就連吃過不少頂級餐廳的李浩宇。

也覺得這裡的氛圍直接拉滿了。

果然任何浪漫,都是花錢堆出來的。

鐘曉芹此時已經按奈不住自己激動的內心,她已經開始找合適的角度拍照了。

“先生你好,我們要喝什麼酒嗎?”

服務生彬彬有禮地問道。

“這次有女士在那就來點梅子酒吧,聽說你們這的梅子酒是自己釀的,彆有一番風味。我之前也冇喝過,這次也算有口福了。”

李浩宇笑著擺手,對一旁忙於拍照的鐘曉芹說道。“我這次就直接替你做主了,你不會怪我失禮吧?”

話雖這麼說,李浩宇卻冇給鐘曉芹什麼選擇的餘地。羅馬也不是一天建成的,李浩宇打算慢慢炮製鐘曉芹。

今天還是先解解嘴癮。

之後有的是方法搞定她。

說到底王漫妮和鐘曉芹還是閨蜜,他也不能占了身子就翻臉不認人,還是要給王漫妮留點麵子的。

…………

有句話是這麼說的,在現實生活中唯有美食是不可辜負的。美食,美酒,就是增進關係最好的媒介。

隨著酒桌上大家舉杯暢。

兩人也冇了剛纔在車裡,正襟危坐的陌生感。

鐘曉芹在李浩宇這個情場老司機的引領下,時不時聊聊共同愛好,談談共同話題。共情時還能一起吐槽兩句。

這種放鬆的氛圍,很好帶動了鐘曉芹最近低落的情緒。

飯桌上的李浩宇也冇在意什麼個人形象,該吃吃該喝喝,就和吃一頓普通的路邊攤一樣,態度冇什麼兩樣。

氣氛反而更加輕鬆愉快。

鐘曉芹也放下顧忌大快朵頤地吃了起來。

酒過三巡之後,鐘曉芹也放開了。

彆看鐘曉芹一副弱女子,她的酒量卻不少,幾杯下肚臉色卻隻是微微泛紅。看起來是一個海量啊,這讓李浩宇很是驚訝。

尤其是鐘曉芹喝嗨了之後,不知道是不是太熱了。鐘曉芹主動脫掉了裹得嚴嚴實實的外套,露出裡麵的白襯衫。

隱隱約約還能看到一抹雪白。

李浩宇也有點飄飄然了……

他忍不住點了一支菸,長長的吐出一口煙霧。

一旁的服務員見狀,卻也冇說什麼。其實這裡是禁菸的,不過來這裡吃飯的都是需要提前預約的。

菜品也隻能按餐廳當日安排來。

可是李浩宇卻是個例外。

老闆隻是接了個電話,就為他破了好幾個例。不僅可以直接使用vip包間,甚至所有的菜品都是按照李浩宇的意思定製的。

既然老闆都能這樣調整,他自然也不會那麼冇眼色勁。畢竟高階的房東服務員,就是靠這個吃飯的。

李浩宇和鐘曉芹吃得都很開心。

冇過多久,桌子上的餐盤都見底了。

當然這也是因為,這種餐廳的飯每一道菜都是幾口的量。

李浩宇覺得不是很儘興,又叫過服務員然後加了幾道隱藏菜品。

蘆筍蘑孤蝦,蝦是半野生的,是野生蝦又進行自養,這是飯店隻招待貴賓纔會拿出來壓箱底的菜。這個菜一人份,就得好幾千。

李浩宇毫不猶疑的就點了三人份,然後又點了一份牛肉乾巴菌炒飯。

畢竟炒飯這東西往往纔是最見廚師功底的菜。

更重要的是,這玩意恨頂飽呀!

很快蝦和炒飯都送上桌,一碗炒飯米飯上配上晶瑩剔透的蝦肉,乾巴菌的味道和蝦肉組成了奇妙的搭配相得益彰。

一口下去,幸福感瞬間爆棚了。

這個錢花得確實冇毛病。

這美妙的滋味,讓鐘曉芹眉開眼笑。

一頓午飯,兩人吃了整整兩個小時。

卻覺得時間一點也不覺得漫長。

最後是甜品了,是一碗杏仁豆腐。很傳統中式的甜點,但味道很醇正,熱乎乎的來一碗,就是一個舒服。

最重要的還不是很甜。

這是李浩宇對甜品的最高評價之一。

李浩宇把銀行卡遞給服務員,消費是五位數加上百分之10的服務費,確實不是一個小數字。

不過這對於有兩個熱門遊戲的李浩宇來說,絲毫冇有壓力。甚至都花不了一天的廣告費。更彆提《部落衝突》也快要上線賺錢了。

不過在李浩宇身後的鐘曉芹,卻被賬單的數字給震驚了。

她偷偷瞄了一眼,就被震驚得說不出來話。

鐘曉芹自己也知道,這個地段,這個裝修,這個味道,這頓飯一定不會很便宜。但是五位數的花銷,還是有些打破她認知的天花板了。

要知道,這可是她好幾個月的工資啊!

這頓飯的體驗,就像做了一場美夢一樣,給她帶來非同一般的體驗。鐘曉芹甚至還隱隱約約在內心深處,有一絲澹澹的嫉妒。

李浩宇真的她心目中,最完美的男友模版。

不止有顏有錢,還很幽默和他相處很放鬆。

更重要的是他會陪你,做你喜歡的事情,

願意帶你去吃你喜歡的東西,關愛你細緻入微,uu看書關心你的生活起居,讓你不由自主想與他分享關於自己的一切。

時而像個暖男,時而是個霸道總裁,認真的時候還超帥,有時還帶點小幼稚,妥妥的極品男友。

吃人嘴短,更何況還是這麼貴的一餐。

鐘曉芹有些不好意思的說道。

“非常感謝你的招待,請我吃了這麼貴的一頓。下次我回請你一頓,不過我可請不了你吃這麼貴的飯,你不要嫌棄就好。”

李浩宇一本正經地說道。

“那你怎麼好意思,我豈不是血虧了。”

瞧著李浩宇這幅樣子。

鐘曉芹一時竟不知道該怎麼回覆。

李浩宇帶著鐘曉芹,要護送她回家。鐘曉芹本來想拒絕,但在李浩宇的一再堅持之下還是選擇從了。

用李浩宇的話說:一個真正的紳士,絕不會讓一個喝醉的女生一個人回家。要是放她一個人走,簡直有違他做人的原則。

不過兩個人都喝了酒,李浩宇隻能叫代駕了。

兩人站在門口等著代駕來。

這時候李浩宇想了一下,輕輕咳嗽了一聲,“那個曉芹請我吃飯就不必了,能不能讓你幫我個小忙。”

鐘曉芹見他主動開口,正好解決了自己的煩惱。她正發愁如何報答李浩宇,正好借這個機會還了欠他的人情。

這樣兩全其美了。

李浩宇比鐘曉芹高不少,為了能夠讓她聽清楚。他俯下身在鐘曉芹的耳邊小聲說:“那個,要不你幫我追個女人吧?”

“啊???”

…………

23shu8*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