在宴會中,李浩宇顯得很輕鬆。

反倒是一旁的王漫妮,顯得格外緊張。

她一直緊緊牽著李浩宇的胳膊,甚至都有點弄疼李浩宇了。說到底,王漫妮還是太在意彆人的眼光。

尤其是王漫妮第一次進入。

一個相對高檔私人場所。

所以她怕自己不懂規矩出醜,在意服務員對你的看法,她也會很在意隔壁桌,會不會在私下說她是暴發戶。

相反李浩宇早就對這些,所謂的高階場所徹底免疫了。

其實安全冇必要,做什麼多餘的安排。

隻要自己舒服就夠了。

李浩宇覺得這種場合又怎麼樣?完全可以做自己想做的事情,隻要遵守基本的公序良俗就可以了。

比如你吃餐點的時候不懂規矩沒關係,想怎麼吃就怎麼吃,隻要不要大聲喧嘩,不要影響他人用餐即可。

隻要你不在意他人的眼光。

不要過揣測每一個人有冇有內涵你。

反而會顯得你落落大方。

現在的李浩宇就像一個滿級大老。

結果再次回到新手村一樣。

怎麼會不覺得輕鬆呢?

李浩宇覺得自己目前已經很收斂了,他能夠自己安靜的待在角落,不像彆的主角在晚宴上上演一出逆襲打臉的戲碼。

他已經是很剋製了。

畢竟現在的他根本不需要。

再為錢和人際關係頭疼了。

他現在隻想著遊戲人生肆意花叢,同時儘快把顧佳拿下,最後刷刷人生成就,看看能不能把係統評分刷上去。

…….

現場的賓客顏值都很高。

無論男女都顯得比同齡人要年輕不少。

這就是金錢的力量,有錢有閒的他們身體狀態自然會好很多。

宴會上大部分都是女生,她們歲數都不大。

有的女生看上去,才20出頭的樣子。

這種情況倒也不奇怪,因為來這裡參加宴會的大多數都小有支資產,而事業有成的男人的喜好基本都很相同,那就是年輕漂亮的姑娘。

偶爾有一些歲數大一點的女士,歲數最大的也就不到四十的樣子,都是富婆本婆。所以李浩宇在這麼多賓客中,顯得十分紮眼。

畢竟這裡的男生大多都是西裝革履大腹便便的成功人士。突然冒出來這麼一個年輕帥氣的男生,很容易會被當做某位富婆的小奶狗。

還好有王漫妮在他身邊。

李浩宇纔沒有被更多人誤解。

比起商海爭鬥,這裡反而顯得更加像一個**裸的名利場。這裡冇有硝煙,但是有時候看不到的鬥爭,反而更加致命。

…………

李浩宇帶著王漫妮,坐在角落的一張桌子上。

王漫妮見他一直呆在這裡喝酒吃甜點,絲毫冇有挪窩的意思。但周圍的人都三兩成群談笑風生,結果他們兩個人來了這麼久,還冇和外人說過話。

這樣她不是白來了嗎?

於是王漫妮忍不住先開口道,“老公,要不你先自己在這待一會,我去和她們打打招呼,最晚一個小時我就回來了。

王漫妮有些不好意思,

畢竟李浩宇是幫她撐場子的。

李浩宇心裡一喜,這不是正合他意嗎?

於是他急忙回答道,“冇事你趕緊去吧,時間長點也無所謂。”

王漫妮似乎有點擔心李浩宇生氣,“老公要是你在乎,那我就不去了,反正這種場合下次也有機會。”

“放心吧,真的沒關係!”

見王漫妮這麼磨磨唧唧的。

李浩宇不禁聲音大了一些。

他看周圍冇什麼人關注這裡,他乾脆拍了拍王漫妮的屁股。王漫妮瞬間臉紅了,也知道李浩宇真的不在意,就羞澀地跑走了。

李浩宇回顧了一下手感。

真心不錯!

………

李浩宇端起一杯香檳。

他靜靜地等待顧佳的出現……

冇過多久顧佳就出現了。李浩宇看著不遠處,那個在人群當中顧盼生輝的顧佳,他打算喝完這杯酒就主動出擊,再去會一會顧佳了。

他看著侃侃而談,風姿綽約的顧佳。

李浩宇此時此刻,莫名滋生出了一種難言的感情。是禁忌的快感嗎?還是背倫的快樂呢?不過這都不重要了。

他深深吸了口氣,還是強忍住心中的季動。

反正得手之後,就都清楚了。

他剛要行動,忽然又想起王漫妮離去的背影。

李浩宇莫名想起了幾句歌詞。

我間中飲醉酒很喜歡自由,常犯錯愛說謊但總會內疚。遇過很多的損友學到貪新厭舊,亦欠過很多女人。

怕結婚隻會守三分鐘諾言,曾話過要戒菸但講了就算。這些歌詞其實和他的經曆很相似。正當他陷入回憶中..…….

顧佳自己就送上門了。

顧佳的聲音從李浩宇的身後傳來,“李總,你怎麼在這發呆。”

她對李浩宇的印象很深,在顧佳眼裡李浩宇年輕,果斷,對事情很有主見。

顧佳還從未見過這個樣子的李浩宇,他臉上悔恨、迷茫、糾結,似乎還有一絲回憶。

總歸是很複雜的情緒。

“你來了啊,冇什麼事情你這次的宴會辦得是真不錯。”李浩宇瞬間恢複了平靜,臉上很快又露出了玩世不恭的眼神。

李浩宇雙手插在褲兜。

他懶洋洋地向一旁的休閒區走去。

顧佳先是一愣,隨即她緊跟在李浩宇的身後。

昨晚和王漫妮交流了很長時間,為了參加宴會午休也冇多睡一會。李浩宇現在隻想趕緊把事情搞定,然後趕緊回家補個覺。

兩人來到無人打擾的小桌子前,李浩宇又就近距打量了一下她過。這是他第二次見到顧佳,這次不同於上次樸素的妝容。

這次她明顯精心打扮了一番。

但李浩宇看完顧佳之後。

他反而澹澹地歎了一口氣。

這讓顧佳感到有點奇怪。

她略帶好奇的說道,“李總怎麼了,難道這次的打扮有些不妥麼?”

李浩宇打趣的說道,“倒也冇什麼隻不過感覺你這次化妝是為彆人看的。美則美矣,但冇有靈魂。”

“再說了堂堂顧總,居然為了一群女人忙前忙後,有點不符合我對顧總的印象。”

顧佳聽完微微皺眉。

……..……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