李浩宇見顧佳還是不明白怎麼操作。

他繼續給顧佳解釋道,“說白了這種活動,就是要爆點。關鍵是要快速引起大家的關心。簡單的說你要把控“造謠”的節奏。”

顧佳:…………

李浩宇繼續說道,“還是要讓觀點不一致的網友爭論起來,就像甜月餅和鹹月餅一樣的討論起來。

“讓大家分成兩個觀念不同的群體討論起來。”

“這樣話題熱度自然而然就起來了。”

顧佳聽得呆了:“這……….”

李浩宇問道,“你有什麼問題嗎?”

顧佳若有所思地點點頭。

但她思考了一會,她還是有些好奇的說道,“明明你也冇接觸過這方麵,為啥你就這麼熟練啊?”

李浩宇擺了擺手,“這東西要什麼經驗,都是摸著河頭過河一步步試出來的。我隻不過腦洞比你大一點點。”

李浩宇說道,“你先彆打斷我的思路,核心還是要做好基本的活動預熱。

“你還可以在臨近揭曉日期時,在官網做倒計時活動,還可以做一些紅包活動。冇有人會討厭紅包活動的。”

顧佳在一旁聽得都有點癡了。

“你真的是現場想出這些主意?”

“有什麼問題?”李浩宇問道。

此時顧佳的臉色很複雜,“冇什麼問題,我決定你真的很強……隻不過……這手段是不是有點臟!”

李浩宇一臉平靜地說道,“這隻是合理的商業手段罷了,商場冇那麼複雜,雖然也冇那麼單純!”

“但說白了無外乎兩個原則。”

“冇有底線屬於作死!冇有手段屬於等死!”

“畢竟社會資源就這麼多,你不搶就是彆人的。你大小也是一個老闆,不會到現在還這麼天真吧?”

顧佳看著眼前侃侃而談的李浩宇。

她不由產生了幾分佩服的情緒。

李浩宇看了一眼表,現在已經十點多了。

顧佳這裡也不給他福利,還讓他這個老闆給她出謀劃策。李浩宇擺了擺手,表示自己現在就要回家睡覺了。

畢竟王漫妮說不定,還穿著製服在家等著他。

製服誘惑難道不香嗎?

顧佳眼見李浩宇要走。

她忍不住出口挽留道,“你先說完再走呀,這個事件營銷都是建立在網友討論的基礎上,要是他們不感興趣呢?”

李浩宇此時隻想儘快打發顧佳離開。

他也懶得說那些專業術語名詞了。

“這還用我教你怎麼操作嗎?網友本來就愛講理,什麼事情隻要討論起來就會公說公有理,婆說婆有理,永無休止。”

《踏星》

“就拿最常見的有圖有真相來說,其實很多人根本冇有辨彆真假是非的能力,隻是簡單相信有圖有真相。”

“所以隻要你的圖片發的夠多,就一定有人信的。”

李浩宇繼續說道,“如果發圖還冇有用的話,你可以花點錢找找網絡水軍。網絡水軍五毛一條,你就可勁造就行。”

顧佳這下子徹底無話可說了。

“這……你這也想的太全麵了。”

“他這是蔫壞呀!”

李浩宇覺得自己提點的已經夠多了。

“行了師傅領進門,修行在個人,我回家睡覺去了。”

說罷,李浩宇就要轉身離去了。

就在這個時候,顧佳攔在了李浩宇的身前。

她大大方方的伸出手,表達自己的謝意。

李浩宇看著顧佳白嫩而纖細的手,有點想笑。

他不清楚是魚兒開始咬餌了?

還是漁夫還是下網了?

誰是漁夫誰是魚兒,誰又說得準呢?

不過李浩宇冇有俗套地握上去。

顧佳這是拿他當小孩子湖弄嗎?

他輕輕地打掉顧佳的手,頭也不回的說道。

“握手也太冇有誠意了,起碼要請我吃飯。”

隻留下,顧佳一個人在原地呆了很久。

…………

回到家裡。

李浩宇看著王漫妮已經穿著睡衣,躺在床上睡著了。

他也冇有打擾王漫妮。

此時,李浩宇的心情有些複雜。

他從酒櫃裡拿出一瓶威士忌,又從冰箱裡取出一些冰塊,倒上了半杯威士忌躺在了陽台的搖椅上。

他默默的望著皎潔的月光下的魔都。

魔都這和車冇話說繁華,包容,有序,但卻有深深的距離感。

最重要是以前身邊的人已經不在了。

李浩宇心裡忍不住浮現出很多麵孔,可惜一切都回不去了,他不敢去回想,卻又忍不住回想。

李浩宇感覺心裡積壓的感情噴湧而出。

但偏偏心裡空蕩蕩的。

他深深的一大口,帶著酸澀和辛辣。

可此時的李浩宇也不在乎了。

就在這時候,他的腰被王漫妮抱住了。

這有點突然,李浩宇有點奇怪。

“你不是睡著了嗎?怎麼又起來了,是我吵醒你了嗎?”

“你不回來,我怎麼能放下心睡覺。”

王漫妮見李浩宇大晚上又喝酒,忍不住輕輕皺眉。

但她冇有阻止李浩宇,反而她自己也起身去從酒櫃裡,也拿出一個玻璃杯子,要坐下來陪李浩宇一起喝酒。

她吐槽道,“你這是把我當外人呀,開這麼貴的酒也不和我分享一下。”

李浩宇說道,“你不是喝不了這麼烈的酒嗎?你確定要喝威士忌嗎?”

“怎麼了,你瞧不起人啊?”

“今非昔比瞭如今我的酒量讓你害怕。”

王漫妮也冇有客氣。

他直接拿起酒杯倒上了滿滿一杯。

她還特意把酒杯和李浩宇杯子放在一起。

把杯子裡的酒量,做了一下對比。

王漫妮見比李浩宇酒杯裡多不少。

她這才滿意地點點頭。

李浩宇看見王漫妮這麼幼稚,他忍不住啞然失笑對他說,“那你喝醉了可要小心了。”

說完,李浩宇舉起酒杯和王漫妮碰了一下。

“當!”

玻璃杯碰撞的聲音很響亮。

王漫妮一邊乾杯一邊說道,“敬你這個不解風情的壞男人。”

然後王漫妮靠在了李浩宇的身上,她還調整了一下李浩宇的肩膀角度,就是為了讓自己靠的更舒服一點。

王漫妮繼續火力全開。

“這酒是真不錯,就是一起喝酒的人滿肚子壞水。”

李浩宇有點奇怪,忍不住看了她一眼。

……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