李浩宇後期還是會引進一些投資機構的。

資本這東西還是少不了的。

但肯定不是在,蝸牛遊戲如今這個階段。

李浩宇覺得現在還不是引入投資機構的好時機。他要等到蝸牛遊戲進一步發展之後。再和這些老奸巨猾的投資公司好好拉扯一番。

到時候他再狠狠拿捏他們。

李浩宇想到這裡忍不住笑了笑,說到底還是自己成長了不少,所以才能不被這些投資機構擾亂自己的內心。

這就像以前李浩宇想要融入一個團體,拚了命擠到他們身邊,即便真的湊近了,李浩宇卻發現自己還是和他們格格不入。

但如果你能更近一步的話。

自己成為眾星拱月的中心,那麼情況就截然不同了。一切會變得易如反掌,那些你過去追求的人會主動湊過來。

這就是人性,這也是人生。

這其實很符合馬斯洛需求理論。

人的需求分成生理需求、安全需求、歸屬與愛、尊重需求和自我實現五個層次。需求是由低到高逐級形成並得到滿足的。

一個饑腸轆轆的人,人生的目標就是找到食物果腹;

一個缺乏安全感的人,他對生命的追求是安全;

歸屬與愛和尊重需求也一樣,得不到滿足就會有缺失。而李浩宇覺得前四個需求,他基本都已經完成了。

隻剩下自我實現了。

自我實現其實對多數人來說都是個奢侈品,隻有那些滿足其他基本需求的人,才容易走上自我實現之路。

而李浩宇也算是其中的一個幸運兒

所以他對自己的要求是有所不為,有所必為。

就好比他創作蝸牛遊戲一樣,明明有更多簡單的路可以去做,賺錢甚至要快很多。但他還是選擇了遊戲行業。

就是因為李浩宇有個野望。

那就是他要做一款人人都讚不絕口的遊戲,還要站著把錢掙了。

這就是李浩宇創辦蝸牛遊戲的初心。

而遊戲行業確實就是一個冇有執念,就做不成事的行業。

當然賺錢也是冇有什麼問題的。

但功利心必定是排在初心之後的,這不是什麼偉大的心胸和多高的思想形態,而是非常簡單的因果關係。

因為冇有初心的人是抵擋不了慵懶混日子心態的侵蝕的,這是人性。如果李浩宇不是擺脫了現實的約束,說不定他自己也已經低頭了。

但對於現在的李浩宇來說。

銀行卡裡的數字真的隻是個數字。

他需要的更多……也許是那可笑的成就感。

李浩宇很喜歡一句話,隻有那些瘋狂到認為可以改變世界的人,才能真正改變世界。

比起大多數人來說,李浩宇已經足夠幸運了,雖然他冇有一個隻需要刷錢就能無敵的神豪係統,但他也有了穿越影視世界的係統。

那麼他就該做出一點不一樣的東西。

不然他不僅白活一世,還浪費了這莫大的機遇。

所以李浩宇想要在這個世界,留下一點東西。比起世界首富的虛名,他更想留下一款真正的好遊戲。

一款可以讓一些玩家老了之後對自己的孩子說,“你們現在玩的都是什麼遊戲簡直是垃圾,老子當年玩的才叫真正的遊戲。”

但遊戲這個東西本來就眾口難調。

開發一款讓所有人都喜愛的遊戲,本來就是不可能實現的事情。

有人就是喜歡玩“彆讓我思考刺激”滿是荷爾蒙槍、車、球的類型遊戲。

有些人就是係統有精巧設計的、具有較高耐玩度和趣味性的益智遊戲…….……千人千麵,各有所好。

同樣無論再怎麼優秀的遊戲,總有些杠精能挑出來毛病。他們噴遊戲難度。噴遊戲操作方式,噴劇情,噴人設,噴數據……

這些人的抨擊,隻是單純想彰顯自身遊戲品味。然後他們就能產生一種眾人皆醉我獨醒、淩駕於大眾玩家之上的虛幻優越感。

但李浩宇不在乎這些人。

他既然選擇了遊戲這條路,他就要走最難的一條。既然這樣李浩宇索性想挑戰一下最難的三A遊戲大作。

李浩宇沉思半晌。

但他的眼睛卻越來越亮了。

既然要搞,索性就搞個最大的。

《黑神話:悟空》怎麼樣?

李浩宇知道這會是一個極大的挑戰,因為這次他將失去以往製勝的法寶,可以借鑒的模版。

也因為直到他穿越前,《黑神話:悟空》也僅僅有三五個實機演示罷了,距離遊戲正式上市仍然遙遙無期。

所以這一次李浩宇真的得靠自己了。

而一款真正的三A遊戲大作,背後的工作量是極其可怕的。舉個簡單的例子,就知道三A大作的含金量了。

量小的遊戲,或者僅僅在某一方麵特彆優秀的作品,哪怕評價很高,銷量很好,也是不能被稱作3A大作的。

就像《部落衝突》一樣,哪怕他的營收再好,利潤再高,也不會有人拿《部落衝突》和任何一個3A遊戲碰瓷的

3A遊戲也並冇有一個絕對的評價標準。

但3A遊戲也有個大致的要求:那就是遊戲製作預算很高,遊戲開發週期很長,廣告宣傳投入很大。

遊戲在質量上:不論是遊戲性,畫麵,劇情等等多個領域,都能做到90分以上水準的大型單機遊戲。

這麼說也許冇有對3A遊戲難度的概念。

就拿火爆一時的《隻狼》來舉例吧。

《隻狼》光程式員來說大概有80-100個,1個首席程式員,11個遊戲程式員,21個研發,9個圖像係統………..

還有60個各項核心開發人員。他們開發了整整五年時間。

就這還有許多玩家吐槽《隻狼》流程偏短,他們甚至有認為《隻狼》不算3A,隻能算一個半成品。

至於另一款名副其實的《艾爾登法環》,工作量是《隻狼》的幾倍之多,所需的人力物力就更誇張了。

但越是困難,李浩宇反而越是興奮。

這些既可以稱為腦袋一熱的荒唐決定,也可以被說成不切實際的狂妄幻想,亦可以被叫做真正的理想。

各種念頭,如潮水般向他湧來。

……..….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