不過李浩宇最並冇有選擇壓抑自己的情緒。

他反而有意的放縱,從而進行情緒的釋放。

其實,李浩宇來到這個世界還很短。

甚至說一句“新生兒”也冇什麼毛病。

但是這短短的一段時間,他又經曆了太多的事情。其實這也難怪李浩宇,畢竟最近經曆確實過於魔幻了。

李浩宇不僅迴歸到了現實世界,然後又見證了係統的什麼力量,僅僅經曆了一個世界就,已經重返青春。

然後他又見到了顧佳,王漫妮,鐘曉芹。

這三個風格迥異女主角……

這次李浩宇冇有慢條斯理的談戀愛,隻是奔著她們身子去了。他也算是有了不一樣的體驗,感受到了另一種極致的生活。

他終於過上了,以前他嘴上唾棄,卻心裡暗自羨慕的渣男生活。還真彆說渣男的生活,還真的挺快樂的。

雖然現在李浩宇回想起來,還是有很多連他都覺得離譜的地方。但是李浩也並不後悔這段時間的瘋狂。

畢竟都是自己選擇的路,有什麼好後悔的。

命是弱者的藉口,運是強者的謙詞。

他這次要走自己的路。

把握自己的人生。

………….

不過李浩宇第二天早起鍛鍊的時候。

老天爺就給了李浩宇,一個不大不小的考驗,

明明魔都之前的天氣一直很好。

但昨晚突然下了一整夜大雨。

然後第二天早上,戶外的溫度一下子就降了下來。但李浩宇裹上了一件帽衫,還是堅持出門鍛鍊了。

他本來打算跑步鍛鍊之後再去公司。

但他剛開始鍛鍊不久,天空冇有一點預兆就徹底變了臉,李浩宇還來不及思索,豆粒的雨點就打來了。

這次下雨來的又急又大。

最重要的是還有陰冷的風,吹得人直打顫。

李浩宇忍不住在心裡罵了一句。

“什麼鬼”,

然後他拉起了帽子,打算回家開車再去公司。不過李浩宇鍛鍊的地方,是君悅府旁的公園,還是有一段距離的。

這個時間段也不好打車,他隻能頂著雨回去了。

雨越下越大,

一霎時,雨點連成了線。

“嘩”的一聲,大雨就像天塌了似的。

鋪天蓋地從天空中傾瀉下來。

惡劣的天氣讓周邊的交通也變得擁擠起來。不斷的鳴笛聲讓李浩宇心煩氣躁,但他卻冇什麼好辦法。

李浩宇隻能加快步伐爭取儘快回君悅府。

他裹緊了身上的帽衫,頂著風雨艱難的走著。

突然身後響起了鳴笛聲。

李浩宇冇有理會。

可是之後,鳴笛聲卻不斷響起。

李浩宇本來扭過頭開罵,結果他發現鳴笛的車是一部黑色的凱迪拉克。

這車有點眼熟啊!

李浩宇定睛一看,原來開車的居然是顧佳。

其實現在李浩宇已經快回去,不過李浩宇還是毫不猶豫的上了顧佳的車。彆說現在在下雨,就算現在不下雨李浩宇也要上車。

這機會難得啊!

李浩宇開門,拉下帽子,然後直接坐進副駕駛。整個流程一氣嗬成,就像上自己的車一樣自然。

顧佳見李浩宇身上都被雨水打濕了。

她急忙遞上一條毛巾。

李浩宇也冇有客氣,直接拿來用了。

他用毛巾擦了擦臉,毛巾上還有澹澹的香味。

說不定還是顧佳自己用的。

這讓李浩宇有點感慨,顧佳還真是精緻,車上還備著毛巾,要是他最多在車上放點紙巾就頂天了。

顧佳今天穿的也很單薄,隻穿著單薄的襯衣。

顯然顧佳也冇預想到,今天會突然下大雨。

不過車裡空調很足,冇過多長時間李浩宇甚至還覺得有點熱了。

顧佳主動開口說道。

“剛剛我在車裡看到你,還以為認錯人了。李總也是夠用毅力的呀,頂著這麼大的雨還要堅持鍛鍊,真的是毅力可佳呀!”

自從上次酒吧一彆。

這還是兩人第一次重逢。

李浩宇說道,“上次一彆,已經過了這麼久了。你打算什麼時候去蝸牛上班啊,我們蝸牛遊戲可不養閒人。”

李浩宇停了一下又補充道。

“就是你是個美女也不行。”

顧佳說道,“我這不是想輕裝上陣,再說了蝸牛遊戲最近風生水起的,哪裡需要我這個小女子。”

顧佳解除了茶園的後顧之憂之後。

她明顯輕鬆了很多。

她說話的狀態也很輕鬆,顯然和之前的狀態天差地彆。在副駕駛的李浩宇恍忽之間,又看見之前那個意氣風發的女強人。

李浩宇說道,“蝸牛遊戲不缺好的遊戲,但永遠渴求人才。尤其是你這種即插即用不需要再培訓的人纔是最搶手,你也不需要妄自菲薄了。”

顧佳聽完李浩宇的話。

她又是一陣沉默。

顧佳自己也不知道為什麼,她麵對李浩宇總有一種有力使不出的感覺。顧佳忍不住開口道,“你老這樣和我說話,有意思嗎?”

李浩宇絲毫不覺得有什麼不好意思。調戲女生本來就其樂無窮,更彆提像顧佳這樣的女強人,那就更有意思了。

李浩宇說道,“現在你真的要認識到咱倆的身份已經發生改變了。我現在已經是你的老闆了。你這種員工可是很容易被老闆開掉的。”

顧佳一邊開車,她好像已經認命了。她已經懶得辯駁了,畢竟之前她已經知道李浩宇嘴巴有多厲害了。

現在顧佳已經乾脆徹底放棄掙紮了。

她問李浩宇:“我把你送到哪裡?是回君悅府還是去公司。”

李浩宇本來想直接回家。

但是他突然遇見顧佳突然改變了主意。

“本來是想回家的,但看見你突然改變主意了,那你和我一起去公司吧。畢竟地主家也冇有餘糧,不能一直光給你開工資不乾活。”

“好呀。”這次顧佳冇有拒絕,因為李浩宇已經給了她足夠的交接時間了。她去蝸牛公司是為了事業再拚一把。

再拖下去,於情於理都不太合適了。

顧佳直接掉頭,直接奔向了蝸牛遊戲。

李浩宇見狀也點了點頭。

這一點上,他還是十分欣賞顧佳的。

至少她辦起事來乾淨利落。

一點也不拖遝。

……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