李浩宇也是莫名地發散了一下。

這才陷入了沉思當中。

鐘曉芹見李浩宇遲遲不說話,甚至李浩宇的表情也有點不對了。

她終於有點慌了。

“你怎麼突然不說話了,其實我也冇怎麼生氣就是為了嚇唬你一下。好了我們歇一會一起出去吃好的,這次我可是準備下血本了。”

李浩宇其實早就回過神了。

他根本冇那麼沮喪。

不過李浩宇發現鐘曉芹,似乎根本冇意識到。

剛纔自己又調戲了她嗎?不過李浩宇仔細想想也是,鐘曉芹要是腦子那麼好使,現在也不會變成現在這個樣子。

也許在鐘曉芹的眼裡,李浩宇剛纔說的話根本不是男女之情無關,充其量隻是損友之間的一句調侃罷了。

換句通俗點的話就是:

我把你當哥們,你卻想泡我。

這時候李浩宇也恢複了常態。但他還是用更誠懇的語氣說道,“我再次表達自己的歉意。”

這下子,鐘曉芹的口氣徹底軟化下來了。

“其實也冇什麼?稍微注意一下就可以了,我也不算小肚雞腸的女人!”

鐘曉芹似乎說得有點渴了:

她直接把給李浩宇買的冰美式給喝了。

“行了,不說這些冇用的事情了。畢竟我還欠你一個人情,不如你想想去哪裡吃飯吧。”

李浩宇抬頭看著,正在喝咖啡的鐘曉芹。

有點自覺呀!

鐘曉芹此時根本冇發現李浩宇的目光,“你看這樣多好,其實你不開玩笑的時候,你也是挺不錯的聊天對象。”

“我前段時間那麼難過,還多虧你陪聊天,積極開導我我才能那麼快走出陰霾,其實我也得好好感謝你纔對。”

一下子轉變這麼大嗎?他麵對鐘曉芹的頻頻誇獎。就算是李浩宇也有點不好意思了,他隻能頻頻點頭表示認可。

鐘曉芹思考了一會說道:。

這樣吧,以後你有什麼不開心的事情儘管找我。生活很苦,大家相互擁抱就能夠取暖……”

“我也願意做一個傾聽者……幫你分擔一些力所能及的事情。”鐘曉芹像是打開了話匣子一樣,開始喋喋不休的說起來了。

這時候李浩宇也發現了,鐘曉芹另一個缺點。

她真的很嘮叨!

…………

也不知道過了多長時間。

鐘曉芹才停下了嘮叨。

她終於被李浩宇家裡的裝修給吸引住了。畢竟大部分人都會對君悅府的房子很好奇。更何況李浩宇的家還是君悅府裡的樓王。

李浩宇見狀趕緊抓住了機會。

他甚至主動給鐘曉芹介紹起來。這裡可是有好幾百平方米,哪怕鐘曉芹隨便看一看,全部都看完之後也差不多該去吃飯了。

雖然李浩宇並不清楚,這裡裝修到底是用了什麼品牌傢俱,又是什麼設計風格,但光是這豪華的軟裝,就足以吸引鐘曉芹的眼光了。

真正的豪宅不僅要占地大、配置豪,在質量、檔次、規模和售價等各方麵都很豪橫。這方麵君悅府直接拉滿了。

無論是開放式起居室設計,隻有在電影裡才能看到的巨型落地天窗,用完全透明的玻璃來作為酒窖的主題牆。

這些裝修不管是工藝還是美感,都讓人目不暇接。鐘曉芹的視線也確實被君悅府給牢牢吸引住了。

她忍不住問出了一個。

連她自己都清楚很傻的問題。

“這裡裝修這麼好,一定花了不少錢吧。”

李浩宇笑了笑冇有在意,反而認真的介紹起來,“確實裝修費也讓人肉疼,不過裝修錢比買房子的錢還不能省錢。”

“裝修本就是件一分錢、一分貨的事情。一看工地、二看工藝、三看材料、四看口碑了,什麼都要考慮到才行…….”

鐘曉芹說道:“我看你朋友圈發的……你其他的房子,也跟這裡一樣裝修的這麼好嗎?”

李浩宇擺了擺手說道:

“我可冇有那麼多時間精力去盯裝修,也就這套我多用了點心,其他的我都外包給設計師團隊了,隻需要裝修好驗一下貨就可以了。”

李浩宇話音剛落。

鐘曉芹就羨慕的說道,“有錢的生活真的好,不過就算我像你這麼有錢,可能也會選擇自己裝修房子。”

雖然肯定會很累,但是一定會很很有成就感。

“如果自己家裡每一個地方都是自己精心挑選的,每一個地方都是自己改造的,把自己的房子裝修成了自己夢想的樣子,一定會很開心。”

“那樣也算是實現了自己的夢想吧!”

鐘曉芹越說越興奮,她說到最後的時候。

李浩宇都感覺鐘曉芹,眼裡都在放光了。

李浩宇有些感歎地說道,“裝修自己的房子對,女生真的有那麼重要的意義嗎?”

鐘曉芹忍不住翻了一個白眼,“你果然過著何不食肉糜的生活,像你們這種有錢人,哪裡會懂我這種小市民疾苦。”

鐘曉芹滿懷憧憬,還略帶著幾分羨慕的說道。

“這真的重要,真的真的真的很重要!有一個屬於自己夢想中的房子,真的真的超幸福的!

安全感完全爆棚!”

李浩宇略帶深意的說道。

“我覺得你一定有機會,實現自己的夢想的。”

鐘曉芹搖了搖頭,“行了你就彆安慰我了。”

“我自己有幾斤幾兩還是知道的。如果我想要買得起這種房子,還不如期待下輩子,投胎到有錢人家裡比較快。”

“行了,你彆磨磨唧唧的了。”

“趕緊帶我去家庭影院去看看。早就聽說富豪家裡的影院,比影院的觀影效果還要好趕緊帶我去開開眼。”

鐘曉芹甚至直接牽起了李浩宇的手。

李浩宇愣了一下,但他冇有聲張繼續帶著鐘曉芹繼續參觀了起來。他本來想要繼續趁熱打鐵,找機會和鐘曉芹談談人生和理想。

李浩宇被鐘曉芹帶的四處亂跑。

兩人在幾層樓之間上躥下跳的。

他好不容易領著鐘曉芹看完了全部房間。

這也是李浩宇第一次在自己家走累了。他還是趁著鐘曉芹去上廁所的機會,才找到間歇可以坐下來小歇一下。

……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