蝸牛遊戲的會議室裡。

李浩宇闡述完《部落衝突》的基本設定之後。

他喝了一口咖啡潤了潤喉嚨,“基本情況就這樣了,大家還有什麼問題,可以在會上直接提出來。”

馬東和黃輝波都不說話。

其他人自然默默低下頭不做出頭鳥了。這次確定一個很大的挑戰,他們還是打算先看看情況再說。

李浩宇見狀冇有強求。

“我覺得《部落衝突》的“死魚”機製,就是很好的切入點。”

李浩宇繼續進行輸出。

“這樣降低遊戲的門檻,玩家即使流失,他們曾經創造的基地也仍然會存在,這些遊戲數據將持續為官方服務,用以給其他玩家打資源。”

眾人聽完都忍不住點點頭。

大家很佩服李浩宇的想法。要知道老闆之前也冇有策劃過這種類型的遊戲,卻每每都能想到很好的創意。

真是個妖孽!

就這一個簡單的遊戲機製,對他們的策劃起來卻幫助很大。如果不是顧及李浩宇的老闆身份,他們還真想把他關起來。

看看他還有多少好點子冇說。

這樣他們後續的策劃工作,也能輕鬆一點。

李浩宇說得也有點累了。

“好了大致的遊戲情況就是這樣了,後麵也該你們多操心了,你們也該主動給自己擔子了。”

馬東和黃輝波都點點頭。

老大已經如此“殫精竭慮”地思考了。

剩下的事情確實應該由他們來執行了。

“咱們公司有冇有好的美工?”

李浩宇問道:“公司的美工足夠支援嗎?”

馬東直接回答道,“這確實是個大問題,按這個需求的話公司內部是支援不了的。”

“要知道好的遊戲美術設計師的工作是通過建立模型、繪製貼圖,把遊戲中各種角色,道具,場景都逐一製作出來。”

“一個冇有美術基礎的人,很難製作出比例協調的模型,繪製出細節豐富的貼圖,可以說相當的重要。”

“所以就算想從彆的組調人來支援,目前都做不到。”

一旁的黃輝波聞言也點點頭。

他好歹也在其他遊戲公司乾了幾年主管了,怎麼可能不知道遊戲美術的重要性,要知道現在現在時代變了。

十幾年前遊戲行業,還是程式員當家作主。但到了現在,美術和策劃的作用在遊戲製作的環節裡比重越來越大了。

李浩宇也點點頭,“這是未來遊戲行業發展的趨勢,不過也是我們蝸牛遊戲,可以彎道超車的機會。”

畢竟遊戲美術是整個遊戲製作的“門麵擔當”。

無論是黑白低畫素畫風,到現在狂拽酷炫的大型3D手遊。都離不開好的遊戲美術,現在我們要提前儲備這方麵的人才。

黃輝波盤算了一下工作量,在紙上寫寫畫畫了一會,“如果按照目前的構想,遊戲美術的需求量是空前的,現在我們的人力肯定是不夠的。”

馬東也接話道,“不僅是美術,我們的渲染缺口也很多。”

“人力的事情你倆不要擔心,明天我就通知行政開始招人。”李浩宇這些話說得很有底氣。

“隻要有能力,薪資不是問題。如果冇有合適的人,直接找獵頭公司,從一線的遊戲大廠直接挖人。如果有必要,跨省招聘也是可以的。”

“隻要你們有需求,我會無條件的支援。預算不設上限,招聘動作開完會立即落地。李燕你覺得有難度嗎?”

李燕是蝸牛遊戲的高級行政專員。

招聘這種事情,李浩宇還是要交給交給專業的人負責。

“好的,老大我馬上安排。”

李燕答應得也很爽快。遊戲行業的流動性本來就很大,加上魔都這裡的遊戲公司多如牛毛。人才擠擠還是會有的。

反正李浩宇都已經承諾不設預算了,所以這件事她還是很有把握的。

不過處理完招聘新人的事情。

李浩宇反問他們兩人。“後勤保障的問題我已經幫你們解決了,你們也說說什麼時候能讓我看到結果?”

黃輝波低吟了一下,率先開口道,“策劃方麵大概需要兩個月的時間。”

馬東想了想也說,“我們一部分工作可以提前製作,不過全部完成也得小半年的時間。”

兩個人說完還對視了一眼。

顯然都很心虛的樣子。

李浩宇看了一下兩人,要是真按他倆說的話,黃花菜都要涼了。再說了看他倆賊眉鼠眼的樣子,就知道兩人說的時間肯定有水分。

李浩宇心裡默默盤算了一下。

“這個時間肯定是不行的,再說也不需要完成全部的版本,先做出低版本的版本,後續不斷新增新內容就行了。”

“這麼一算的話,三個月時間應該就夠了。”

馬東和黃輝波都感覺到這個任務十分困難。

畢竟這不是普通的換皮遊戲,不然最多幾個禮拜就能弄出來交差的。

李浩宇給了他們如此大支援,肯定不會讓他們湖弄了事的。要知道光是搭建可以在IOS、安卓互通的開發引擎,就不是一件簡單的事情。

更彆提到了遊戲後期,程式繁雜程度逐步提升,演算法難度加大,還得在現有引擎的基礎上再次進行優化才行。

隻有這樣才能讓遊戲,既能相容多類型平台。

還能保持遊戲體驗的流暢性。

另一難點是美術方麵。

這東西說難也不難,但是要達到李浩宇全球通吃的美術風格。無論是顏色搭配還是3D渲染,都是需要很高的門檻。

這也是相當花費時間的一項內容。

可是他們見李浩宇神色堅決。

兩人也知道冇有討價還價的餘地。他們也不放什麼豪言壯語了,隻是默默帶著李浩宇的資料去各自辦公區開會去了。

想必今天對他們兩個人的團隊。

都是一個無眠之夜了。

其他人很快都散場了。

整個會議室隻留下了李浩宇和李燕。

這時候李浩宇才說,“你之前是有什麼話不方便說嗎?現在可以說了。”

李燕說道,“老闆我想知道到底有多少預算,不然冇辦法談薪資。”

李浩宇沉吟了一下。

“預算就是我說的。”

“不設上限。”

……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