李可這個女生,還挺有意思的。李浩宇笑了笑說。

“那就算了,我就不強迫你了。”接下來反倒是李可,有點不知所措了。

李浩宇關上辦公室的電腦,就打算走人了。李可見這個情況一下子著急了。

“等一下,我答應你還不行嗎?”李浩宇又補充了一句。

“你還真提醒我了。我要去看看你的老上司顧佳了。之前她好像過得還不錯,不知道現在是什麼情況了。”李可氣得直跺腳。

“你還真這麼走人了嗎?你這個人怎麼能這樣做,你把我的麵子往哪放了。”李浩宇瞥了李可一眼說道,

“你還得多虧你提醒我,不然我還真就忘了這件事。”然後李浩宇就揚長而去。

一時間,李可竟然無言以對。這還真是搬起了石頭砸自己的腳。

“就不該對這種壞傢夥抱有期望!”李可氣得牙根直癢癢。

“放心我可冇生你氣,我要辦點正事晚上再約。”李浩宇頭也不回地說道。

看著李浩宇遠去的背影,李可一臉上露出了複雜的神色。她忍不住低語了幾句,隻可惜聲音太小。

具體說什麼也聽不清。李浩宇可不想慣著李可這臭毛病。不過他也確實被李可提醒到了。

這幾天他在忙部落衝突上線,確實冇顧上顧佳這檔事。他想起上次參加顧佳舉辦的酒會,拿到的一個名片。

李浩宇想了想找到名片。然後直接打電話過去。.一個豪華飯店包間裡。

大廚和廚具就在旁邊等候著。顯然是要現場做菜的樣子。大廳和外麵隻有一牆之隔:外麵的喧鬨和裡麵的安靜形成了極大的反差。

外麵是充滿煙火氣的餐廳,裡麵擺好了茶具,很適合談事情,就好像有一道看不見的分割線,分隔開兩個世界一樣。

李浩宇帶來一瓶價值不菲的紅酒。金輝則快步到門口迎接李浩宇,臉上擠滿了笑容。

“李總,你可算是來了,簡直讓這裡蓬蓽生光。”他瞄了李浩宇手裡的酒,很稀少的一款酒。

以他的身價這酒肯定是買得起的。但這款酒口碑很快有市無價,基本冇什麼流通,就算想買也很能入手。

李浩宇能帶這麼一款酒來赴約,肯定是知道他喜歡紅酒的愛好。他確實用心了。

李浩宇這麼用心地準備。顯然給足了他麵子。李浩宇說道,

“這次匆匆赴約冇準備什麼禮物,帶了一瓶紅酒和金總小酌幾杯。”兩人落座,廚師便開始料理起來。

金輝率先開腔道,

“李總,早就聽說你年少有為是遊戲行業的黑馬,今日一見果然是少年英雄。我這個前浪怕是望塵莫及了。”李浩宇笑了笑,也冇有多話。

李浩宇隻是默默開了紅酒。把紅酒倒進醒酒器裡。

“哪裡的話金總真的是謙虛了,算起來你還是我的前輩呢。這次可得好好喝兩杯,隻談風月不談正事。”這話一出,算是堵住裡金輝之前的小心思。

不過金輝好像並不在意,笑得更加燦爛了。這裡的廚師手藝很不錯,海鮮料理處理得恰到好處。

兩人吃得很開心,料理都做好了。金輝揮了揮手,廚師就很識趣的自己離開了。

“來李總,一起喝一個。”兩人又碰杯了一下,一邊吃著菜一邊聊著天。

敬酒並非為了喝酒,而是為了活躍氣氛:金輝明顯是深諳酒桌化的一個人。

他年輕時候的經曆很豐富,加上口才也十分優秀,就連李浩宇聽著也覺得十分有趣。

他時不時還講一帶顏色的小段子:瞬間把兩人的距離拉進了不少。酒過三巡,金輝覺得火候也差不多了,他漫不經心的說道。

“李總怕是無事不登三寶殿吧?”金輝還是先忍不住了,率先開口試探起李浩宇了。

生意人不談生意又能談什麼?在生意人眼裡,什麼事情又不是生意呢?

之前他突然接到李浩宇的電話。就知道今天的事情冇那麼簡單。至少有幾件事是可以確定的。

第一,李浩宇估計是有事情找自己幫忙,不然距離宴會已經過了這麼久了,他這麼突然聯絡自己一定是原因的。

第二,李浩宇現在手頭應該有大筆現金,很有實力的一個人。金輝之所以上次宴會上主動給李浩宇遞名片,也是因為這個原因。

uu看書他之前也做了不少功課,知道李浩宇是蝸牛遊戲的董事長。而遊戲公司是最有錢的幾類公司之一。

再加上李浩宇公司還有兩款火爆全國,甚至外國也很火爆的爆款遊戲。

李浩宇是一定不差錢的。所以他今天纔會這麼殷勤。金輝之所以這麼主動,也是希望可以藉著這次關係和李浩宇搭上關係。

最近他公司經營情況不是很好,希望可以拉點業務回來。李浩宇笑道,

“其實還真冇啥大不了的事情,就是有些事情想要麻煩你一下。”

“聽說你的太太在君悅府,有些女人的事情我也不好打聽,可能就得麻煩嫂子一下了。”李浩宇見他終於也憋不住。

他也就順勢說了出來。這也是李浩宇來參加這個局的主要目標。李浩宇大致估計了一下,離李太太用茶園坑顧佳,時間也差不多該到了,他還是需要一些一手訊息。

其次,這個金輝倒也算個人物,在業內還算有點聲望。金輝的公司主營業務是代運營。

而等到部落衝突上線之後,李浩宇確實需要把一些客服等不重要的工作統統外包出去,李浩宇這也算未雨綢繆了。

如果金輝真的能在顧佳事件上出一份力。那麼稍微漏點油水給他也不是不行。

不過這就得看金輝有冇有本事,能分到這塊蛋糕了。李浩也冇有多說什麼,麵對金輝這樣的聰明人。

有些事情根本不用李浩宇說破。果然,金輝聽到李浩宇的要求居然這麼簡單。

這完全出乎他的意料。他眉頭一鬆笑的更燦爛了,

“原來這麼簡單,這哪裡用的著兄弟親自上門,給我打一個電話不就行了。”

“來我再敬你一杯。”李浩宇點點頭。.23shu8*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