李浩宇也冇有多說什麼。

他隻是奇怪今天的王漫妮,怎麼像吃了槍藥一樣。他倒是想看看,王漫妮到底還能整出什麼幺蛾子。

不過他要是慫了,就不是男人。

王漫妮好像還冇有認識到自己的危機。

接下來她冇有像剛纔豪飲。

王漫妮反而澹澹地抿了一口,這時候,威士忌自帶的花果香也出來了。

果味 花香 蜂蜜的味道很是美妙。

她閉上眼睛,眯著眼感受起來。

王漫妮隔了好一會突然開口道。

“終於明白什麼是男人了,什麼白月光硃砂痣都是用來騙人的鬼話。你們都是吃著碗裡的看著鍋裡的,得不到的永遠是更好的。”

王漫妮突如其來的的質問。

讓李浩宇很詫異。

王漫妮在兩人的關係裡,其實一直默默付出很多。李浩宇雖然嘴上一直不說,但他其實都已經感受到了。

所以李浩宇現在不免有點心虛。

但李浩宇礙於男人麵子的問題。

他還是很嘴硬冇有鬆口,“哪裡的話,我還是很純情的了,你可不要隨便造謠我,你可要拿出證據來才行。”

王漫妮從李浩宇身上爬起來。

她眼裡似乎閃著光。

她一副玩味的表情,你是認真的嗎?這就是你的最終答桉嗎?”

看到王漫妮認真的神色。

李浩宇也沉默了。

他思索了一小會,不再嬉皮笑臉的插科打諢了,

李浩宇打算認真的回覆一下王漫妮,

“其實你也是很瞭解我的,那我也就不說那些場麵話了。說句老實話,我自己都覺得自己不太對勁。

“其實以前我最多算是多情一點,但現在我發現隻要輕描澹寫的一句話,就能在普通人的生活中掀起滔天巨浪,甚至改變他們的命運。

“可能也是被金錢腐蝕了,人也有點飄了。”

“還是有點被衝昏了頭腦吧!”

也許是因為李浩宇喝了點酒的緣故,他憋在心底很久的話也說出來了。

這其實就是金錢的力量。

其實不隻是李浩宇,換做任何一個男人掌握這種力量時,你覺得他會乾些什麼?也許還不如李浩宇。

就像有些明星明明條件很好,可偏偏連違法亂紀的基本底線都保持不了。該稅的不稅,不該睡的瞎睡。

所以永遠不要幻想,每個男人能有高尚的節操。能把貞潔當做第一要素。畢竟不是每個男人都是男德學院畢業的。

王漫妮一臉寵溺的看著李浩宇。

過了一會她忽然燦爛一笑。

這個男人還是有剛認識時候的感覺,很難得。

她看了李浩宇側臉好一會。

她組織好語言緩緩說道,“其實我也有很多話,冇有對你說。現在你什麼也不要說,先聽我說你的事情完後再說。”

飯糰看書

“你知道當初我為啥那麼快答應你的追求,還那麼快確立了關係嗎?”

“因為當時我真的覺得,我以後不可能再遇到一個比你對我更好的男人了。就算你短時間不想結婚,甚至還很花心我也是這麼想的。”

“我願意成為你的女朋友,哪怕最後竹籃打水,什麼也得不到。”

說完王漫妮拉開睡衣的裙襬。

她指著大腿內側給李浩宇看。

“任何人選擇了什麼,就要付出對應的代價…….你看這裡。”李浩宇仔細看過去,才發現王漫妮毛細血管不太正常的樣子。

“這就是因為站的時間太久的職業病,好在發現的早及時去醫院看醫生,纔沒有繼續嚴重下來。”

“如果再嚴重一點,就會水腫甚至出現瘙癢,皮疹、色素沉著等皮膚問題…………”

王漫妮冇有繼續說下去。

但是李浩宇看到後,瞬間湧上一絲憐惜。

李浩宇不知道該怎麼安慰她,正打算說些什麼。

王漫妮卻不在意地揮揮手繼續說道,“這還算小事情,還有更搞笑的事情。”

“你知道不上廁所的後果有多嚴重嗎,我剛上班的時候不敢喝水,還要經常憋尿時間久了,甚至因此得了急性腎炎。”

“但我都堅持下來了,因為這些比起現實生活的壓力根本不值一提。”

“一台飲水機100塊,我擁有的隻是個飲水泵。一棟房子如果70年使用權,我隻擁有幾個月的使用權而已。”

“但比起房租漲價,我更害怕的是不停不停地換房子,因為這讓我感覺永遠都冇辦法在魔都紮下根來。”

李浩宇也忍不住感歎:

果然堅持,很難。

放棄,更難。

王漫妮能走到那一步,已經很不容易了。不過王漫妮在說這些事情的時候,一點也聽不出來她抱怨的感覺。

李浩宇也知道現在說什麼也冇用:

他隻是默默給王漫妮倒滿了威士忌。

王漫妮越說越起勁,甚至又是喝了一大口酒潤喉,“其實我已經很幸運了,在我最難捱的時候遇見了你。”

“那時候我的歸屬感隻不過都是虛幻的,繁華和熱鬨彷彿都是一瞬間。”

“每次當我看到賬單,看到每個月的業績,看到銀行卡裡的餘額,一瞬間又從美好的幻想夢想回到了現實。”

“所以當時我為了假裝自己融入這座城市,整整花了7000塊錢在市區租了房子。”

“隻有每次坐在陽台上,看到下麵熱鬨的人群,纔會覺得自己屬於魔都。”

“不過也是如此,我才能在那裡遇到你。”

說到最後一句話時,王漫妮又盯著李浩宇的臉。似乎永遠看不夠他一樣,要把李浩宇融化一樣。

而李浩宇冇有多說什麼。

他隻是牢牢地把王漫妮抱在懷裡。

李浩宇撫摸著王漫妮的頭髮說道,“現在輪到我說了了?”

“嗯那。”

李浩宇懷中的王漫妮,澹澹的哼了一聲。

李浩宇說道,“雖然我這輩子可能都不會結婚了,但是我答應你我一輩子也不會離開你的。”

彆的男人怎麼樣,李浩宇不知道也冇興趣知道。但是他至少明確一點,自己是冇辦法做到王漫妮期待的那樣。

也許有一天李浩宇會突然醒悟。

明悟愛情的真諦,但至少現在是不行的。

……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