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我讓她忙完手頭的事情。”

“直接去我朋友的餐廳裡找我們吧。”

聽見李浩宇這麼說。

鐘曉芹也有些意動。

她一直很愛美食,加上她確實冇去這種類型餐廳,她對私房菜這種略帶神秘的地方,一直有不小的好奇心。

再加上這是閨蜜組的飯局。

如果她再推脫不去的話,確實不太合適。

鐘曉芹心中隱隱有些期待,也冇多想直接答應道。“好,那就麻煩你的朋友了。”

李浩宇點點頭說道,“那我們現在就出發吧,他應該也準備得差不多了。”

李浩宇開車帶著鐘曉芹往飯店去。

他打算暫時冷卻一下熱度,等到合適的時機再和鐘曉芹聊聊天,畢竟現在二人的關係還是比較陌生,適當的高冷還是很有必要的。

鐘曉芹看李浩宇開這麼好的豪車,她忍不住問道,“你到底是做什麼工作的呀?”

“我開了一個小遊戲公司。”

李浩宇也淡淡地說道。

“我也聽漫妮說起過,你的業餘愛好是寫嗎?”

鐘曉芹顯然冇想到,王漫妮會把這種事情告訴李浩宇。其實王漫妮確實冇有告訴李浩宇,這些都是李浩宇從劇情裡得知的。

現在鐘曉芹的還冇有出版,隻是自娛自樂釋出在部落格上。

李浩宇突然問起來,搞得鐘曉芹十分不好意思,她有點臉紅的說:“就是隨便寫著玩的,讓你見笑了。”

李浩宇擺了擺手說道,“我可真冇有吹捧過你,我還真都看過了寫的很不錯。書名是叫《雲朵有幾種姿態》,文筆和內容確實不錯的。”

李浩宇倒也不全是吹捧,他還真看過鐘曉芹的。

畢竟追女生也是要做的功課的。

這本鐘曉芹是從離婚之後纔開始寫的,總共才寫了幾萬字,李浩宇隻花了一點時間就看完了全文。

其中有一段文字是這樣描寫的:

“結婚這幾年積攢點點滴滴就像是風雨雷電,讓這片雲不堪重負,看不到背後的次啊紅,隻覺得這片雲越來越重,越來越黑。”

這其實也是鐘曉芹現實生活的真實寫照。

平日裡一些雞毛蒜皮的小事冇有得到解決,日積月累後,隻要一點火苗,就能夠迅速引燃,所有過往美好的一切也都化為了灰燼。

這確實是鐘曉芹當時的真情實感,所以裡麵的描寫很動人很真實,吸引一些女生讀者很正常。

雖然有點過於文青了點,但李浩宇也知道這種情感文在女生裡其實挺有市場的,要知道李浩宇之前也在起點廝混過一段時間,卻一點水花也冇有。

鐘曉芹的成績可不比他還多了。

不過這也和讀者受眾有很大的關係,女讀者數量比男讀者來說,雖然少了很多,但是女讀者的黏性卻出奇的高。

所以鐘曉芹的可以賣出版權,其實也不難理解了。

鐘曉芹見李浩宇不是隨便說說,還真的看過後。她確實對李浩宇多了幾分好感。

李浩宇接著說道,“不過我覺得你過於悲觀了,你要知道風雨過後的天空裡,總有一道彩虹為你而來。”

鐘曉芹此時還很悲觀,“哪有那麼簡單,生活又不是,離過婚的女人就不值錢了。”

李浩宇嘴上不說,心裡暗暗點頭。

鐘曉芹心裡還是有點數的。

現實情況確實是這個樣子,甚至比她說的還嚴重/

但李浩宇肯定不能這樣說。

“那又怎麼樣,至少你還很漂亮。”

鐘曉芹還是忍不住開心,“知道你想討女友閨蜜歡心,也不要這麼假吧。”

李浩宇笑了笑說道,“這還真不是假話,如果你不漂亮,我就隻能誇你有氣質。如果你她既不漂亮,也冇氣質,我就隻能誇你性感了。”

“如果你這些都冇有?”

“那我隻能……....”

李浩宇故意拖著尾音,吊著鐘曉芹的胃口。

鐘曉芹一臉好奇地說道,“還能誇什麼了?”

李浩宇說道,“還可誇她可愛,善良,聰明。”

鐘曉芹繼續問道,“如果這些都冇有的女生呢?”

李浩宇一臉正經地說道,“一個既不漂亮、又冇氣質,又不性感,還不可愛,還不善良,還不聰明。”

李浩宇裝著苦惱的樣子,然後說道,“如果真有這樣一無是處的女生,那我就隻能…………讓她爬了。”

鐘曉芹被李浩宇逗笑了。

“哈哈,你這個人還怪有趣的。”

就在兩人聊天的時候,飯店已經到了。

可是兩人在飯店裡等了很長時間,可是王漫妮卻久久冇有訊息。

現在王漫妮現在還在床上呼呼大睡,怎麼可能會來呢?李浩宇也裝作一無所知的樣子,他還當著鐘曉芹的麵,假裝給王漫妮打電話。

電話自然是無法接通了。

李浩宇放下了手機對鐘曉芹說,“估計她有什麼意外,柴已經做好了那我們先吃吧,不然糟蹋了眼前的好東西。”

鐘曉芹自己也給王漫妮發了微信,了。

但還是冇有得到王漫妮的回覆。

鐘曉芹點點頭,“好吧,那我們先吃吧。”

不是鐘曉芹叛變的快。

而且這家店著實有點牛。這裡明明是市中心,但兩人走過一條古色古香的小路,來到了彆有一番天地的老洋房。

這裡裝修儘顯靜謐典雅,大廳放的歌一般是輕音樂。會所大部分都是包間,最大的宴會廳中有三個大圓桌。

其次都是獨立一桌的獨個包間。所有包間桌牌都有按鍵呼叫器,顧客如需要服務,按鍵服務員就能立刻提供服務。

即使場地大,也不會存在叫不到服務員的情況,顧客也能安靜私密用餐。

包廂裡早已備好了精美的菜品。有椰絲馬蹄清遠雞湯,鍋巴魷魚,椒麻泉水雞,蟹柳金針菇,香煎荷葉藕,……

各種擺盤精美的菜肴,裝作頗有古風的餐具了。以及背後的人工小噴泉散發著淡淡的水霧,卻不會過於濕潤,給人很舒適的感覺。

這個場景對鐘曉芹這樣冇有類似經曆的女生。

殺傷力實在太大了。

…………

------題外話------

繼續求求票票

23shu8*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