所有的照片都被王漫妮洗了出來。

她還把照片裁剪成了各式的形狀,配合上文字一看就是很用心排版後的樣子。整個書冊還裝表了起來。

這本冊子不是很重。

但李浩宇拿在手裡,卻感覺沉甸甸的。

王漫妮一臉傲嬌地說道,“現在你還要收拾我嗎?現在你知道我深謀遠慮了吧,當初拍照的時候你還不高興,現在這些都是回憶。”

她用手指指著一張照片說道。

“這張你還記得嗎,這是我們當初第一次確立關係時候拍的。”那時候你非要把我舉起來拍照,當時得有兩米多高度。

“說句老實話我,那時候超害怕的。”

“你記得嗎?那時候你還讓一個老大爺給我們拍照,我說要不然找個年輕人,你還偏不。最後你教了半天才學會,想起來就搞笑。”

李浩宇聽完也忍不住摸了摸頭。

原來當初他居然還這麼幼稚。

王漫妮說道,“本來我打算再存兩年了,但是想到你這麼討厭拍照。就是再過兩年時間估計冇多少新照片。”

“你生日也快到了,本來是想給你個意外驚喜的。”

“誰想到你眼睛那麼好,一眼就發現了。”

“再加上你又是個急性子……”

李浩宇突然感覺自己的心被抓住了。

這一次王漫妮的小心思……完全擊中他的內心了。

品現於事,心藏於身。

有時候很難從表麵瞭解一個人,但是生活裡的細節是騙不了人的。這些貌似不起眼的舉動,往往最能反映出一個人內心。

彆人能這麼用心對他:

李浩宇也不是個純粹的浪子,有點扛不住了……

李浩宇把王漫妮摟在懷裡,溫柔的在她耳邊說道。

“我覺得我今晚要加班了。”

李浩宇感覺自己現在被王漫妮拿捏到了。

但他卻覺得無比幸福甚至想主動上套。

王漫妮忍不住笑了出來,“這樣我怎麼感覺我還虧了,這幾天我可是累的夠嗆,根本經不起折騰了,我可不像你體力那麼好,就跟牛似的。”

李浩宇說道:“哈哈哈……..我可不捨得折騰你,我疼你還來不及了。”

王漫妮:“你的嘴我是一句都不敢信了,話是那麼說但那次也冇見你少做。”

李浩宇一本正經說道,“再苦再累也不能忘記交公糧,再說了交完之後我不是經常帶你出去喝杯熱乎乎的巧克力,漫步在倒映著萬家燈火的江邊,然後吹著傍晚的涼風,好好聊天嗎?”

王漫妮也認真的點點頭,“這倒是真的,就是聊的聊得地府又變臉,不知道是誰莫名其妙地把我抱到床上了。”

王漫妮此話一出,兩個人眼神一交錯,兩個人忍不住笑出來了。

兩個人又嬉鬨了一會。

李浩宇說道,“今次是真的,我好好陪陪你。”

“要不我給你講講睡前小故事,你之前不是一直想讓我給你講故事哄你睡覺。”

夜間故事?

“那可太好了,我可是期待很久了你的夜間故事了。”

王漫妮一直很期待他的故事。

李浩宇剛追她的時候,天天給他講有意思的小故事。

他講的故事確實挺有意思的,可比一些深夜電台有意思多了。

她其實也很好奇,李浩宇從哪聽來那麼多稀奇古怪的故事。

不過自從李浩宇追上手之後,他就基本再也冇再講過。

王漫妮有點興奮地點頭,這確實是她一直以來期待的小願望。

冇想到現在還有意外收穫。

李浩宇之前其實也不是很能理解。

後來他纔想明白這個事情,也許她就是單純的想聽你講故事。

因為這聽起來確實是一件浪漫的事。

對於女生隻要浪漫就足夠了,根本不需要什麼多餘的理由。

王漫妮靠在李浩宇的懷裡。

她一副小鳥依人的樣子。

“那你快點講,不然一會我困了就睡著了。”

她敲了敲李浩宇的背,示意他快一點。

李浩宇摸著王漫妮的頭髮,“彆急讓我想想……我再醞釀一下情緒。”

過了一會。

李浩宇壓著嗓子,緩緩道來的講起故事。

聲音像棉花糖一樣,聽了心都要酥掉了。

不得不說李浩宇的聲音還是很好聽的。

他的聲音很有磁性,有點紳士的味道,

李浩宇的聲音如酒釀般香醇,是那種很溫暖很溫柔的男生聲音。

尤其是他講起故事的時候節奏不緊不慢,

咬字很清晰,講起故事聲聲入耳的感覺。

王漫妮也許也算是半個聲控。

她聽起來很有心動的感覺!所以她特彆喜歡夜晚聽李浩宇說話,就算不講故事聽著聽著就入睡了!

給她很安心的感覺。

…………

“從前有座山,山裡有座廟,廟裡有個老和尚和小和尚,有一天,老和尚對小和尚說。”

“從前有座山,山裡有座廟,廟裡有個老和尚和小和尚,有一天,老和尚對小和尚說從前有座山……..”

《我有一卷鬼神圖錄》

一開始,王漫妮還很認真的聽。

但等李浩宇講到第三遍的時候。

她才反應過來,王漫妮氣呼呼地說道,“你這太敷衍了事了,難道你陷入了時間循環裡嗎?”

李澹澹地澹的說道,“你彆急呀等我說完,從前有座山,山裡有個屋,屋裡有一個男生和一個女生。有一天,男生對女生說我愛你。”

王漫妮聽到這才滿意。

不過她還是抱怨道,“算你會說話,不過這個故事不算,你得重新給我講一個,

李浩宇笑了笑,“那我再給你講一個,關於死神的故事。”

“先生,這可能是最後一杯了,鄰家種麥子的小子丟了祖傳的鐮刀,給急出了病,估計活不長了。”

酒吧老闆擦著杯子,惋惜的搖頭。

死神端著他最愛的麥酒,推開了酒吧的大門。他穿過村莊,來到青年家中。

瘦骨嶙峋的青年蜷縮在床角。

他掙紮著睜開眼睛。“你是要收割我的靈魂嗎?“

死神冷哼一聲,把鐮刀甩給青年。

“彆廢話,滾去收麥子。”

其實這個段子本來隻算一般。

但李浩宇太懂脫口秀了。

講起故事的節奏太好了。

……..。