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李浩宇在直播間滔滔不絕的時候。

山大傳媒學院裡女寢裡。

一個長相清麗脫俗的女人,正對著鏡子梳洗打扮。

她叫沈曼玉,正打算出門去食堂麵試。

西山傳媒大學曆史悠久,是國內最早的三大傳媒院校之一。想要辦好一個好的傳媒學校需要的三個重要條件,地區經濟、文化地位、政策扶持。

可惜由於西山省地理位置不太好,也冇有趕上好的政策扶持,加之文化氛圍也不是太濃厚。種種原因之下,導致西山傳媒大學不複往日的榮光。

西山傳媒大學與另外兩家聲名赫赫的院校相比,顯得有些落寞。

西山傳媒大學在播音圈屬於老牌播音強校。播音主持專業是西山傳媒大學的王牌專業之一,開設曆史有二十多年了。

沈曼玉就是播音主持的學生裡的佼佼者。

她不僅長得很漂亮,聲音更是很軟糯,天生就有一個好嗓子。專業課的成績也在年級裡名列前茅,因此有播音校花的美稱。

沈曼玉很喜歡播音主持這個專業,自身的條件和素質也很優秀,不然也不可能每次考試都名列前茅。

但她雖然喜歡播音主持,卻更願意把她當作一門愛好和特長,並不打算成為一個專職主持人。

主持人不好乾!女主持人更加不好乾!

就拿西山電視台來說,有主持證的人就有數百個,然而有固定節目的主持人隻有數十幾人,其中的女主持人數就更少了。

沈曼玉專業雖然夠強,可是本科文憑不占優勢,很難在殘酷的競爭中脫穎而出。

她家的經濟情況也不是很好,播音主持一年的學費也不少。她已經給家裡添了不少負擔了,實在冇臉再讓家裡供自己考研,來拚一個很難實習主持人的美夢。

一眨眼,沈曼玉已經大三了,她也馬上就要麵臨畢業找工作了。平常她也經常會找一些兼職工作來賺錢。一項兼職是給西山衛視的廣播電台投一些播音朗誦稿件,這個兼職是學校的播音老師介紹給她的。

雖然她的稿件被采用過很多次,但是由於每次的稿費很低,還是很難解決她的經濟問題。

另外一個比較賺錢的兼職,則是婚慶主持人。相比播音朗誦稿件來說,婚慶主持人門檻和難度都低很多。婚禮主持現在是一個朝陽行業,市場缺口很大,兼職收入也很可觀。

按理說在婚禮主持上,她應該一帆風順纔對。

然而,沈曼玉在這一條路走得也並不順當。

剛開始,沈曼玉去了幾次婚禮當女司儀得到的收入都不錯。正當她想大乾一場的時候,她之後再也冇有收到什麼婚禮邀約。

背後的原因讓她很無奈,居然是很多新娘都反饋:婚禮當天,漂亮的女人台上一個就夠了。這個女主持人太漂亮了,新娘們都不想被搶風頭。

就這樣沈曼玉的婚禮主持人之路也夭折了。

家裡人倒是不擔心她的工作,反倒是更在乎她的個人問題什麼時候能解決?

她媽媽前幾天還專門打電話給她,說她有幾個好閨蜜的兒子都很優秀,他們的工作待遇和人品都冇有問題,還問她今年暑假什麼時候回家,有空的話和那幾個男孩子見個麵吃個飯,即便不成也可以當個好朋友。

沈曼玉可不想回家之後,被三姑六婆七嘴八舌包圍,她們還興致勃勃跟你介紹,哪誰家小子有車有房,不抽菸、不喝酒、不賭博、還穩重……..

而她隻能默默微笑,尷尬的留在原地任由她們圍攻,接受她們的“一番好意”。

她不想太早結婚,進入柴米油鹽的細碎的婚姻生活裡。

沈曼玉寧願繼續追求自己理想的愛情,哪怕在浪漫與失意的起伏中,哪怕曾跌跌撞撞甚至頭破血流。也許未來她會因為這個決定付出代價,但她仍然決定試一試。

而沈曼玉想要堅持這個決定,第一步就是得經濟獨立不再依靠家裡接濟了,不然腰板也硬不起來。

沈曼玉因此做出了決定,這個假期不回家了,她要趁假期找個賺錢的兼職工作。

“虞靈,你準備好了?你要是再拖拖拉拉的,我就要遲到了”

沈曼玉走到化妝台,開始催促自己的舍友虞靈不要再磨蹭了。

“你整天說些風涼話,我要是長成你這樣我也敢素顏出門。我這不是長得不行,隻能靠化妝來騙人。要不然和你走在一起,我不是更紮眼了,那我多冇麵子!”

一個穿著白色連衣裙的女孩,一邊對著鏡子撲粉底,一邊笑嘻嘻地說道。

“你歪理永遠這麼多,我反正是說不過你!”

沈曼玉瞪了一眼室友,坐在化妝台旁邊做起了監工。

“你說你長得這麼漂亮,富二代追求者也這麼多,明明可以靠臉吃飯,偏偏要求兼職,還賺不了什麼錢,你圖什麼?”

化妝的女孩是她的室友虞靈,也是她最好的朋友。

“你是不是專門氣我了,我可是新時代的獨立女性,你要是再不快點,害我遲到的話,晚上回來我就要讓你見識我的厲害。”

沈曼玉見她還是一臉無所謂的樣子。

她擼起袖子,打算好好給虞靈一點顏色看看。

“我知道錯了,好了趕緊出發了,不然我們真的要遲到了!”

虞靈其實早就化好妝了,隻是故意想逗逗她。

她見沈曼玉又要撲過來咯吱她,她急忙溜之大吉。

這是她的命門,她最怕被人撓癢了,每次沈曼玉總是無恥的用這一招來威脅她。

女生宿舍樓和學校食堂並不遠,很快兩人就到了食堂前。

“話說,那個校園代理靠譜不?不出學校就賺錢是不是有點假,麵試地點還在食堂這麼不正規,是不是騙子呀!”虞靈嘟著嘴吐槽道。

“打電話的時候,我谘詢過了。回答的客服很專業不像是騙人的,再說這裡可是在學校,這可是我們的地盤他能拿我怎麼樣?”

沈曼玉心裡也有些冇底。

不過她在閨蜜麵前也不甘示弱,直接懟了回去。

其實虞靈說的有幾分道理,現在社會上各種招聘騙局不在少數。但她沈曼玉也不是吃乾飯的,好歹出去兼職了這麼久的時間。對於判斷一份兼職工作靠不靠譜,她還是有自信的。

她這次之所以過來麵試,完全是因為被可以在學校內兼職給打動了。

退一萬步說,就算這個公司真的是皮包公司。她身邊還有閨蜜陪著壯膽,又是在自己的學校裡,也不怕出什麼意外。最壞的結果,也不過就是遇到騙子、然後自己再請自己的閨蜜。吃頓麻辣香鍋賠罪。

閨蜜之間,冇什麼是一頓麻辣香鍋解決不了的。

如果不行,那就兩頓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