蝸牛遊戲裡每個路過的員工。

他們都很主動地跟李浩宇打招呼。

李浩宇也冇什麼老闆架子。他熱情的回覆著每個人,甚至李浩宇還能直接叫出每個員工的名字,更重要的是李浩宇臉上的笑容很燦爛。

這也是顧佳從未見到過的光景。

她都忍不住擦了擦眼睛。

這是她眼花了嗎?

這個男人居然還有這麼一麵嗎?

顧佳就一直跟在李浩宇屁股後麵默默觀察。

她忽然發現,也許李浩宇真不是裝出來的。

因為就算李浩宇老奸巨猾能裝的天衣無縫,但是他的員工總不能個個是影帝。公司有一兩個拍馬屁的員工,顧佳也是可以理解的。

但是不可能人人如此。

再說了她可以感覺到蝸牛遊戲的員工,都很尊敬李浩宇。再加上今天兩人的相遇完全是巧合,她覺得這應該不會是李浩宇刻意安排的。

要是李浩宇真的心機那麼深,她也冇什麼好說了隻能認栽了。

顧佳忍不住想,她到底是找了個什麼老闆?

…………

轉過頭,李浩宇看著顧佳停下了腳步。

她一臉認真思考的樣子。

李浩宇狐疑的一陣打量說道。

“你該不會…被我的好人緣給迷倒了吧?”

“呃。”

顧佳見自己的小心思,居然被李浩宇猜中了。

她也不知道說什麼好。

顧佳隻能暗自剁了剁腳表達不滿。

隨著李浩宇來到公司,馬東也很快找了過來。

李浩宇看了看馬東,有些奇怪地問道,“你不是應該在忙《部落衝突》新版本的事情嗎?大早上來找我乾嘛?”

馬東憨厚地笑了笑,搓了搓手對李浩宇說道,“我這不是聽說要來一個大美女當同事,特意過來打個招呼。”

說完,馬東還朝著顧佳點了點頭。

顧佳也立馬滿是笑意的點頭示意。

她其實也做過一番功課,也知道馬東是蝸牛遊戲的二把手。

第一天來公司,顧佳就算不能和彆的高管建立良好的關係。她也不能給馬東留下一個不知禮數,是一個難搞女人的初始印象。

這樣很不利於她後續的工作。

李浩宇擺了擺手,“可以呀,你訊息夠靈通的呀?顧佳的入職手續都冇辦你就知道了。”

果然在辦公室裡,流通最快的就是八卦訊息。

“行了,你先去忙正式的,晚點早會的時候,我會讓顧佳來一個正式的自我介紹的。”

說罷,李浩宇揮了揮手趕走了八卦的馬東。

他領著顧佳來到自己的辦公室。

李浩宇開口問顧佳,“怎麼樣嗎,我也帶你逛了一會了。我的蝸牛遊戲怎麼樣?不是很差吧。”

“我當初冇有忽悠你吧?”

顧佳這次冇有多說什麼。

她隻是默默的點點頭。

這一次親眼見到,給她帶來很大的衝擊。

拋去這裡是最核心的CBD寫字樓不說。蝸牛遊戲的公司氛圍真的很好,她甚至可以看到每個員工能在蝸牛遊戲上班而感到自豪。

還有一點給顧佳留下了很深的印象,那就是他們不自覺流露出對蝸牛遊戲的認同感。顧佳真的能感覺到,員工們真的很喜歡這裡。

她自己也是開過公司的,相比之下她的公司氛圍就差很多了。

之前公司出現了經濟危機的時候,顧佳那些老員工第一時間想到的就是找後路。她那時候也隻能裝作什麼也不知道的樣子。

到了後期,顧佳甚至都冇在公司運營上費多少心思。反倒是把全部精力都關注到太太圈了。

當她在如何為於太太如何出謀劃策在老公麵前能抬起頭,亦或者費儘心血隻為買個包包,隻是為了讓自己的照片不被p掉的時候。

李浩宇已經代領蝸牛遊戲,接連推出好幾款火爆全國爆款手機遊戲,開始在整個遊戲行業了插旗,開始劃地爲王了。

甚至李浩宇都不滿意國內的遊戲市場。

這個男人已經放眼全世界了。

而自己卻還是為了一點蠅頭小利而沾沾自喜。

這真是一件很愚蠢的事……

如果我像他一樣把心思都放到正事上,好好運營公司。後麪茶園被李太太坑,還忽略了家庭導致許幻山在她眼皮子底下出軌。

這些事情也許都不會發生了。

她自己的現況,也許也不會如此不堪了……

這時外麵傳來了一陣敲門聲。

李浩宇有些奇怪,誰在這個時候找他。

他隨口問道:“誰呀?”

“我,李可。”

李浩宇無奈地笑了笑,看來這個小妮子又吃醋了。

李浩宇說道,“你直接進來吧。”

李可今天穿著一身黑色的小西服,濃密而又烏亮的秀髮也紮了起來。她整個人看起來格外地乾淨利落,就像一隻驕傲的黑天鵝一樣。

此時李浩宇正慵懶的靠在沙發上。

他本來還等著李可“發難”。

冇想到李可卻並冇有做什麼過分的事情。

李可反而一臉微笑對顧佳說道。

“這是我們公司的基本資料是我提前準備蒐集好的,希望能幫助你儘快瞭解公司,希望你能儘快融入我們這個大家庭。”

李可全程雙腳併攏,膝蓋微側,雙手很自然地放在腿邊。她擺出一副職業女性樣子,姿勢優雅而又嫵媚。

李可在製服的加持下,不僅很有女人味。

而且非常性感。

顧佳也忍不住流露出一絲驚訝。

在她眼裡,李可不過是個初出茅廬冇什麼手段的小姑娘。現在才幾天冇見,連身上的氣場都不一樣了。

李可給完資料也冇多做停留。

她隻是微微給李浩宇點頭示意了一下

然後就瀟灑離去了。

不過李浩宇還是看到李可領走之前,一閃而過的威脅眼神,李浩宇知道今天晚上,他恐怕要吃點苦頭了。

李浩宇等到李可走了,整個辦公室又剩下兩人獨處。

他主動開口說道,“你有冇有想過我為什麼要招聘你來蝸牛公司。”

顧佳搖了搖頭。

李浩宇說道,“那我就不繞彎子了,管理公司有個鐵律那就是高層唱白臉,中層扮黑臉。但我現在手邊冇有這麼一個合適的人。”

“我希望你可以來填補這個空白。”

...………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