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番激勵運動之後。

王漫妮自然是渾身無力。

她累得夠嗆,直接躺倒在床上休息起來,體力透支的王漫妮很快就睡了過去。李浩宇則悄悄關上了房門,冇有吵醒已經熟睡的王漫妮。

他直接來到了鐘曉芹所在房間。

“叮冬。”

李浩宇直接按響了門鈴。

“漫妮!你剛纔去哪裡了?”

“我正要給你打電話了。”

李浩宇還冇開口,就聽到一個清脆的女人聲音,光聽她的聲音就能想象到,她此時大大咧咧的模樣。

他瞄了過去……

謔.....好傢夥!

鐘曉芹居然裹著浴巾,直接出來開門了。

李浩宇忍不住眼神一亮。

其實鐘曉芹這姑娘長得.....真不錯。

尤其她這個浴巾打扮,很自然地勾勒出玲瓏別緻的線條感。濕漉漉的頭髮,明顯是剛洗完澡不久。

鐘曉芹這個狀態,不用說話就已經贏麻了。

鐘曉芹梳著齊耳短髮的髮型,雙手緊緊裹著浴巾。

也不知道是不是剛洗完澡的原因,她紅彤彤的臉滿是膠原蛋白超顯嫩,充滿了少女感,完全不像已經年近三十的女生。

如果說鐘曉芹是剛畢業的大學生,估計也有不少人會相信的。

她身上還有種少女的氣質。

現在這個場景很尷尬。

如果換成其他女生,可能早就關門大叫了。

也就是鐘曉芹神經夠大條,她雖然緊緊抿住嘴唇,卻並冇有退卻還在試圖和李浩宇交流。

不過鐘曉芹總歸還是一個女生。

李浩宇還是能從她的眼神裡,看到一絲慌亂閃過。

然後……

兩個人就這麼尷尬的對視了很久。

李浩宇也看著鐘曉芹的表情從最開始的震驚,慢慢的變成了驚訝,然後尷尬,無助,以及一點點不知所措。

“你是誰……如果冇啥事我就關門了。”

“我是來找王漫妮的。”

“哦是這樣啊,剛纔她確實和我在一起,不過接了個電話就出現了,我現在也不知道她在哪裡。”

鐘曉芹忍不住把房門往裡扳了扳。

她帶著幾分無奈,“那個,我先去換個衣服,晚點再和你說。”

李浩宇理所當然的點了點頭。

於是她飛速的關上了門。

然後就是“啪”的一聲。

看著鐘曉芹落荒而逃的樣子,李浩宇忍不住笑了。

雖然和他計劃的並不完全一致。但李浩宇摸了摸下巴,也許這是個更好的相遇方式。

畢竟這次見麵讓人印象十分深刻。李浩宇相信現在的鐘曉芹,很長一段時間都很難忘記這次見麵。

李浩宇在門口等了很長時間。

他甚至能依稀聽見門裡麵換衣服的索索聲。

話說除去顧佳之外。

鐘曉芹還是第一個離過婚的女人。

具體怎麼追嘛?

站在門外的李浩宇,還真冇太仔細想過。

不過總不能再拿對付小女生那套來了。

就算鐘曉芹再天真,但離過婚的女人跟小丫頭不一樣,要務實得多。總之,要用實力讓她崇拜你。

YY

這種情況下“征服”應該比“感動”管用。

又過了很長時間。

酒店房間的門還是冇有打開

不就是換身衣服,怎麼速度這麼慢?

李浩宇等得都有點不耐煩了。

他甚至還想再次敲門,催促一下鐘曉芹進度。

不過李浩宇想了想還是作罷了。

要是他真的直接敲門,那就不是印象深刻的初次見麵了。他恐怕真的要被鐘曉芹當成變態報警了。

…………

過了不知道多久,門終於打開了。

鐘曉芹換了一條簡單的白色連衣長裙,然後開口道,“不好意思久等了,對了剛纔還冇來得及問,你是漫妮的什麼人。”

麵對這種問題,李浩宇基本是不回答的。

除非女生特彆漂亮,或者李浩宇對她有想法。

李浩宇擺了擺手,“哪裡的話其實是我冒昧了,我是王漫妮的男朋友。她給我訊息說和朋友在這裡,讓我直接過來找她。”

對於自己是王漫妮男朋友,李浩宇從剛開始就冇打算欺騙她。省得之後麻煩,再說了李浩宇都冇結婚。

鐘曉芹都已經離過一次婚了。

這還有什麼好瞞著她。

李浩宇接著說,“你現在可以看看手機,之前她說已經發簡訊告訴你了。”

“好像是漫妮組的飯局,說是咱們三個人順便一起吃個飯,然後她要介紹我們,互相認識一下。”

“啊?真的嗎?我看看手機。”

鐘曉芹聽到李浩宇這麼說。

她慌慌張張從包裡找到手機。

又看了一眼自己的手機。

果然如李浩宇說的那樣。

“是這麼回事,很高興認識您我是漫妮姐的閨蜜。漫妮姐簡訊裡說,她突然有點急事要處理,讓我們倆先去餐廳等她。”

不用多說,這個簡訊自然是李浩宇的手筆。

什麼叫偷梁換柱……….這就是了。

如果是李浩宇自己直接邀請鐘曉芹。

“我女朋友有事在忙,我們先吃個飯認識一下吧。”

這樣的處理方式,就顯得李浩宇很冇有情商和分寸。甚至還會讓鐘曉芹認為他是花花大少。這樣私下的邀約是典型的錯誤示範。

還會過早的暴露李浩宇的目標。

畢竟你是一個有女朋友的人,還單獨邀請女友的閨蜜單獨共進午餐。這不是圖謀不軌,難道還能說是熱情好客嗎?

縱使鐘曉芹礙於王漫妮的麵子,勉強答應下來。但是鐘曉芹在心裡,會默默把李浩宇拉進自己的黑名單裡。

甚至她還有可能給王漫妮說壞話。

畢竟女生閨蜜,向來都是勸分不勸和的。

李浩宇認為如果要追鐘曉芹這種女生,如果你過早暴露了目標,你越追女生她越跑。

反而不經意散發魅力,證明你要比她強,吸引她征服她,這樣她纔會把心和人一起交給你。

因為鐘曉芹在選擇要不要跟這個人在一起時,她看的不是你對她有多好,而是能不能在這個人身上感受到那種本能的吸引力。

李浩宇決定主動出擊率先開腔道。

“我有個不錯的朋友,最近打算開私家菜餐廳正在找人幫忙試菜了,要不我們去那吧?我把餐廳地址發給漫妮。”

……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