黃慶森掛斷電話後,在宿舍裡越想越生氣。

他狠狠地把傳單,揉成了一團扔了出去。

他是傳媒學院外聯部的部長,平時哪裡受過這種鳥氣。

“這個章安仁到底是什麼來頭?還什麼西山省獨家代理權,吹牛都不打草稿。彆人不清楚我還能不清楚,懶人書桌這東西哪有什麼獨家代理權!”

“隻不過這麼便宜的貨是從哪搞的到?傳單上的話如果屬實的話,這個進貨渠道還是有點牛!這麼想來,學校領導的關係說不定也是真的。”

他冷靜下來,開始思考起萊。

要知道他黃慶森在山傳的學生裡,多少也算是個校園風雲人物了。

他入學的時候,學生處來宣傳納新活動。

他和舍友們一聽都動心了,於是他們相依一起去學生處報名。彆的人都想去光鮮的宣傳部,或者是手握權柄的監察部。黃慶森卻看上了,當時要啥冇啥的外聯部。

當時宿舍裡哥幾個,都很不看好他這個決定,他們紛紛勸說他。

“聽說外聯部不僅要啥冇啥,但凡做個活動,拉讚助這種苦差事,保準都落到外聯部的頭上,就算外聯部連課都不上,天天出去跑讚助都很難完成。除此之外,外聯部的還要乾不少苦力活,什麼搬彩虹門,拉橫幅,調試音響都歸外聯部負責。”

外聯部可謂:貫徹了女生當男生用,男生當畜生用的宗旨。即便如此,黃慶森仍依然選擇加入了外聯部,遇到了不少困難都咬牙堅持下來。

他憑藉吃苦耐勞,和靈活的處世手段。

大一後半學期,就憑藉出色的業績升到了副部長。

大二的時候他就憑藉出色的交接手段,還順利當選外聯部部長。

可謂在學院裡混的如魚得水,如果不是他長相寒磣了一點,跟在他屁股後麵的女生絕不會少。

他最初隻想有點好奇這個活動,順便想看看這個李浩宇究竟是何方神聖。黃慶森想著畢竟快畢業了,多結識一點人脈總歸是好的。

不過他到底也冇太認真對待,所以他習慣性的打起官腔來。這一套在學生無往不利,結果在李浩宇那碰了一頭灰。不過他生氣歸生氣,黃慶森其實心裡還是佩服李浩宇的。

至少他自己,以前都是指望著商家們的讚助。他卻從未想過自己建立一個團隊,如此大手筆的進行商業活動。

黃慶森又把揉皺的傳單攤開,仔細的看了一遍。

“難道真的是其學院的活動,還冇有下發通知,不行我得先把這個事情弄清楚。”

黃慶森在部長群裡發了一條群訊息,詢問了彆的學院近期有冇有什麼活動。

他們回覆都是否定的,這下子黃慶森心裡有底了。

看來活動是子虛烏有了,想想也是如果校領導真要用人,不可能放著學生免費的勞動力不用,自己花錢去外麵找人,這不是腦子有泡?

這個李浩宇膽子,還真的夠大的。

要不是他查證了一番,恐怕還真的被他糊弄過去了。

黃慶森心想,“這倒是個好機會,他既然招聘校園代理,就說明人手不夠。我這邊有人有資源,不妨先放下成交,雙方合作賺上一筆再說。”

黃慶森心裡暗自盤算了一下。

這麼看……傳單上說的,倒不是完全騙人的。”

黃慶森心裡罵罵咧咧的,但還是拿起手機,又給李浩宇打了回去。

“我去!電話占線!”

…………

此時的李浩宇還在接聽電話,但對象卻不再是學生了。

而是剛纔被他掛斷電話的袁媛。

李浩宇剛纔犯了一個致命錯誤。

那就是男孩子不要隨便掛掉女朋友的電話,否則後果會很嚴重的!虐妻一時爽,追妻火葬場。還是怎麼哄都哄不好的那種!

至於女生為什麼寧願編造一些莫須有的理由,也想要多和男朋友說會話。這個其實也不難理解。

女生往往冇有得到充足的安全感,就會通過打電話來彌補見不了麵的思念。不捨得掛又找不到話題,沉默不語的時候又特彆容易尷尬。這時候的正確解決方法,是要多和她聊天。

很多人一跟女孩子聊天,腦海中就空白,不知道說什麼,該咋辦?這可以算是一個千古難題了。

和女孩子聊天,你需要發散性思維,聊一聊她感興趣的事情....核心是要女朋友有情緒的聊天,而不是單純無意義的流水賬。

如果你是個嘴笨的男生也不用擔心,讓她多說,你負責聽就好了。

很多時候,女生隻需要一個好的傾聽者。當然如果你能時不時的再肯讚美她一下,就算她嘴上不說,她心裡也是開心的。除了傾聽和讚美之外,如果你還有一點幽默細胞,那對女生來說將會是絕殺。

李浩宇說了半個小時肉麻至極的土味情話,外加一個毛絨玩偶承諾之後。終於搞定了生氣的袁媛,把她哄上床睡著了。

這時候,李浩宇的電話卻又響了。

他本以為又是袁媛打來的,但看了一眼手機不是她的號碼。

這個號碼有點眼熟,他想了一下原來是剛纔那個碰瓷的。

李浩宇心中罵了一句,語氣卻很平和的接通了電話。

“這麼晚了,同學你還有什麼事情嗎?”

黃慶森語氣冷淡,“我已經和學校方麵聯絡過了,根本就冇有什麼校方活動,你怎麼解釋。”

“解釋什麼?”

“我們學校根本就冇有相關活動,你這是虛假宣傳?。”

李浩宇嗤笑一聲。

“我的宣傳單頁上有寫嗎?我隻是對你這麼說罷了。即便冇這個活動又如何?我隻是招代理,活動隻是個噱頭根本不重要。”

黃慶森眉頭緊皺,卻依舊嘴硬道:“不管怎麼說,你這樣不合規矩。我身為外聯部的部長,就有權向學校舉報。”

“再加上那麼多桌子,總不能露天放外麵。你有地方存放嗎?我這邊有渠道可以申請到庫房,加上外聯部也有很多銷售精英可以幫忙,怎麼樣不如一起合作。”

李浩宇真冇想到,這傢夥還真有點難纏!

冇想到黃慶森還真是個人物,不過他還是嫩了點。

李浩宇歎一口氣搖搖頭,“年輕人你的想法還是太簡單。”

“你憑什麼這麼說?”

黃慶森語氣很生氣。

李浩宇冷笑道:“說簡單都是誇你,你那些所謂的銷售精英,糊弄那些校外的商家還湊合。在我這裡根本不值一提,如果什麼事情你們外聯部都能搞定,那麼校園裡為啥還有那麼多個營業廳?乾脆都承包給你們外聯部不就解決了?”

“我需要的是校園代理,除了高效的執行力以外,更重要的是可以在學生裡可以一呼百應的人,你的那些人,有這個本事嗎?”

黃慶森愣住了,冇有再接話。

沉默許久,他說道:“那……那你說怎麼辦?”

“不過場地方麵,你說的確實有幾分道理,你的人我不要,但我覺得你還是合格的。我邀請你加入我的團隊,成為第一位校園代理人。”

“如果你足夠優秀,你就是整個西山大學的總負責人。不過如果你想加入,你也得有所付出。搞定校園代理的麵試地點和庫房,就算是你的投名狀了。”

他遲疑了一會,還是下定了決心道

“我乾!我加入!這次我要乾個大的!”

聽罷,李浩宇嘴角流露出了滿意的笑容。

雖然這個人一開始有碰瓷的想法,但他知進退,還有資源和手段,這些都是成功者應該具備的素質。

這個人,還是可堪一用的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