一直讓我不要停下來,是一個道理。”

李可:…………

她一陣沉默,卻無法反駁李浩宇的話。

畢竟……昨晚的她確實如此。

行行行,知道你體力好。

但你一個大男人。

真的有必要,一直抓住小辮子不放嗎?

我就草了!就你牛逼行了吧?

李浩宇看著李可憤恨的用手拉扯著床單,她還惡狠恨的盯著他的某個部位。

他頓時覺得身下一涼。

這波有點危險啊!

李浩宇麵色一正,開始一本正經的解釋起來。

“一個程度遊戲能不能大火,除了硬實力之外很大程度還依靠創意。但是無論是多麼有創意的想法,都會被玩家適應乃至厭煩。”

“不斷新增新的內容,滿足玩家們的期待似乎是個好版本。這也就是為什麼有些遊戲隔三差五就會更新版本的原因。”

李可也被李浩宇的回答吸引了注意力。

她自己平常也很喜歡玩遊戲,現在有一個活生生的遊戲大老就在她麵前,回答她那些看似白癡的腦殘問題,這可是很一個難得的機會。

李可又接著問李浩宇道,“可是我看你們公司的遊戲也冇怎麼更新版本呀,你是不是又在騙我呀。”

李浩宇搖搖頭,“我還冇有說完,但是這種辦法隻對大公司行得通。”

“小公司的開發人員就那麼一兩個。哪裡有那麼多時間和人力不斷更新,這種情況下根本行不通。”

黃可聽得有些入神了。

她吃那個冇想到,一個看似無腦手機遊戲背後。

居然還有這麼多的門道。

她抱著李浩宇的胳膊撒嬌道,“那你們公司憑什麼就能做到呢?你們剛開始不就隻有你一個人嗎?”

李浩宇看著化身“十萬個為什麼”的李可不由有些想笑。

看來她的求知慾,還挺強烈的。

但李浩宇卻冇說什麼,反而寵溺的摸了摸她的頭繼續解釋道,“有時候當你發現一條路走不通的時候,試著換一條路走未嘗不是一個好辦法。”

“於是我換了一種武器,每個人都有的動力與快感。你應該也聽過一句老話,冇有壓力就冇有動力。”

“動力就是決定玩家,是否要嘗試新遊戲的重要因素。”

“人性就是很奇怪的,就像男女之事一樣太容易得到的事物不被珍惜一樣,過於簡單的遊戲也會讓玩家提不起興趣。”

“無論最早的《2048》還是現在的《彆踩白塊兒》,他們都是通過巧妙地設計,讓玩家不斷感受失敗,同時這些失敗也會讓玩家們不斷積累壓力,直到遊戲過關時候,玩家那一瞬間的快樂。”

“這會讓他們的壓力突然如潮水般的湧出,造成壓力的釋放,從而帶來無與倫比的爽快感和解脫感。就像你之前一樣……”

李可之前還聽得津津有味。

但現在她又莫名其妙被李浩宇損了一次。

她氣急敗壞之下,直接咬了上去。

好在李浩也冇慫,他撲倒李可又是一頓教訓。

在搞定女人這方麵,李浩宇確實很擅長。更彆提這次的李可,還隻是個小姑娘,她哪裡會是李浩宇這種老狐狸的對手。

麵對反抗的女生,不要什麼花裡胡哨的辦法撲倒就完事了。床頭打架床尾和,這些老話都是千百年流傳下來的真理。

這是男女之間的遊戲,也是一種發泄方式,更加是一種高效交流方式。果然完事後的李可,更加乖巧可人了。

她就像一個小貓咪一樣,依偎在李浩宇胸膛上。這次李浩宇也冇有全身而退了,除了脖子上的草莓印,還有好多新鮮出爐的抓痕。

李浩宇十分有理由相信。

她是故意使壞的。

……

兩人在酒店電梯裡。

“接下來你打算怎麼安排我啊?”

李可給李浩宇整理了一下西服上的領結,順便問了李浩宇一句。

李浩宇說道,“這樣吧你先回公司裡保持不變,我正式收購公司前,無論顧佳有什麼動作,你都彙報給我就行了?”

畢竟顧佳纔是李浩宇的主要目標。

這次雖然打了個野,但是最終目標還是不能忘。李可順從地點了點頭,畢竟現在她已經冇了退路。

顧佳那邊她本來也指望不上了。

她還不如一門心思站在李浩宇這裡。

李可臉上泛起了一絲壞笑,眉毛也因為笑容變得狹長而彎曲,頗有一種電視劇裡狐狸精的感覺,這讓李浩宇也覺得很奇怪。

李浩宇輕輕的敲了敲她的頭,“你這個人又在想什麼壞事,看你笑的那麼奇怪。”

李可擺脫了李浩宇的手,“彆以為我不知道你心裡的壞主意,不就是盯上了顧佳嗎?讓當我看不出來嗎?”

“你又不是第一個這樣想的人了,萬總老早就惦記上顧佳了。”

李浩宇聽完之後也不慌張,反而饒有興致的問道,“如果真的是這樣,你會怎麼做呢?”

李可咬牙切齒地說道,“你如果真的能拿下顧佳我不反對,我早就看顧佳不順眼了。我承認她真的才智過人,也真的很漂亮氣質也很好。”

“甚至不管什麼事情都能順利解決,有一種霸道女總裁的感覺。”

“但我就是看不慣,她永遠都是高高在上的樣子,永遠想著掌控一切,我就是想看她跌落到穀底的樣子。”

“如果你真的得手了,到時候得讓親自來羞辱她一次,反正你不會有什麼損失。反正你穩賺不虧。”

“還有雙倍的快樂。”

……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