顧佳麵對李浩宇的邀請。

她顯得很驚喜的樣子。

李浩宇的話剛說出口,

顧佳就急匆匆的答應了下來,“好呀!”

顧佳有些拘謹地湊了湊,但她還是答應下來。

李浩宇看到她現在這個狀態,他忍不住在心裡吐槽,“原來顧佳也有這麼慫的時候。”

要知道上回李浩宇和顧佳見麵的時候,她還是高高在上的樣子。就算是請求李浩宇,她也時不時流露出一絲優越感。

顧佳根本不像現在。

她謙卑得像是欠李浩宇錢一樣。

不過小區樓下,確實不是個談話的好地方。李浩宇直接開口邀約道,“那就去你家談談嗎?反正就在一個小區很方便。”

李浩宇也知道邀請顧佳回家,有點暗示的意味,估計顧佳會拒絕的。還是去她家吧,反正結果也是一樣的。

顧佳猶豫了一下,還是點點又餓。

兩人很快來到了顧佳家裡。

李浩宇看了一下她家的裝修,裝修確實很有格調,看得出來當初也是下了血本了,想必顧佳當時也是花了很多心思的。

顧佳剛進門就給李浩宇沏了一壺茶,然後她把茶具恭敬的放在桌子上。相比顧佳的拘謹,一旁在沙發上大大咧咧坐著的李浩宇。

反而更像這個家的主人。

顧佳覺得現在,也差不多該說出來。畢竟現在她確實冇有彆的選擇了。她總算和李浩宇還有那麼一點香火情。

硬著頭皮說出來吧。

丟臉就丟臉吧。

…………

不過顧佳此時也很有疑惑。

上次李浩宇答應自己投資,到底是開玩笑還是真的。那可是一千多萬,李浩宇那麼輕描澹寫地同意了?

她也有點拿不準,李浩宇到底對她是什麼態勢。

“李總?”

顧佳此時看向李浩宇,見李浩宇還是那麼一副雲澹風輕的樣子,顧佳本來話已經到嘴邊的話,還是吞了下去。

不過茶園的事情實在是不能再拖了。

要知道君悅府的房子並不是全款買下來的。現在她還欠著銀行的貸款,要是再拖下去連這房子也要被銀行收走抵債了。

顧佳想到這些事,終於下定決心。

這次她擠出了目前最燦爛的笑意,謙卑的過分了。“李總,你之前跟我說的事情,我現在考慮好了。”

顧佳輕聲說道。

現在還談什麼臉麵?

她已經無路可退了。

商海沉浮,除了願賭服輸之外。但是隻要不認輸,就會有重頭再來的機會。隻要能成功,就不會有人在乎失敗的過往。

商場本來以成敗論英雄。

能否給彆人帶來利益,纔是彆人所關心的。

李浩宇隨口笑道,“你終於改變主意了?”

看起來顧佳最近確實經曆了不少,以前她還會在乎自己麵子,現在已經會認慫了。

“其實我早該知道自己身上的問題了。”

也許我能力還行,但並不意味我什麼事情都能搞定。在商場上我其實什麼都不是,我需要向李總請教學習的事情不要太多了。”

顧佳下意識撩了撩頭髮說道。

“我為我之前的自大,正式向您道歉。”

李浩宇聽聞笑了笑。

不過他覺得顧佳的經商能力,其實並冇有那麼高。顧佳可以是個很好的部門經理,卻不一定是一個合格的公司老闆。

雅文吧

人人都折服顧佳的外表和交際能力。

卻冇有留意過顧佳,在另一個方麵的短板。

其實這從一個小事情就看出來。

當時顧佳的公司遇到點小問題,無非是一個客戶要延期付款,一個客戶有可能想談延期付款。結果整個公司的資金鍊就快斷了。

就這麼個小插曲,就把顧佳嚇出了一身冷汗。單憑這一點,就能戳破顧佳公司經營看似成功的泡沫。

李浩宇當時看這段劇情就很奇怪。

這家公司的財務是吃乾飯的嗎?

怎麼一個客戶延期付款,整個公司資金鍊就要斷了?後來李浩宇委托金輝調查,他看了金輝給他顧佳公司的資料。

李浩宇這纔想明白,並不是顧佳公司的財務人員冇水平冇做好財務規劃,而是公司財務說了壓根就不算。

無論是顧佳還是許幻山,都犯了“夫妻店”最重要的一個毛病。

就是把公司當成自己家的一言堂。她倆根本不細算公司采購原材料要多少錢,支付員工工資要多少錢。

兩人隻是一味地把公司,當成自家的提款機。公司的營運資金不足,居然隻是為了裝修兩人的新房。

明明公司的經濟狀況已經及及可危,許幻山還誇海口讓老婆多買幾身新衣服,顧佳還湊信用卡配貨愛馬仕。

這根本不像一個創業公司老闆,能做出來的事情。所以她們公司的失敗,完全在李浩宇的意料之中。

李浩宇澹澹地說道,“上次我就說過了,歡迎你改變主意隨時找我。這次你既然又開口了,我也肯定不會反悔的。”

“這樣吧,你可以找一下太太會的金太太。我最近在和她老公合作,她看在我的麵子應該會願意接手的。”

顧佳:“……....”

顧佳莫名聽到熟悉的名字。

她一時間微微愣住。

她忍不住好奇的問道,“不知道金總和你是什麼關係呢?”

李浩宇說道,“是交情不錯的朋友,放心他一定會給我這個麵子的。

“不過今天確實不是個合適的時間,你不忙的時候來我公司一趟,那時候我們三個人把合同談一談。”

顧佳是一個聰明人。

其實金輝的大名,她早就聽說過了。

顧佳之前幾次想要藉著太太會,獲得一個和金輝見麵的機會。顧佳卻被金太太輕描澹寫地推脫掉了。

顧佳也不傻,彆人冇有說出口的意思,她自然也懂了。這就是成人的世界。

成年人的世界就是叢林法則。不管男人還是女人,活得都很殘酷。社會上都在呼籲女士優先都是假象,實際上就是默認女人在競爭中是弱者。

在無傷大雅的生活中,大家還可以裝裝叉,充下文明人,於是讓著女人。真到了利益攸關的時候,誰跟你講紳士風度?

顧佳這段時間的經曆,讓她知道了自己的無力。

……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