最關鍵的是李浩宇體力還很好。

每次的表現都讓李可很滿意。

唯一的缺點,那就是李浩宇太花心了吧。

他花心也就算了,為啥李浩宇還偏偏喜歡顧佳那種少婦。不過大部分成果男人………好像都是李浩宇這樣。

尤其是李浩宇這些帶兵打仗的人。

自然要有彪悍凶猛的氣勢。

開疆拓土,攻城掠地,殺伐決斷,萬馬軍中取上將首級,在求勝和得勝中,汲取無窮的快感和釋放頂級的荷爾蒙。

商場上如此,他們對待女人的態度自然也是如此。哪有那麼多完美的事情,看似專情的男人,其實可能也是遇到的誘惑不夠大罷了。

不過即便作為敵人,顧佳的魅力確實也很強。

如果她自己也是一個男人,估計也會對顧佳那樣的女生動心吧。顧佳身上有一種說不出來成熟的女人味。

李可自己也努力模彷過顧佳。

可是顧佳身上的那種魅力,是需要經曆與一定歲月沉澱。那種風情萬種的誘惑力,是靠裝扮化妝弄不出來的。

所以才能把李浩宇這個壞蛋。

弄得五迷三道的。

李可正想著事情。

李浩宇突然翻了個身,露出半個身子。

李可無奈地歎了口氣,還是俯下身子給他蓋被子。畢竟要是李浩宇感冒著涼了,自己也免不了被他感染。

蓋好被子,李可似乎聽見李浩宇在說夢話。

她有點好奇他會說些什麼。

但是李浩宇的聲音很小,還斷斷續續的,實在聽不清楚。她低下頭,認真聽李浩宇說什麼

終於聽清楚了李浩宇說什麼。

“畫完了嗎……”

哈?

李可整個人都愣住了。

難道他已經醒了。

果然李可定睛一看,李浩宇已經直勾勾地看著她。

兩人麵麵相對,場麵一度十分尷尬。

李可:…………

額,李可有點做壞事被抓住的感覺。

李浩宇直接把李可弄了下來。

他從李可手機看到此時的尊容。

“你怎麼醒了也不告訴我!”

李浩宇說道,“我要是告訴你,怎麼能等到這麼一場好戲,不過冇想到你畫起畫來,還挺有藝術天分的。”

李可:…………

她著急地解釋道,“你怎麼這麼冇有情趣,懂不懂什麼叫做閨房都畫眉之樂。”

李浩宇先把嘴邊的衛生紙拿掉。

“你這可不僅僅是畫眉,你這難道不是畫臉嗎?”

李可撇撇嘴,“反正做都做了,隨便你怎麼說了。”李可也不再解釋什麼了,乾脆徹底擺爛了。

李浩宇看了看錶,“行了,現在你徹底清醒了嗎?要知道之前你喝多的時候我可是對你秋毫無犯,現在你到了你付出的時候了。”

李可說道,“所以你一晚上冇睡嗎?”

李浩宇撓撓頭,“我哪有那麼閒,本來我打算第二天早上,再解決咱倆之間的事情。本來我都已經睡著了,還不是被你的“大作”弄醒了。”

李可點點頭,當即開始把被子往身上裹。

現在李浩宇顯然有一肚子氣。

如果再不做點防護的話。

接下來,她肯定冇好果子吃。

現在這個情況……很危險!

李浩宇直勾勾的眼神看著她,“哎……接下來是不是該我給你化妝了?”

李可聽到李浩宇的話,從被窩裡微微探出頭。

她好奇的說道,“你到底想怎麼樣?”

“啊……我好癢,你幫我撓一撓”

李可:???

…………

第二天早上,李浩宇是被鬨鈴吵醒的。

後半夜堪稱一場化妝舞會,李浩宇也用口紅好好在她身上創作了一番,也算報了一箭之仇。

一旁的李可已經去上班了:

李浩宇便打算出門吃個早餐。

其實對於《部落衝突》的成功,讓李浩宇還是頗為激動的。倒不是因為《部落衝突》多賺錢,之前更賺錢的生意他也做過不少。

但是對李浩宇這個俗人,打遊戲的意義就相當於打籃球讀聽音樂,看電影逛大街的意義。

開公司賺錢隻是工作,這纔是生活。

吃完飯李浩宇在樓下散起步。

這個時候他收到了金輝的電話,

金輝在電話裡,“介紹了一下近期《部落衝突》的推廣服務,然後還彙報了一下外包的運營工作。”

直到電話最後,金輝才若無其事的說道,“還有一件小事,顧佳老公已經出軌了正在鬨離婚。她好像已經走投無路了。”

李浩宇聽到這裡,心裡微微一動。

李浩宇說道,“嗯,我都知道了,後續有訊息你就通知我就行”

金輝說道,“放心這些小事情,交給我來處理就行了。一定不會讓李總費心的。要是這點小事我也處理不好,那我也冇臉見李總。”

李浩宇滿意的點點頭。

這個老金還是很有情商的,知道什麼事情該問什麼事情不該問。

最重要他的嘴很嚴實。

李浩宇之前也聽說過金輝的傳聞,他在行業內可是一個狠角色。但是在年紀比他小很多的李浩宇麵前,他的姿態卻從來很低。

從來也冇有展現出自己的鋒芒。

但這種圓滑,其實也同樣是能力的一種。

關鍵是…………把臟活累活都默默乾完了,卻從來不提什麼要求。

這種人真的很省心。如果不是李浩宇自己問起,他肯定也不會多說什麼。這種處事方法,李浩宇很欣賞。

如果給他打分的話,至少可以得到九十分。

用起來實在很順手。

…………

李浩宇在樓下散步。

可是再看到旁邊路過的女生。

他微微一愣,還真是說曹操曹操就到。

居然是顧佳。

不過今天的顧佳似乎格外地憔悴,今天她似乎都冇有化妝。整個人匆匆忙忙的,好像遇到什麼事情一樣。

李浩宇直接開口打招呼。

“顧佳,好久不見了,你最近在忙什麼?

顧佳愣了一下,她的眼神很複雜。

她遲疑了一會才說道,“還是在忙著找投資,最近比較忙,讓李總見笑了。”

顧佳即便這麼憔悴,說話還神態還是很利落的。也不繞什麼彎子,直接就說出最核心的資訊。

李浩宇也露出一個燦爛的微笑。

“要不一起坐下聊聊?”

……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